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日如其来临,玲妍披上上大红的嫁衣,坐在轿子里,手里的帕子只差没被揪破。

  她抹了胭脂,画了柳眉,点了朱砂,好看的不像话,那张毫无气色的脸又回到了曾经的明艳动人。

  果然,如师姐们所说,每个女孩嫁人的那一刻才是她这辈子最美的时候……

  她想,在他揭开红盖头的时候,她要把把这辈子最美的笑给他看,必须是最美的,没有她骗心之时笑的俗气,也没有她笑话他时候的孩子气,要最美最美,好让他记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

  她想,在他揭开红盖头的时候,她要讲这辈子她听过最好听的情话给他听……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执子之手,与子共著.执子之手,与子同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w◇酷匠。网唯一正j2版,、其他●都!w是盗Q‘版

  她找了一宿,这是她找到的最好听的情话,她想要很温柔,很温柔的说给他听……

  只是,那都是她想罢了,何宇凡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那天,轿子直达了寺庙,揭开轿帘,她便感觉气氛的不对,没有人来接轿,气氛没有丝毫热闹,她犹豫了半响,又不好扯开红盖头,便摸索着下了轿。

  她刚下轿子,便是一股寒气袭来,虽是揭开了她的红沙盖,她却还没有看清,便是胸口一痛,她已被袭的老远,嗓子一甜,就是一口血喷出,原本就红的嫁衣更是鲜艳……她明显感觉,身体被人囚禁了,越变越小,直至全身都被雪白的绒毛包围……

  她抬起头,看到眼前的人,顿时身子一颤……

  是方丈……还有何宇凡……他一身白衣,立在那里,熟悉的眉目,熟悉的唇型,熟悉的脸庞,唯一不同的是,他眼里没了小和尚时的腼腆和害羞,取之而来的是磨灭不掉的厌恶,他道:“果然是个妖精……”

  她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这么和她说话,也从未想过那么呆傻笨拙的人也会用背叛伤人……

  她眼见着……方丈越走越近,举起手中的杖朝她挥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