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也没再理会我们,直接撕开空间就走了,齐太岁这家伙的性格我是实在太了解了,傲气,一旦做出决定几乎容不得别人说半点不字,要说这众世界之中能够让他低头的,估计也就只有我父亲了。

  天怒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生气,视频中的赵括拍了拍手打着圆场道:“齐小哥先过去探探情况也可以,那么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来,陈山那边会安排人将白虎堂的人通过特殊渠道陆续运送过去,东北那边暂时并不用担心,紫色轮回部队与蓬莱仙阁拥有三面空门,足够在一个小时内将一万多人运送到任何地方,就这样,我在重市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视频关掉以后,我身旁的慕容不悦的道:“还真把自己当成天门的一把手了吗?”

  天怒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我看,便朝指挥室的窗户方向望去,贺北尊冷笑了声道:“怎么?我看小梅郎就是比你那个寿臣哥哥更适合当天门之主,小姑娘,估计也只有你们这些女人觉得他好。”

  慕容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而后者却只是眼神痴情的望着身旁的美人。

  我轻轻的扯了一下慕容,继而轻咳了声道:“小梅郎对于天门的功绩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不过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以他的身份哪里会看得上这小小的天门之主,即便是这A01世界的主宰放在他面前估计他也不会看一眼,所以,你们也就不要再拿这个说事儿了。”

  贺北尊还想说什么,被先知先觉的天怒的瞪了回去。

  时间来到中午十一点,我们一行人正准备去餐厅用餐时,就见空气一阵扭曲,接着齐太岁脸色衣衫褴褛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尴尬的朝一旁的妖孽看了一眼,随即朝我沉声道:“大爷的,居然被仙流派的人发现了,得亏我跑的快,比我修为高的起码有三四个!”

  邢市?

  我眉头微皱,对方的反应居然这么快?

  我当即朝齐太岁问道:“仔细说说,你在邢市什么地方被人发现的?”

  齐太岁微微一愣,随即朝我道:“邢市市府大楼附近吧,当时小爷我是准备核对一下小梅郎给的信息是否准确的,没成想我还没接近就被发现了,头一回被人撵的跟狗一样!”

  邢市市府附近?

  我顿了顿,朝他道:“你先回去休整一下,我有点事情先回一趟指挥室,慕容待会儿帮我的餐带过来。”

  说完,我朝一旁的妖孽看了一眼,犹豫了下朝她与贺北尊道:“这次行动拜托大家了。”

  贺北尊冷哼了声,妖孽却眼神怔怔的望着我,并没有说话。

  我尴尬的转过身,当即撕开空间直接来到了重市的火箭军基地的指挥中心见到了正在里面慢条斯理品茶的赵括轩辕痴念以及叶洛河三人。

  对于我的到来轩辕痴念与叶洛河俩显得有些惊讶,大战在即,我这主将怎么还有心思往后方跑?

  gd最D新章k,节上!酷匠☆网,w0$t

  赵括却表现的极为平静,望着我儒雅一笑道:“刚沏上的明前龙井,寿臣兄来的正是时候。”

  我当即盘膝坐在轩辕痴念旁边的蒲团上,刚想开口,赵括却抬手阻止我道:“先喝茶。”

  随即给我倒了一杯,我了解他的性格,他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于是便沉着性子,结果茶喝了一口,赵括拿起旁边的茶巾擦了擦手,朝我微笑着道:“是我让天地阁将我们要攻击邢市的情报卖给李家的。”

  赵括这话一出口,顿时语惊四座。

  见气氛有些凝结,对于赵括颇为推崇的轩辕痴念轻咳了声开口道:“小梅郎这么做,想必是另有用意吧?”

  赵括却将视线投向了我,我沉声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天门能够坚持到今天不容易,我王寿臣不希望任何人因天门而死,但是为出处中,兄弟们认为活着得活的明白,李家与血皇当道是为祸国殃民,当此之时能够加入天门反抗京央者是为信仰,为信仰死,我拦不住也不能去拦,所以,我今天来想要为那些即将赴死的兄弟们浮一白。”

  我的话不禁让在座的三人都肃然起敬了起来。

  轩辕痴念与叶洛河俩同时将视线投向了赵括,似乎在等待着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赵括赞许的朝我点了点头道:“寿臣兄,你与我第一次见到改变了许多,修为心境也成长了许多,战争必然是有要人牺牲的,此前我已经跟你演示过敌我之间的胜负,我们一直都处于劣势,即便我们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形成了逼宫之势,但劣势依旧存在,此前我们轻而易举的拿下山省,我大致就猜到了李家会在河省投入全部的力量,因为李家身居高墙,又有保龙一族护佑,即便身边不留任何强者,我们也不可能调虎离山,所以河省一战必然是以卵击石的行动,但我此前也曾说过,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并非是拿下河省,而是对河省形成佯攻,从而给东北的战势提供牵制,而我方即便拿下邢市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直接选择攻击石市又与送死无异,在这种情况下,我放出消息我们要攻打邢省,势必会将此前埋伏在石市的五十多位破虚入圣强者分流,因为对方并不完全信任天地阁的情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或许会损失一部分人,但起码可以稳住大局,如你所说,牺牲一定会有,且根本无法避免,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让这样无可避免的牺牲变的有意义,而非真正意义上的炮灰,寿臣兄与在座两位,如果觉得我的这个策略有问题,那么我可以收回,但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样只能让华夏一统的梦想离我们越来越远。”

  赵括的这番话说完后,便低头不语。

  轩辕痴念与叶洛河俩随即将视线投向了我。

  我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向不喜欢言语的叶洛河沉声道:“徐家向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逃避,我当去邢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