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在我的梦中他们不是被一位将军给射杀了吗?

  难道我做的梦是真实的?这些疑问顿时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可是那人却不给我疑惑的时间。他正在拖着那看上去很沉重的脚链向我走来,我分明听见了那脚链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如果不是刚才我看见了这人是那些白烟凝聚出来的话,我甚至都以为这是一个真正的人了。那人还在向我慢慢的走来,那脚链发出的声音仿佛是催命的声音一般,好像正在宣布我的性命即将结束。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我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但是无论我多么的努力我就是站不起来。我手里的铜钱已经被我紧紧的握住。

  HR酷@匠网4…正版#z首#发

  我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我爷爷给我说过,让我在危险的时候拿出铜钱,可以让我平安无事。事实上也证明了爷爷的话,好多次都是铜钱帮我化险为夷的。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这铜钱竟然没有用,而且还变了颜色,出现的裂痕。

  难道是这“鬼物”太过强大?鬼物一步步的向我靠近。此时的我彻底的崩溃了。我决定拼了,虽然我的四肢不能动,但是我的其它部位还是可以动的。

  我咬了咬呀,然后猛的咬向了自己的舌尖。人的血液是对鬼物有着克制的作用的。但是前提是必须得是阳气重的血。而舌尖血就属于阳气重的血,还有就是中指血。这些部位的血液都是至阳的血液,对鬼物的克制和伤害也是最大的。

  当我咬破舌尖的那一刻,那疼痛的感觉顿时传遍我的全身。竟然让我恢复了自由,只不过我的腿脚早已麻木。看来暂时是站不起来了。

  我此时是抱着拼命的态度的,尽管站不起来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动作,我一口血液向那鬼物吐去,无奈,由于没有准备,血液并没有落到那鬼物的身上。而那鬼物,看到我吐出的血液之后,竟然有些微微的抖动。随后竟然加快了脚步向我走来。

  可以看出那鬼物走路也很吃力,好像他的身后有着千斤巨石一般。我不由大惊,照这样下去,我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向那鬼物连续吐了好几口血液。

  终于有其中的几口血液吐到了那鬼物的身上。当血液落到那鬼物身体上的时候,顿时出现的一星点火花,然后冒出了一股白烟,也许是我的做法刺激到了这鬼物,他竟然大吼了一声,这声音对我来说是格外的难听,因为这声音充满了愤怒,直接震到了我的心里,让我一时间愣在了哪里。

  我一直都以为这鬼物是发不出声音的,但是谁知道原来这鬼物发出的声音是如此的生猛。鬼物被我的血液打到以后,只是停止了十秒左右的时间,然后就以更快的速度向我走来。

  看到眼前的情况,我已经准备放弃抵抗了。此时我已经崩溃了,我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我想起了我的爷爷......鬼物此时已经彻底的走到了我的身前,我看见他伸出了那鹰爪似的手向我抓来。我想闭上双眼,可是我不甘心啊。

  就在这生死一瞬间,一道金色的光芒飞了过来,打在了那鬼物的身上,溅起了许多小火花,和一阵白烟,直接把鬼物打出了好远。

  我向我的身后看去,一个令我激动的身影出现在哪里。一身帅气的黑色西服,加上那蓬松的发型和那标致的五官,简直就是少女杀手啊。只不过出现在这个地方显得有点不相称。

  没错,这人就是乔亭天。乔亭天手里拿着八卦镜向我走来,刚才的那道金光就是这八卦镜发出的吧。乔亭天走到我的身前把我扶了起来,然后把八卦镜丢给了我。“这个你会用吧?“我动了动那已经麻木的手脚说道:“废话,这玩意我当然会用,我小时候在家无聊,可没少研究这些东西。”

  乔亭天白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直接走向那鬼物。那鬼物再次大吼了几声,那每一道吼声都直接震到了我的心灵深处,令我难受无比。

  但是乔亭天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似的,乔亭天走到鬼物的身前直接对鬼物喝道:“身前就已经为祸一方,难道死后也想继续害人吗,莫非你是想魂飞魄散?”

  那鬼物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乔亭天的话,但是当乔亭天说出魂飞魄散的时候那鬼物的身体明显的抖动了几下。但是只是瞬间抖动,随即那鬼物就向乔亭天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