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到时候你给我当女仆!”我拍案而起,表情激动的说到。一想到端木玲这个傲娇大小姐给我当女仆的样子,我的内心又不由得荡漾起来。

  脑内小剧场:“主人,气床啦。”清晨,端木玲穿着一身猫系女仆装,双手端着盘子缓缓走进卧室,在我的嘴巴上亲吻了一下。

  “好的玲儿,我马上就起床。”

  “喂喂!痴汉晨,你丫一脸猥琐的想什么呢?现实一点好不好,你是不可能当上学生会长的。”端木玲皱起眉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冰冷无情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好了,我也不打击你了,马上就要上第二节课了,快点准备一下吧。”

  我把头别了过去,然后又趴在了桌子上。“上课的时候叫醒我!”过了一会,陈浅汐跟着林依沐去洗手间也回来了,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坐在了我前面。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们的数学老师叫李灿,是个今年刚刚毕业的研究生,看样子有二十多岁。这个老师长得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因此数学课是收听率最高的一门科目,我们班的数学成绩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的,如果没有我拖后腿的话恐怕就要冲上第一了。

  不过这个数学老师对我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为我不喜欢比我大的女孩。所以不管是什么课,我几乎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但今天看来要好好听讲了,毕竟刚打完赌就违约实在是太丢脸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脚下的书包异常的鼓囊,而且照比之前明显重了好多。我不禁有点纳闷,我回到家从来不学习,书包里的东西基本上就没动过,怎么可能不明不白的变得这么鼓了呢。

  于是怀着这种怀疑的心情,我拉开了书包的拉链,然后一大堆不明物体直接滑落出来。“卧槽!本尊的书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全都是可以让钛合金狗眼闪瞎一百次的东西。

  什么各种样式的三角胖次啊,卫生巾啊,应有尽有,不知道的恐怕要以为我打劫了女性用品店了呢。

  “这到底是谁干的!”就在我内心惊涛骇浪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不会是我昨晚梦游的时候干的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之前梦游的时候我都会做一些极其变态的事。难道还有比上学的时候往自己书包里塞胖次这样的事更变态的吗?然而此时我并没有注意到,坐在第一排的林依沐向我这边投来了腹黑的目光。“嘿嘿,让你和你姐姐那么亲昵!”

  算了,赶紧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吧,让任何人看到我恐怕都会死啊!

  在我收拾的时候,端木玲也只是稍微往我这边撇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然后又转过头好好听课去了。我送了一口气,幸好没人看见,本来人缘就不好,要是被看到这种东西肯定会被当成胖次小偷的!

  整整一节课我都把书包紧紧抱在怀里,就像揣着一颗定时炸弹一样,稍微移动一下就有爆炸的危险。当然这节课讲的内容更是一点也没听进去,毕竟之前落下那么多,就算听也听不懂。

  唉,看来让端木玲做我的女仆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这么多功课要怎么补啊。这四十多分钟的煎熬终于过去了,课上我一直在想要怎么处理掉。如果课间背着书包去操场绝对会被别人怀疑吧,而且这么多的东西我身上也装不下,那我只能等到中午放学的时候把她们带回去了。毕竟这些东西可能是依沐或浅汐姐的,如果她们发现东西没了肯定会怀疑我。

  “二晨,让开一下,我要出去一下。”下课之后,端木玲站起身对我说到。我们的课桌是贴着墙壁的,她坐在我的里面,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她进出的门。

  “你,你,你,你去哪?!”我下意识的把书包报的更紧了,生怕怀里的炸弹把端木玲的眼睛闪瞎。

  “啊?我去哪里还要跟你报告啊?”端木玲嘴角抽了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你,你要是不跟我说,我就不让你出去!”我用吃人的目光瞪着端木玲,很是任性的说到。

  “好吧好吧,我要去上厕所,你赶紧走开一点好不好?”端木玲要不知道是不是憋急了,皱起眉头推了一把我的肩膀,竟然把上厕所这样的事都告诉了我。

  更新)最快上oM酷{匠网9

  “不行!你还是不能出去!”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数颗豆大的汗珠,生怕她走出去的时候会让我露出马脚。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又不是让你陪我去。”端木玲气的跺了两下脚,不过凭她明察秋毫的观察力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异常,目光定格在了我怀里。“等等,你书包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干嘛抱着么紧?”

  “怎,怎么可能!”我瞳孔一缩,心想这下完了,不过机智的我凭着完爆爱因斯坦的智商还是马上就想到了办法。“因为,因为我肚子痛!可能是大姨妈,啊呸,闹肚子了!”

  “不对,你书包里一定藏了什么东西。说吧,是不是黄色的小说和漫画?”端木玲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狐疑的看着我问到。毕竟我之前坑了这家伙这么多次(虽然都是她反过来把我坑一顿),我说的话她恐怕连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