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人一生下来,在上帝面前就是一个罪人。

  人类具有与生俱来,洗脱不掉的罪行。

  原罪。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这些统统都是原罪。

  可是这些,男孩却一样都没有。

  他没有傲慢,没有嫉妒,没有暴露,没有懒惰,没有贪婪,没有色欲,没有暴食,人类该有的情绪他一样也没有。他的心中感受不到丝毫感情,悲伤的、暴怒的、恶意的……他统统都感受不到。

  他的心中空无一物,无边无垠的白茫茫一片。

  什么都没有。

  正如此刻。

  眼前的男人发红的脸上青筋暴起,他怒不可遏地朝着男孩吼叫着,喝得烂醉的男人声音如沉雷滚动,他手舞足蹈地挥舞着手中已经空掉的酒瓶,胡乱辱骂着一脸木然的男孩。

  这是个身形瘦小的十一岁男孩,他穿着过于宽松的T恤和已经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不合身的衣服包裹着他相对于同龄人过于瘦小的身躯,一头黑发柔软地服帖在耳旁,映衬着他有些病态的苍白皮肤。苍白的皮肤上,伤痕累累。

  男孩一脸木然地看着发狂的男人,一双漆黑的大眼死寂犹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寒潭里倒映出男人因为暴怒而狰狞的脸。

  暴怒的男人终于对毫无反应的男孩忍无可忍,他挥舞着手中的酒瓶,狠狠砸向冷漠的男孩。酒瓶准确无误地砸在男孩的额角,发出沉闷的重击声,男孩漆黑的眼瞳中顿时失去了焦距,耳边只余无声的空鸣,他顺着酒瓶砸来的方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勉励睁开眼睛,视线所及却尽是红色。

  他的额角有温热的血潺潺流出。

  这个时候他却在想,啊,这就是暴怒吧。

  赶回来的女人见到了眼前的场景,立刻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拦住那个发狂的男人,女人哭叫着哀嚎着却令暴怒中的男人更加心烦,于是男人一巴掌抽向那个女人,对她拳打脚踢。

  倒在地上的男孩只是默默地看着,看着眼前这场荒唐的闹剧。

  男人终于打累了,他一脚踹开被揍得软瘫的女人,扶着墙又踉踉跄跄地出门去了。奄奄一息的女人这才蠕动着爬向男孩,她清秀美丽的脸上早已鼻青脸肿遍布伤痕,她涕泗横流地抱住脑袋昏沉的男孩,悲伤地哀恸着,一遍又一遍地在男孩地耳边祈求着原谅:“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男孩从女人怀中坐起身,直直地看着女人涕泗横流的脸,他开口,问:“你为什么哭?”

  女人悲伤的捂住脸,“因为妈妈对不起你。”

  男孩漆黑的眼瞳一片死寂,“你为什么对不起我?”

  女人抬起脸,眼中满是伤痛,她哭泣着摇着头,“妈妈保护不了你,是妈妈害了你……”

  男孩心中没有任何感觉,他只觉得流血的额头很痛,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是的,什么也没有。

  情感冷漠症。

  对外界刺激缺乏相应的情感反应,对亲友冷淡,对周围事物没有兴趣,面部表情呆板,内心体验缺乏。感受不到该有的感受,不懂哭泣的理由,不明白喜悦的心情,不能体会他人的痛苦,周围的一切都引不起他丝毫的兴趣,他与世界之间树立着一道坚实的壁垒,不可越过不能打破。

  那是他的原罪。

  所以在那日,那个他应该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躺在那里再也醒不来,他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情绪波动,他只是依旧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持刀的母亲脸如死灰跪坐在一旁,心中没起丝毫波澜。

  只是静静地看着。

  看着绝望的母亲如何一刀一刀地扎进父亲的心脏,看着惊恐的父亲如何在蔓延流淌的血泊中逐渐失去挣扎的力气,看着脸如死灰的母亲悲哀地看向自己,然后惨然一笑,一刀扎进了喉咙。

  《看!$正&◇版v章节W上%、酷k匠网9W

  鲜血才她的口中汩汩冒出,她张嘴,却只能发出模糊的嘶哑的哀鸣。

  他却偏偏听得清楚,那是一如既往的在祈求他的原谅,即使是临死之前。

  他的母亲仍旧绝望地,祈求着他的原谅——“妈妈对不起你,小荣……”

  他的心中,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静静地注视着眼前这场荒诞的闹剧。

  脑海中只是在想,啊,原来我的原罪是冷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