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忘了说了,我虽然很宠着这个妹妹不假,但她貌似不怎么待见我,小时候明明是在一起洗澡的,现在看来共浴什么的事不可能的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挺满足的了,毕竟好多妹控想要个妹妹,都不给生。我这还是龙凤胎,而且长得这么漂亮就算不爱理我在家里也可以养眼啊,她总不能把我的眼珠子挖下来吧。

  不过话说依沐什么时候开始讨厌我来着?大概是一年前的一个冬天,我烧到三十九度,足足病了两个月的时间,都是这个体温,当时差点把她吓死。不过后来我还是好了,却留下来了一个坑爹的后遗症,那就是梦游。据说我在梦游的时候把妹妹给猥亵了,幸好老爸及时赶到,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招空手劈狗头,弄得我直接昏过去了,才没有酿成大祸。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一点都不记得,只不过头上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包,然后又被老爸骂了一顿,依沐也不理我了,差点把我委屈死。

  从那之后,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房间都会被反锁上,就连老爸一个人睡觉都要上锁,生怕我无意间开启基佬属性。虽然很无语,但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我也有点担心。。。

  “你好,我叫。。。”

  “嗯嗯!你就是浅汐姐吧?我听老爸说了你要来,我们一家都很欢迎你哦~”林依沐扑腾一下坐了起来,可爱的娃娃脸上挂上甜蜜的笑容。我在一旁差点就哭了,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我这个哥哥当的怎么这么没存在感啊!

  “谢谢你,小沐,你真可爱。”陈浅汐欣慰的笑了笑,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摸着依沐的脑袋。马丹,合着你是来抢我妹妹的啊,真是伤透了我这个妹控的心啊,等我有了机会,看我怎么在床上教你做人!

  吃过晚饭后,我们一家人纷纷忙起了自己的事。依沐写作业,我在房间里坑队友,老爸老妈就直接睡觉了,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要准时出门,而且没有周末,说实话真的挺辛苦的。

  “咚咚咚,小凡,你在里面吗?”就在我玩的正爽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我马上听出了这是陈浅汐的声音。

  我眉头一皱,我这边虎口还没张开呢,猎物怎么就自己送上门来了。不过正好,如果她真的对我有那种意思我今晚就解决掉她,如果没有我也不心急,慢慢的磨合,总会有成的一天。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我本来想直呼其名来着,不过心想她比我大一岁,这样一来有点不礼貌,所以干脆什么前缀也没加。

  眼前的陈浅汐穿着一身浅蓝色连体睡裙,修长的美腿在一起,令人垂涎欲滴。发型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也有了变化,黑长直的头发被火红的缎带左右扎起,也就是传说中双马尾的造型了。

  “那个,有件事,能不能请小凡帮帮忙?”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点不自然,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红扑扑的脸颊也不知是紧张的还是热的。

  “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我一定帮你想办法。”我拍着胸口点了点头,难道我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不会是一个人耐不住寂寞才来找我的吧,而且在家里哪有把头发扎起来的,很明显就是在诱惑我。

  “嗯,那我就说了。其实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弟弟,但是我妈妈不是不可能给我生一个的,所以。。小凡,能不能叫我一声姐姐啊。”陈浅汐咬着樱唇,貌似下了很大决心才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算什么?这是什么展开?难道这也是在暗示我吗,难道陈浅汐想要按照亲吻姐姐的剧情走吗。

  说实话,我没有姐姐,不管是亲姐姐还是表姐姐神马的都没有。姐姐这个词我除了上语文课读课文的时候念到过,其他时间基本上没有从我口中说出过。让我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叫出姐姐这个称呼,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变得紧张起来。

  然而陈浅汐期待的眼神和紧攥粉拳的样子煞是可爱,却让我更加犹豫不决,要问为什么?我才不是姐控呢!

  “对不起啊,对你说了这么奇怪的话,我先回去了。”就这样僵持了足足五分钟,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陈浅汐终于没有了耐心,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低下头沉默了一阵,就连语气中也带着一丝苦涩。紧接着,她转身准备离去。

  “姐姐,别走!”我叫住了她,眼看着就要到手的肥肉我可不想让她就这么飞了,为了把第一次献出去,拼了!

  “咯噔!”进我的房间需要走上一级台阶,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陈浅汐直接一脚踩空了。我瞳孔一缩,如果她受伤了的话老爸肯定又会不由分说的揍我一顿,以他老人家的性格就算是陈浅汐帮我解释了也会认定是我干的,我可不想无缘无故的被揍一顿。

  “小心!”我冲了出去,直接把她横腰抱在怀里,毕竟就算老爸不打我,她进了医院我的计划也没办法实施了。我微微一笑,我姐姐都叫了,可以让我陪你到床上玩了吧。想到这里,我直接起了生理反应,歪歪着把岛国电影里那些花哨的招式全都用到她身上,心里那叫一个爽!

  “呜呜呜~~~”被我接住之后,陈浅汐竟然低声抽泣了起来,我虽然对女孩子的眼泪没有半点怜悯,但还是有点纳闷,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6…看R2正Hq版eH章节M!上%)酷'匠网C◎

  话说回来,一般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心软才对,可为什么我的反应却这么冷淡呢?因为我小时候被这招耍的很惨,有一个小女孩经常欺负我,而且我特么竟然打不过她。后来我终于能把她打趴下了,不料她哭了,我一心软就准备离开,结果她马上在我背后补了一刀,准确的说是飞踢一脚,我直接摔了个狗啃泥到现在我的手臂上还留着那道抹不去的伤疤。现在的她和我同班,也是我的死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