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把抢过乔亭天手中的百元大钞,然后向推车走去,此时那女孩刚好买完东西,和我擦身而过。从一开始到现在,那女孩好像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我和乔亭天似的。在女孩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顺势低头看了一下那女孩的车票,我不得不佩服我的视力,我看到了车票上那女孩的名字了,没错,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此时的我是那么的激动。我看见了三个字——程思倩。

  没错就是那女孩的名字。乔亭天无语的摇了摇头。冲我喊道:“快去买东西啊,坐了这么久的车,我有点饿了。”

  我这才平静了下来,买了几块面包和两瓶饮料,然后就和乔亭天回到了自己所在的车厢里。

  我一边吃着面包一边问乔亭天那女孩为什么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乔亭天故作高深了一阵子就在我快要等不及的时候才缓缓的说道:“因为那个小美女是在夜晚十二点左右出生的呗。”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乔亭天问道:“你还会算命?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乔亭天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刚才那小美女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这种冰冷的感觉不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只有那种在夜晚十二点出生的人才会有,不过刚才那小美女冰冷的气息不算太重,应该不是夜晚十二点出生的,可能是十二点左右出生的吧。”

  更^}新最7:快x上oE酷}匠|(网

  很多人都知道夜晚十二点是阴气最重的时刻,那时候出生的人是阴气很重的人。所以往往会给人们带来一种冰冷的感觉。

  “那程思倩会不会有危险?”我立即问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无意之间把那女孩的名字给叫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这么的去在意一个女孩。不过当我这个问题问出去之后,我顿时觉得自己太蠢了,虽然说夜晚十二点出生的人阴气比较重,但是他们却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因为毕竟是活人,活人都有阳气,那些孤魂野鬼的想要伤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再说程思倩也不是夜晚十二点准时出生的,所以我的担心显然是可笑的。

  “原来那个小美女叫程思倩啊。”乔亭天又是一脸猥琐的看着我。

  火车终于到达了重庆。我和乔亭天走出了火车,我呼吸着这个城市的空气,心情感到无限的畅快。我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那个她。

  乔亭天带我走出了火车站,这次在来重庆的路上让我心里记住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就是——程思倩。

  乔亭天和我走出火车站,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我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一切全凭乔亭天安排。我和乔亭天坐在出租车后面,出租车快速的行驶着,此时出租车已经开出了闹事区,已经出了城市。

  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直到前方出现了土路,乔亭天才让出租车停了下来。

  我和乔亭天提着行李走在这路上,我此时十分的想要骂乔亭天一顿。这时什么路啊。我原本以为坐出租车就能直接到达乔亭天的老家的。可是我们下了出租车之后,又走了好久,重庆临近四川,山也多。我和乔亭天此时就在走山路。此时我们已经完全告别了城市的喧闹。走在了深山老林中,这里看来好像经常有人走过的样子,因为这里已经形成了一条土路。

  我和乔亭天也不说话,就这样走在这土路上,我和乔亭天翻过了一座山头,大概又走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我看见前方有一个村庄,在现在竟然有着这样与世隔绝的村庄,让我仿佛看见了世外桃源一样。

  这村庄第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是那种不受城市的喧闹所污染的村庄。乔亭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到了,这就是我所在的村庄。

  ”终于到了。”我不由的感叹道。还好我在小时候就爱锻炼身体,不然我今天非累趴下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