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上老老实实的又俯了一阵,感觉到真的没有什么了,这才小心奕奕的站了起来,却见这个地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箭羽。不由得心中狂跳,暗自庆幸自己刚刚没有直接摸那神像,要不然自己现在一定变成了马蜂窝了。

   我的心中也不由得暗道这个纯阳真人小心的很,为了一个传人竟然设计了这么怪异的机关。当下也不敢大意去触摸那神像,想了一阵,只见我小心的又俯在了那园圃上,用手中的剑推到纯阳神像的边上,一用力,就见那神像发出磨动的声音,转开了,却并没有什么东西再飞出来。

   我不由得感觉到自己很可笑,竟然这么滑稽小心,却是自己太小看了纯阳真人了。马上站起身,只见那纯阳头像转开了之后,那神像背后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地洞。里面红光射了出来,照射在我的脸上,让我看上去显得非常的诡异。

  /…更Y#新U最:快+8上%酷@匠网}M

   我知道自己要死,挡也挡不住的,当下手中拿着纯阳剑向着那里走了过去,从上面望下去,只见下面是一个密室一样的石室。那中间有一口大理石砌成的石棺,那石棺四周被红色的珠子围着,那些珠子都闪着微红色的光芒,将整个石室照耀的通红,显得非常诡异。要是换了一个胆子小的,只怕早就耐不住,跑了出去了。

   我定了定神,脸上竟然从进来这里之后首次出现了那种冷酷的表情,这样的表情才是我冯庆应该有的,仿佛在这一瞬间,我又完全恢复了原有的自信,手中的纯阳剑似乎也感应到了新主人的变化,发出一声龙吟。

   我的双目冷冷的扫视了下面一眼,纵身跳了下去。单足点地,我落在那一丈多高的下面之后,感觉到一种温热的气息,让自己好不舒服。

   走进那石棺,我见这里并没有别的东西,看来只有石棺中有可能了,当下向着那石棺道:“纯阳真人,数百年来,冯庆第一个进入了这里,希望你不要怪罪晚辈打扰了你,得罪了。”说着,却见我单掌推出,那石棺棺盖发出一阵似雷响的声音之后,应手而动,退了过去。

   我的眼中一亮,只见,棺材里面横躺着一个人体的骨架,慢慢的推开了石棺之后,我才看见那骨架尽头放了一个小铁盒。

   我心中一喜,走过去将那铁盒拿在手中,只觉得它大约有十多斤重,的确是用寒铁铸造而成。

   铁盒上面并没有上锁,看来纯阳真人并没有想为难到了这里的人了。

   我小心的将铁盒打开,只见一张像是什么兽皮的东西折叠着放在里面,我不由得觉得奇怪,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存在数百年而不坏?不禁将它取了出来。

   入手很是柔软,我激动的将那东西展开,却见上面竟然写着许多红色的大字,可是却也让我傻了眼了,因为我发现这些字我真的不认识。

   我有些不甘心的仔细的看了一便,却依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由得心中一阵冰冷,难道就因为这样功亏一篑?难道自己出去找那些考古专家去不成?“考古专家?”我双目一亮,似乎是看到了一些希望。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精神一振,将那东西放在了怀中。

   向着纯阳真人的尸骸拜了一拜之后,走过去就要将那棺盖盖上。可是我却无意中看到了那棺盖上竟然刻着许多的图象,不由得心中大奇,将棺盖翻转了过来,在红色的光芒下,只见那棺盖上正是刻着一些简单的人物像,那些图象上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一些招式的样子,而是画着的一些打坐的样子,而且那些人物像上面还画了许多的点点圈圈,像是人身上的各大穴道的方位。

   我看的不禁一阵大喜,忙仔细的观看着,只见那图象下面还有一些文字,我虽然并不认识,但是也可以猜测出来那一定是一些解说了。我哪里管他那么多,仔细的观看了那些图象之后,感觉到似乎心中有些被牵引动了。不由得静下心神,用心的揣摩起其中的意思起来。

   只见我时而眉头紧皱,时而展眉一笑,看的入迷了。我这一看,就忘记了时间,只见他已经坐在了那地上,仔细的揣摩着那些图象的意思,有的时候还在那里用心的比画着,时间飞逝,但是这个地洞中却不知道外面的时间,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过了很久很久,我似乎是看完了又一个图象,不禁伸直了双手,打了个哈欠,然后再伸了个懒腰。突然肚子中传来一阵呱呱的叫声,我这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饥饿,不由得才想到自己已经看了很久了。此时我心中也才想起先前自己担心的问题来,自己竟然一直还没有找到可以出去的路。

   此时他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要是自己不能出去,只怕就得饿死在里面了。我拿了纯阳剑刚想出去,可是突然又发现一个更严重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总不能将这个石棺也带走吧?难道这个自己冒险才见到的东西就这样放弃不成?

   我心中不由得一阵为难,自己要将这个图谱记下来也不容易,刚刚看了这么久,才看完了两个图。这里最起码也有几十个图,等自己记完它,只怕也饿死了。正在他犹豫为难的时候,却突然闻到一股清香,这种清香不仅没有让感觉到更加饿,而是让他感觉到就像是正在吃着东西,给自己充实着能量一般。

   我不由得一阵奇怪,竟然有这样的事?我不由得寻着那香味走去,却发现是从那上面传来的,我不禁更加好奇,自己刚刚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感觉到这种味道?心中想着,走到那洞口,向上看了看,杀腿一弯,一个纵身就跃到了上面。再次仔细打量着这个有纯阳神像的地方,却见那中间的那个似乎是盛着一池子开水的潭中竟然生长着一株很难见的植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