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张大爷的床上,而他则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打盹。

  M%酷匠网$永久‘T免》费/h看小、Y说l

  我抚了下头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追着他们下了楼,感觉自己走错了,怕出事情,就去找门卫张大爷,来到张大爷的房门前发现门没锁,于是我推开门,发现张大爷床上躺着个红嫁衣的女人,而床前放着一双张大爷反放倒扣的布鞋,灯忽然灭了,我的脖子好像被头类一类的东西给肋住了,随后有东西钻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我就昏过去了,而在我昏过去的前一刻,我好像看到有个黑影子从床肚下面爬出来。

  我刚想坐起来,却感觉到一阵头昏眼花,胃里翻腾恶心的厉害。

  忍不住哇的一声张嘴就要吐出来,听到动静的张大爷猛然间醒了,端起了身边的一个脸盆凑到了我的胸前。

  一阵眼泪鼻涕口水呕吐物的,我扒在脸盆上呕了一分多钟,感觉自己连黄疸都吐出来了,抬手擦了擦眼泪鼻涕,张大爷却是递给了我一杯水,让我漱漱口。

  而当我低下头,瞧见盆里的呕吐物时,差点没吓的从床上摔下来。

  因为我瞧见了盆里的呕吐物中居然掺杂了大量粘连犹如毛发似的东西,且像蛆虫一般的在蠕动着。

  这不禁就让我想起了之前床上躺着的那个穿着红嫁衣的长发女人。

  我颤抖的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了张大爷,他将脸盆放在地上,从旁边的床头柜子上取下了一个黑不溜秋有些类似鸡蛋的东西放进了脸盆里,就见那原本漆黑如发,蠕动似蛆一样的东西渐渐的从呕吐物中爬了出来,将那黑色如鸡蛋一般的球体缠绕了起来,随后消失不见。

  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看的我都忘记了身体的虚弱,瞪着眼睛好一会儿,直到张大爷将脸盆端走,我这才回过神来。

  满脸惊愕的望着张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黑色蠕动的东西跟黑色的球状物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张大爷他?

  张大爷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却并没有给予任何回答,而是紧皱着眉头凝望着我道:“同学,你惹上麻烦了!”

  什么?

  什么意思?

  对于张大爷的话,我仍然是摸不着任何头脑。

  张大爷叹了口气,说:“你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你有些不对劲了,你跟我说说你回来的路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事儿?

  虽然我很不愿意将亲眼所见的事情跟那方面联系上,可听张大爷这么一说,我立马就想起了那把红伞,跟那个借我伞的人,确实有些不对劲。

  于是我就将公交车站遇到的事情以及走夜路时听到的脚步声乃至于在大鹏的怪异举动和被那个红嫁衣的女人当狗一样拖走的事情一一跟张大爷说了一遍。

  张大爷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倒吸了口凉气,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望着我道:“你说什么?在宿舍门口?”

  我被张大爷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怎么这么激动?

  就听见张大爷喊了一声遭了!话刚说完,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提起手电筒就往门卫室外面走!

  我似乎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赶紧爬下床穿上鞋,紧跟着他身后追了出去。

  张大爷走路的速度并不快,没一会儿我就追了上去。

  他也没问我怎么出来了,而是一言不发的就往我们宿舍楼方向走。

  走到宿舍楼前,他让我在前面带路,根本就不给我任何询问的机会。

  我走的很快,没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七楼,望着漆黑悠长的走廊,我心里不禁意的剧烈的跳了起来。

  扭头看了张大爷一眼,却只能隐约看到他那张肥胖的大脸漆黑模糊,他问我愣着干啥?说完也不等我回答直接把我挤开快步朝前走!

  我心里忐忑不已,总感觉前面好像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

  事实上却是被我给猜中了,因为张大爷比我多出几个身位,所以当我听到他的惊呼声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我看到吊在门头上的人时,却吓傻了!

  居然是大鹏!

  他不是被?怎么会死在这?

  张大爷脸色有些铁青的盯着大鹏的尸体不说话,我问张大爷他是死是活?

  张大爷摇头叹气说怕是活不了了,魂都被钩走了。

  我瞪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勾魂?

  难道说之前我所看到用绳子拖着大鹏的那个红嫁衣的女人真的不是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大爷显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问我有没有带手机?

  我点头说带了,就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他给我报了一个手机号码,我跟着号码拨过去,没一会儿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张大爷赶忙从我手里接过手机喊了声:“赵科长,我是老张,学校死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