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已经十八岁了,准确的来说,过了今天的十点我就十八岁了,因为我是夜里十点左右出生的,生日一过我就成年了。

  现在我已经考上了大学。十八岁这个年龄上大学的人不算多。我算是个例外。因为我由于一些原因不能顺便的出门,所以我平时在家里无聊就自学起了高中的课程。

  在我高一的时候,我就参加了高考。结果成绩还不错,被一所还不错的大学录取。然后我就在我父母的千嘱万咐之中独自踏上了求学之路。

  本来父母是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去的,但是在我的劝说再加上这些年来一直的风平浪静之下我的父母终于妥协了。同意了让我自己一个人去上大学,不过爸爸却特意的嘱咐了我让我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戴着那枚铜钱。我调皮的说道:“知道啦,知道啦,你儿子我都这么大了,不用你们担心了。”

  爸爸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这样我去了外地的一所大学。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十分高兴的。在前几年由于种种的原因我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那段岁月是无聊的,在那段岁月里,我为了解闷,就在家里,自学课程,练习散打,武术,还学画画。甚至还学过做饭,种菜。可见当时的我是有多么的无聊。

  不过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我学会了高中的知识,而在武术方面也有一点成就,只不过没有和别人对战的而已。那段岁月我的性格不仅没有变得寡言少语,而且还经常和爸爸妈妈唠嗑,问这问那的,比如那个地方开了个什么店,谁家谁家娶亲.........反正那时候的我,对这些是比较好奇的。我爸爸当时在县城里的一家工厂里上班,由于我父亲上过学也算是知识分子,所以在厂里是一个车间主任。我爸爸当时带我去过几次工厂,爸爸当时是怕我在家里会憋出个什么病出来。所以偶尔就带我去工厂里玩玩。每当爸爸带我去工厂玩的时候,我都高兴的手舞足蹈。好不容易可以独自的去外地上大学了,这对于恢复“自由”的我来说无疑是这几年来最开心的事情了。

  提着行李我来到了A省的一所二本大学。我报考的是艺术系,这年头报艺术系的男孩子并不多。艺术系的学生大多数都是一些女孩子。

  我报艺术系完全是因为我十分的喜欢音乐。来到学校经过一系列的报告后,学校给我安排到了520寝室。当我看到这寝室的号码时,我不由的撇了撇嘴好有爱的寝室啊。推开寝室门,我径直走到了床铺前把我的行李放到了下铺的床上。

  “喂,兄弟,你也是这个寝室的?”这时我才注意到从卫生间出来的一位同学。一副白净的面容,那好看的眉毛,配上一头蓬松的头发。再加上他那另女孩子都要嫉妒的白泽的肤色。简直使这男子成为了少女杀手。

  但是我是一个正常的男性,对帅哥不怎么感兴趣,唯一令我感兴趣的就是这男生身体隐隐约约的有一股金色的光芒。我小时候就可以看见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不过自从十岁那年以后就很少看见那些东西了。

  ,看正q版章节{上_w酷J0匠-网`

  “嗯嗯,我也是这个寝室的。”我对那人友好一笑。

  在随后的聊天中我知道了那同学叫做,乔亭天。用乔亭天自己的话来说他们乔家可厉害着呢。但是具体做什么的他就是不说。而当我问他为什么报艺术系的时候,他却说他本来是没有上学的,只不过就在前一段时间,他奶奶让他来这所大学来上学,而且指明要报艺术系甚至连寝室都安排好了。我一脸的震惊,你一天学都没有上过,你怎么可以直接到大学来上学?乔亭天则是一脸淡然的说道:“我早就把学校的这些课程给自学完了,至于我上大学这事,我爷爷给学校的领导说一声,就可以了。”

  我不由的吞了吞口水。这乔家的背景还真不小,人家梦寐以求的大学,人家乔亭天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不由的对乔亭天高看了不少,这乔亭天明显就是那种家庭背景强势的少爷,可是人家却并没有那种恶少的作风,从乔亭天住寝室就可以看出乔亭天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但是乔亭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直接毁了他自己的形象。这520寝室住进了你和我这样的大帅哥,估计明天学校的女生就该把我们的寝室给围个水泄不通吧。乔亭天猥琐的笑着说道。

  我听后一阵恶寒敢情,这乔亭天就是一个闷骚男啊。这男寝室咋可能被女生给赌个水泄不通?虽然说我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帅哥,但是我却远远没有自恋到乔亭天这个地步。这个寝室是三个人住的,现在只来了我和乔亭天两人,还有一个人没有来。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后已经是正午了,我和乔亭天去了学校的食堂吃点东西,然后就围着学校转了起来。

  学校的风景不得不说那是十分的美丽。学校有着美丽的小竹林,也有着一些奇花异草,各种树木也挺多的。这是学校前方的景象。

  但是正当我要好好的欣赏这景色的时候,却被乔亭天直接拉到了学校的后方。来到学校后方我呆住了,因为学校的后方是一处荒园,荒园上长着许多足有一米多高的杂草,看上去还有许许多多的坑坑洼洼,好像丘陵一样的小土堆。

  这荒园被学校的围墙给围了起来,从外面看起来并不能看见这学校里面的这处荒园,其实这荒园的面积也不算是多大,大概有一个半的足球场大小。按理来说学校应该早就开发了这处荒原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学校却留下了这处荒园。

  很难想象一个学校的后面竟然还会有荒园。我看到这荒园后我感觉自己浑身一个激灵,阴冷的感觉一瞬间就席卷了我的全身,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夏天会有这种感觉。我再看向乔亭天,乔亭天的脸色非常凝重,过了一会又自言自语道,阴气如此的浓郁,怨气滔天。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由于我爷爷就是风水先生,所以我对乔亭天说的话还是可以听懂的。我不由的又对乔亭天好奇的几分,乔亭天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懂得这奇门遁甲,风水一类的东西?难道他是道士?乔亭天盯着这荒园看的出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