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这一杖挥下,玲妍闭了眼,身子却躲也不躲。

  她想,她是想死的…至少,现在的她想死……耳边,许久没了声响,那一杖还没有下来么……?

  她张开眼,愣了愣,开口道,“子程……”他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一手展开一层薄膜挡住方丈,一只手来拉她,她不动,他反过头来,皱眉喝道:“赵玲妍!你给我起来!走啊!”

  她头摇的像波浪鼓,眼眶微红,:“我走了的话,你就都走不了了,你快走吧,我反正是要是的……”

  他手一用力,她便被拉近了他的怀里,他轻笑,声音却很冷,“这有什么,打出去不就行了……”

  “你这妖怪倒是好大的口气!”方丈猛地把拐杖往地上一震,冷声道:“老纳倒是想见识见识!”他盈盈一笑,薄唇轻勾,:“是嘛?方丈大师怕是还不知道,我身上带了许多三昧真火了。”

  三昧真火只要一燃,除非烧尽,否则永远不灭……

  方丈显然是气极,用手指他,却连那只指人的手都气得发抖,:“果然……果然不愧是妖怪!如此无耻!!”

  "w更新(/最`x快j、上*J酷WJ匠网

  她想,这就是人么?用了这么卑鄙的方法把她骗到这里,却可以那么正气凛然的说另一个人无耻……

  方丈就算再气,他也不得不让出一条道来,他也是知道三昧真火的厉害的,姜子程扶着她,一步步往前走,即使,她知道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何宇凡,她也依旧没有看他,她只是尽力的把背挺直一点,再挺直一点……

  不知走了多久,她听见他好听的声音问道:“痛吗……?”她摇勉强一笑,摇摇头道:“一点都不痛……”

  他突然停了下来,拉住她,温润的手指在她脸上擦了擦,笑道:“不疼你哭个什么劲啊?”

  她哭了吗?她疑惑的的用手往脸上一擦,果然是一片湿润,见最后一点尊严也化为烟尽,她抹了把泪,蹲下身子,便瘪嘴大哭,“谁要你管啊?!我哭不哭干你什么事啊?!我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她声音突然小了许多,又抹了把泪,哽咽着哭道:“……一点点的心痛……”他也蹲了下来,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轻笑,“这才是我认识的赵玲妍,要哭也哭的大大咧咧,理直气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