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接起电话,听了电话那头说的话后,他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说,“你放心,那女人还在呢!我绑得可紧了,你放心!就算出了事儿也牵扯不了你啊!你别管!老子做事用得着你多嘴?!”

  男人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他身后的同伴问他什么事,他骂道:“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那个婊子怕了?急着跟咱们撇清关系!”

  身后的同伴冷哼道:“呵,现在知道怕了?她怕什么,放在我们手上有录像,还怕那女人去告我们吗?敢告我们直接把视屏传网上,看她以后怎么身后,最多也不过去牢里顿几年,有吃有喝的,出来一样搞死她!”

  那人说着,便催道:“你快开门,这么一说我又想上她了。”

  之前那男人一边掏钥匙一边嘲笑道:“哈,才刚吃了饭就要做,你的胃受得了么?”

  “就当饭后消化呗。”

  然后两人便粗俗地笑着打开了门。

  这间平房处在荒山野岭的偏僻位置,他们也不怕有人找来发现,更不怕那女人逃跑,锁了门,窗户也安了铁珊,就算大叫周围也没有人能够听到,没有电话,绳子也拴得够紧,那女人也被他们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他们根本就不怕那女人醒来,因为她根本逃不了。因此两人便放心大胆地出去吃了饭,吃饱了才回来。

  更0新最B快b+上酷匠F网P%

  他们打开门,屋内一片黑暗,没有开灯,开门的那个男人先走进去,去摸电灯开关,身后的男人将门关上。

  随着铁门砰的一声关上,站在门后,隐匿在黑暗中的陈倩,悄声无息地将刀子抹上了那个男人的脖子。

  啪的一声,男人打开电灯,并同时听到身后传来闷哼。

  他察觉不对,猛的回头,一张溅满血的脸撞入他的视线。

  男人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死寂的双瞳无声地注视着他,还是温热的鲜血流过那张冰冷苍白的脸,诡谲而又妖异。

  男人低头,看向没入腹部的刀柄,张嘴想要呐喊,那把没入他身体的刀子在他的腹腔中旋转了一圈,男人痛的差点晕眩。

  陈倩抽住刀,红色的血溅上了她赤裸的身体上,是温热的。

  温热的鲜血似乎让她冰冷的身体有了些许知觉,她歪歪头眨了眨眼,睁着一双漆黑死寂的眼看着男人软软地跪倒在地,她一把揪住男人的头发,不顾他的惨叫哀鸣,将他拖进了那个虚掩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