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倩在A公司做文秘工作,和她一同的还有一个学校出来的曾梦婷,同时也是她的室友。陈倩和曾梦婷、张静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刚出来实习那会儿,为了省房租,就一起租房,一直住到现在,不过一年多的时间。

  陈倩走进办公室,立刻开始整理文件,手上忙个不停,脸绷得紧紧的,周身环绕着一层黑色的低气压风暴。其他人要么对此视而不见,要么绕道而行,唯有作为室友的曾梦婷不得不硬着头皮凑过去,小心翼翼地说:“今早上我看到张静发的微博,说你在她男朋友生日时大发脾气,发生什么了?”

  陈倩的脸更黑了,“凌晨两点,他们还在客厅里闹,你说我为什么发脾气?”

  “啊,凌晨两点?!”曾梦婷大吃一惊,“你没说你今天要上班?”

  陈倩斜她一眼,“你认为那种人会在意别人的感受?”

  曾梦婷认同地点点头,“也是。幸好我昨天在男票那里没回去。”

  她又说,“说起来你还准备在那里住多久?下个月我就准备搬去和我男朋友一起住了,到时候你和她两人,你受得了?”

  陈倩一时停了手中的动作,她微微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拐了个弯,“再说吧,看她搬不搬吧。”

  “她要是不搬难道你还准备继续住那儿?哦——我明白了!”曾梦婷忽然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为了楼上那个帅哥吧!”

  “不是!”陈倩立刻反驳,“我只是住习惯了不想搬而已!”

  曾梦婷笑得意味深长,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喜欢就喜欢嘛,有什么好隐瞒的。说起来我还从未听说过你喜欢谁呢,难得看到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喜欢就去追嘛!追不到就强奸呀!反抗就下迷药嘛!报警就拍照啊!”

  酷☆匠@网}#正3版7首:发v

  陈倩忍无可忍,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就砸在她头上,“你说些什么呢!脑子里放干净点!快滚去工作,你想等着玲姐来查你吗?”

  “OK,OK,我不说了,总之你自己好好把握啊,作为过来人姐教你一句话:喜欢就上,死缠烂打,强行推到。记住啊!”

  “快滚吧!”虽然嘴上说得凶恶,她却忍不住嘴角扩开的笑意。

  忙忙碌碌一天就过去了,曾梦婷蹦蹦跳跳地上了男朋友的车,潇洒而去,陈倩笑了笑扭头进了地铁站。她的小区就临着一个地铁站,虽然地段有些偏远,但好在交通方便。这也是当初她们选择租这里的原因。

  小区外面就是菜市场,回去的时候陈倩顺路买了些排骨,昨天麻烦了罗锦荣,今天还是给他熬汤报答他吧。平时陈倩也时常做些东西送到楼上,因为从她和罗锦荣熟悉以后,就察觉到罗锦荣从未在家中弄过什么东西吃,陈倩并不是很擅长做菜,她离开家之前甚至从未下过厨房,但是她会学,她就想给罗锦荣做点营养的,安全的食物。外面的东西虽然美味,但是你不知道卫不卫生啊,还是自家做的吃的放心。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倩总是厚着脸皮去给罗锦荣送吃的,私底下努力提高自己的厨艺,她希望有一天罗锦荣除了她做的东西外,再也吃不下外面的东西。心怀不轨的陈倩一手提着买来的食材,一手给罗锦荣发短信:你几点下班?为了报答你昨晚收留我,我熬排骨汤给你喝!Ψ( ̄∀ ̄)Ψ发出短信,陈倩就捏着手机抿着嘴偷笑。

  脸上红霞飞起,与暮色的天空交相辉映。

  陈倩不禁想起她刚搬来这里时与罗锦荣的初次相遇。

  那日的天空也如此刻这般落日溶金,暮云合璧。她拖着沉重的行李站在楼下,弓着腰扶着墙喘气,当时的陈倩刚毕业不久,交了几个月的房租就没有多少钱了,她又不愿意伸手向家里要钱,于是为了省钱就没有请搬家公司,硬着头皮将东西一点一点地从学校直接扛了过来。

  虽然事后她才察觉那实在是一件费力不划算的事。

  但是当时的她完全凭着一股几乎傻气的倔强,硬是将行李搬到了小区楼下,尽管一双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力了。

  她吊着手靠墙休息了片刻,待力气恢复了些,便振作起来准备再战。刚一鼓作气地准备扛起大包小包,有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需要帮忙吗?”

  陈倩回头,在夕阳的余晖下看到了西装革履,身姿挺拔的罗锦荣,这个英俊的男人笑得一脸温和,亲切的态度融化了他过于冷硬的五官轮廓,使人不由得生出好感。陈倩迟疑地点头,还未说话,那男人就径直过来扛起地上有些脏兮兮的行李,也不管是不是会弄脏他那一身一看就很昂贵的西服。

  他扛着行李进了电梯,跟着进去的陈倩顺手按了十二楼,罗锦荣回头看见,轻轻一笑,“你住十二楼?这么巧,我住十三楼。那么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温和地笑道,“认识一下,我叫罗锦荣,这是我的名片。”

  陈倩诺诺地接过名片,“我叫陈倩,我,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没有名片。”

  罗锦荣不甚在意地扬起嘴角,“没关系,你以后有了名片再补给我就是了。”

  陈倩看着他有些狡黠的笑容,忽然就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了。她连忙移开视线,慌乱地将名片揣在兜里,甚至来不及看。等到终于忙完累瘫地准备睡觉时,她才想起那张名片。

  从裤兜里掏出那张有些皱褶的精致名片,上面罗锦荣三个字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原来他是个律师。

  明明看起来这么年轻。

  “罗锦荣……”

  她躺倒在床上,将名片举在昏黄的床灯下,看了又看。

  “……罗锦荣……”

  她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昏黄的床灯染红了她的耳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