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玲妍是一只狐,如同每一只狐一样,她有着优雅的姿态,美丽的外表。

  唯一不同的就是,师娘说,她身子骨很差,成年之前必须吃掉最爱自己的男人的心脏才能活过成年。

  所以,她到处去骗心,却从未得手,按姜子程的话来说就是,你骗心成功的基本条件是人要有心啊……他说她这注定是没救了,其实,在她眼里,骗心只不过是个借口,她想看看,在师兄师姐嘴里无比动听的爱到底是怎样来着,不过,又如姜子程所说,没心的人你还要勉强别人去爱,你变态吧??

  在职场情场两不得势的情况下,赵玲妍本来还是决定再在着多玩几下,但是,她师娘千里传音急叫她回去,她虽然不情愿,却也是嘟囔着嘴,往家跑。

  她很是烦恼在外除了杀人不许用法术的死规定,眼见还有这么长的路,天居然下起了连绵大雨,她一身被淋得湿透,身上的襦裙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玲妍一边抹去脸上的雨水,一边往前走着,果然,黄历上写着她今天不宜出门。

  这百草丛生的地上,她一不留神就一脚踩着了铁夹,痛得她直叫,她刚打算把铁夹拔开,余光却见有人撑着伞路过这,她停下手,只觉得这个人气息有点熟悉待他离近点,她才看清楚,那熟悉的眉目,熟悉的唇形,是他……

  她连忙朝他挥手,喊道:“救命啊!救救我啊!”远处走来的是个和尚,他打着把油纸伞,穿着一身僧衣,匆匆赶来,却见她湿透的 襦裙下露出的婀娜身姿便吓得动也不敢动了。

  更新最快上酷lu匠j网`N

  玲妍心里偷笑,嘴上却骂道:“呆子,来帮忙把这拔开啊…傻站着干什么?”

  他红着脸,蹲着身子,不利索的帮她拔着铁夹,她看着他的侧脸,连痛都忘了,他虽然不记得她,她却记得深,他救了她十次,加上这一次整整十次了,世人不是说,涌泉之恩,可以……以身相许的吗?她突然很不很时宜的傻笑起来。

  小和尚放下拔下来的铁夹,奇怪的看她,道:“施主……”

  玲妍尴尬的咳咳嗓子,道:“呆子,救人……是不是应该救到底啊…?”小和尚不知所以然的点点头,应声:“施主说得是。”

  她别过脸笑:“那我无家可归,又受了伤,你不会扔下我,随我自生自灭吧?”……

  不远处的通明镜里播放着这一切的画面,一个老妇人坐在镜前,深深的叹了口气,旁边站着的少女向前一步,道:“师娘,要不……我去把师妹叫回来?”

  老妇人闭目,无奈的摇摇头,“晚了…果然是命数啊…孽缘以定…”少女仍是不死心,皱眉继续问道:“那可有破解之法?”“这劫是没有破解之法的……”老妇人张开眼,严肃道,“看来,如今只有想办法让事情变得不那么糟糕了……”她巴了巴嘴,沉默良久,道:“灵烟,你去找姜子程,让他帮忙。”

  “姜子程?族长那个天天逛青楼的儿子?找他做什么?”灵烟不满的反问。

  老妇人扶着额,轻笑,:“那孩子同玲妍亦是有缘……”“什么缘?”

  玲妍亦是他的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