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怎么说本尊也是风中的一匹狼,被一个女生一直欺负着成何体统!我一定要要好好报复她,不让她吃点苦头她还是会像现在这样嚣张。

  至于怎么报复。。。这个还是以后再议。

  这个课间,我的前桌,也就是陈浅汐的位置附近很是热闹。毕竟陈浅汐是新生,而且长得还那么漂亮,刚一下课就被班里的同学一窝蜂地给堵住了。

  “陈浅汐同学,请问你多大了呢?”

  “陈浅汐同学,请问你的家在哪里?”

  “陈浅汐同学,请问你为什么要转来育才中学这所学校呢?”

  这样的问题像机关枪一样接踵而至,把陈浅汐的脑子问的晕晕乎乎的。

  之前忘了说了,育才中学就是我所在的学校,是济城数一数二的高中名校,这里不仅师资力量很大,而且学习环境和学习氛围都很好,学校的占地规模堪比一所大学。育才中学的学霸都不能按个算,像我这样的几乎没有多少。当时中考的时候我的分数毫无疑问的没过线,还好老爸的关系硬,我才得以能在这么好的学校睡觉。。。。

  “我。。我今年十七岁。”陈浅汐面对这么多问题显得有点紧张,语气都有点打颤了,场面就像是一个大明星开签售会一样壮观。但是为了和大家好好相处,陈浅汐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把所有的问题回答完。“我的家在梦缘小区,我是为了小凡才转来育才中学的。”

  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陈浅汐突然转过头,意思是这烂摊子就交给我来收拾了。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唰”的一下投到我这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聚焦,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哈?”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周边的同学都是一副掉下巴的表情,一个个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我。随后周围传来了小声议论的声音:“完了,好白菜又让猪拱了!”

  喂!你丫才是猪呢!本尊的身材很苗条的啊!看看你那臃肿的体态,没有二百五也有三百六吧?而且你特么还是个女的啊!

  “就是就是,这家伙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让小汐变成这样的!”

  -酷O#匠T|网d永@久免vG费看f@小说

  卑鄙你妹。。。诶不对,卧槽,卑鄙的手段我好像真用了不少啊,身体都看光了。但这就是你随便给我姐取外号的理由吗!

  “大家静一下!”就在场面不受控制,好多男生撸起袖管就要来揍我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把我给救了下来,整个教室瞬间就安静了。“大家听我说,二晨同学虽然长相并不出众,学习不好,喜欢沾花惹草,耍小聪明,喜欢搞恶作剧,喜欢欺负人。。。”

  “闭嘴啊!我哪来的这么多缺点啊!”我本来以为是我的援兵到了,结果差点被一口唾沫呛死,忍不住开始吐槽了。“你丫就是过来挖苦我的吧,今晚放学之前你是不会把“但是”说出来的吧!”

  本尊的缺点是你一天两天能列举出来的吗,都说完怕把你累死!哈哈哈。。。

  挤成一团疙瘩的人群开始挪动,从中开辟出了一条道路,两个身影走上前来,到我面前时停下。其中一个有这傲娇女王的气质,美若天仙的面孔。长到腰间的双马尾和狭长的斜刘海很是般配,极致完美的身材配上蓝色条纹的长筒袜更是诱惑无比。

  这个人是我们班的第二班花,名叫蓝兰。即使在班里并没有什么职务,但她的威望堪比端木玲,这源于她开朗的性格和女神级的长相。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生,和蓝兰差不多高,但在男生中算是矮的的。这个人叫郭金兑,我们班的音乐课代表,也是我们这一届的音乐社社长。这家伙嗓子很好,而且也会演奏很多乐器,据说有不少女生喜欢她,比如刚才骂我是猪的那个胖女人。。。。

  不过这家伙的性格相对来说比较内向,除了唱歌之外,其他时间很少说话。

  在班里,这两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死党。准确的说,只有这两个人愿意跟我玩。据蓝兰讲,她是看我整天都是一个人,连亲妹妹都对我爱理不理的,悯生了可怜之心才主动勾搭我的,至于郭金兑,就是为了蓝兰才来找我的。

  后来我们三个人终于混熟了,除了一般课间时间总是要在一起的,可是我们居住的方向不同,所以并没有一起回家的机会。时间久了我也看的出来,这两个人并没有继续对我保持着可怜的态度,而是把我真正当心了一个朋友,这也是我的欣慰所在。

  “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去欺骗女孩子的心的!”蓝兰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微扬起下巴,嘴角勾起一条弧线,我认为这是她自信的体现。

  我点点头,说的一点不错,毕竟蓝兰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一句话都还没说呢,她不就成了我的死党了吗。

  “因为凭借二晨的智商根本就想不出来什么卑鄙的点子,也就是能用用沾花惹草这种低级的手段!所以,大家还是散了吧。”蓝兰摆了摆手说到,对我的智商余额不足也感到遗憾。

  我气的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本以为蓝兰会对我欲扬先抑一番,结果到头来还是把我给窝囊了一顿。

  “嗯,有道理,陈浅汐同学一定是公安局派来监视二晨,以防他在学校放火。还好有陈浅汐同学啊,不然我们都得被烧死了!”

  “一点不错!有了小汐同学的帮助,咱们就不用担心二晨拿刀砍人了!”

  蓝兰的话果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不过接下来的讨论结果越来越离谱。直到最后有人说,陈浅汐阻止了世界末日的到来,人群才终于解散开来。

  “好危险!蓝兰,今天还要谢。。。你干嘛!”看着同学们都走了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刚准备向蓝兰道谢。不知何时蓝兰已经坐在了我旁边的坐位上,手里多出了一把直尺抵在我的脖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