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我从来没有像昨晚那样睡得这么香。

  一缕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身体不由得感觉到一丝燥热,摸了摸脑袋,发现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看来夏天真的来了啊,闹钟还没响,也就是说还没有到七点钟,太阳就已经这么毒了,看来这温室效应果真不是盖的啊。

  我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就要抓起床头的闹钟看看时间。“咦,哪去了?”我现在的状态还迷迷糊糊的,不过感觉是真真的,床头柜上的闹钟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我抓了抓头发,只好划开手机看一下时间。“靠,两点啊!我起这么早干个鸟啊!”我翻了个白眼,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了,才凌晨两点就自然醒了,然后把手机丢到一边,大字躺在床上睡起了回笼觉。

  “等等!凌晨两点的太阳,怎么跟中午似的?”五秒之后我才意识到了不对劲,身体扑腾一下就爬了起来,思考了一阵子才明白了真相,然后再次抓起手机。“卧槽!下午两点!我是睡死在这里了吗?”

  我一巴掌拍在脑门上,马丹,没想到我竟然跟个猪一样睡了十多个小时,本尊的闹钟是不是坏了?早上的时候怎么不响啊!我的眼睛下意识的寻找起来,还以为昨天我又粗心把闹钟放错了地方,直到我的眼神定格在了墙角的位置。

  “我。。。我的闹钟啊!整整花了二十五快钱啊!”我狗眼一瞪,一把抓在头发上,呆呆的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现场。机械零件撒了一地,两节五号电池像是被狠狠的踩了一脚,都变成弯的了。要不是那两个标志性的大铃铛,恐怕我还真认不出来这是个什么鬼。

  很明显的残酷现实就这样摆在面前,早上七点的时候可怜的闹钟在履行自己职责的时候,被赖床症的我狠狠摔在地上。我之前依沐跟我说过,本尊这个人是很专一的,在梦游的时候只会猥亵小女生,其他事情一虑不会干,所以摔闹钟什么的只是赖床而已。

  今天是不是还有什么安排啊?昨天我好像差点把陈浅汐给逆推了,貌似安排在今天道歉来着。。。不好!我起这么晚,她会不会已经告密了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就死定了!而且昨天陈浅汐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万一真的以为我已经把她推掉了那岂不是更惨!

  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了个哆嗦,顿时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直接冲出房门。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客厅,只见依沐穿着带有白色斑点的粉色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且声音放的很大,幸好房间隔音效果比较好,要不然别想睡这么香了。尼玛啊,建筑公司的你粗来!告诉我凭什么房间的墙壁这么隔音!要不是你们我就不用睡到现在了。。。。

  其他房间我也看过了,连个鬼都没有,看来家里只有我和依沐两个人了。

  我摇了摇头,缓缓走到依沐身边,想到这丫头差到家的自理能力,心想她会不会一上午连口饭都没吃。“依沐啊,早上好呃。”带着尴尬的笑容,我悻悻的朝她打了个招呼。

  由于我现在赤着脚,再加上看电视看的这么入迷,林依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不由得吓了一哆嗦,然后机械的转过头。

  “依沐啊,你怎么了?”我皱了皱每眉头,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她的脸怎么毫无征兆红了?而且看我的眼神让人总让我感觉有点不太自然。

  “林。。林林林林凡晨大变态!”然后沙发上一个无辜的靠背就朝我飞了过来,不明真相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这么稳稳的被砸中了。不过还好这东西很软,要是一不小心拿到茶几下面的那个水壶把我砸中,恐怕本尊就要去一趟韩国了。。。。

  “喂,依沐。。”我揉了揉鼻子,本来还想数落她两句,不过要说的话活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因为我貌似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陈浅汐虽然现在出门了,但谁敢保证她在临走之前把昨天的事情说了出去。卧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以后在家里还怎么做人啊!

  “那个,依沐,我可以解释的,你听我说好吗?”被老师骂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回应的,这次也习惯性想要辩解。可是回头想想,这件事貌似就是我的一己私欲差点酿成的大祸,怎么解释都是我的错吧。

  “解释个毛线啊!我算是看透你了!死变态,暴露狂!”谁知林依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了,甩了甩可爱的卷发,语气还里带着一丝娇羞。

  “我,我真的不是故。。等等!暴露狂?”我刚想继续解释,却发现问题的重点好像被我搞错了。

  -酷匠dB网y唯b一$》正v版r$,_其{&他都是w盗…版A

  “你!你要是再不回到房间里把衣服穿上,我就用千年杀灭了你!”紧接着又是枪林弹雨一般的靠背迎面飞来,我这才意识到怎么回事。原来由于今天起床过于慌忙,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上,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四角裤。不过既然是家人,暴露一下也没什么吧?干嘛这么大反应啊。

  “千,千年杀!喂,你有没有搞错啊!”想着本尊的冰晶水菊要被残忍的妹妹一招爆掉,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呃,我说的是千鸟流啊!你听错了!”

  可我明明听见千年杀了啊!

  我叹了口气,没办法,为了保住本尊的重要器官,只好灰溜溜的回了房间,把衣服穿好。

  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说实话刚才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要是让依沐知道我是这种人,别说不会认我这个哥哥,恐怕以后想要和她说一句话都很困难了吧。虽然现在也很困难。。。。

  看来陈浅汐这个不爱说话的性格一时半会不会改变,我暂时还是安全的,今晚一定要为她做一做功课,就算是死皮赖脸也要得到原谅。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