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潭却竟然是深的出奇,我只感觉到耳朵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水压,非常的难受,可是脚下还是没有站在水低的感觉,身子在那蛟龙的推动下依然快速的下沉着,他不由得大是担心,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自己的梦想,自己的那些女人们,还有这么疼爱着自己的父母,直到这个时候,我在感觉到死亡已经是这么的接近我,我才真正的感觉到死亡的可怕,这种死亡的气息让我不禁心中一阵黯然神伤。

   正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我眼前一亮,只见那水底远处,一个有些明亮的洞出现在那里,而且好象这里已经到了水底了。

   我心中不由得一动,冷哼了一声,双手用力,将那蛟龙的嘴巴向着一边推出,那蛟龙受力之后,马上身子被我大力扭转的一歪,只见它依然同我连在一起,只是在水中平衡的转动,让我与它倒转,我的碍自己身子转到背对着那亮处的时候,便不再发力,任由那蛟龙再用力将自己推向了那个亮亮的洞口处。

   感觉到距离那洞口近了,我突然身上的衣服与长发向着后面飘去,而且感觉到后面一股强大的吸力将自己的身子吸了过去,令自己后退的速度更加快速。

   我不由得心中更惊,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可是又看不见,心中想着,将头艰难的向后转了过去,眼角所到之处,却见一个明亮的大洞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原来是洞的两边水面高度不一样,形成了回流,这边似乎要高一些,水流快速的向着那边而去,所以才产生这么大的吸力,将自己与那蛟龙吸了过来。

   我心中成心想要看看那边是什么样子,看它那边这么亮,心道一定会宽敞明亮一些,或许自己到了那边情况还有一丝转机。

   我正在想着,猛然身子一阵晃动,我只觉得一阵难受,身上似乎都要为那水流冲散了一般,而且那水中的一些流动的石子击打在身上或者脸上让我疼的几乎叫出声来,要不是害怕自己张口后被那水灌满肚子,我到真要叫出声音来了,突然,我感觉到手上一松,身前似乎失去了那蛟龙的影子。

   原来是那强大的水流将我与那蛟龙冲散了开来。

   我心中不由得大喜,身子快速的经过了一条似乎是很远的水洞之后,突然眼前一亮,身上也是一阵轻松,原来已经到了洞的这边了。可是还不待我看清这边的情况,就听身边低沉的怒吼,我大惊,转头便见那蛟龙竟然就在自己右边不远处,此时正看到了自己,双目发出仇视的目光向着我游了过来。

   我的脸色一变,此时哪里还有力气与这个似乎有着用不完力气的畜生计较?当下手脚在水肿连连拍打踢出,身子也便快速的向后面退去。

   只见那蛟龙与自己越来越近,我感觉到背后似乎距离岸上不远了,当下牙关紧咬,双手全力送出,巨大的掌力在水面上扫出一道深槽,那水面似乎从中间分开了一般,掌力一下就到了那蛟龙身前,“碰”的一声,一掌打的结实,我的身子应声而起,脱离了水中,直飘到了岸边。

   那蛟龙整个身子在受力后向后推了许多,然后发出一声怒吼,继续向这边游了过来。我双足沾地,才觉得塌实了许多,见那蛟龙再来,似乎也不怎么害怕它了,想它在水中厉害,但是在岸上似乎自己也不会输它多少了。

   我没有时间看这边的情形,就见那发怒的蛟龙怒抠着到了岸边,尾巴在水中有力的一摆,身子便向着我而来,那似乎已经被我击的淤肿的龙头与那精光直射的双眼怒瞪着我,在空中尾巴一个神龙摆尾,呼呼的风声让我几乎站立不住,不禁有些骇然,这个家伙这么到了着边这么拼命卖力了?

   我心中想着,当下也不敢大意,一记手刀迎着那扫向自己的龙尾劈了过去。

   “砰”那蛟龙疼嘶一声,身子被我凌厉的一记手刀斩的弯了一弯,可是它疼呼一声之后,那有力的尾巴还是扫中了我的右侧肩膀处,将我扫飞了出去。

   我在空中也是疼呼一声,一口鲜血雨雾般喷了出来,睁眼望去,却见那蛟龙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抢了上来,尾巴一伸就要将我的身子在扫过来,似乎很是担心我的身子接近什么似的。

   我的头脑有些发胀,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拼了命的攻击自己,自己不就是在那寒潭中洗了个澡吗?也不至于这样拼命的攻击自己吧。虽然知道厉害,可是现在的我却是对它这一击不能做出反应了,那飞身在空中的身子再次重重受到一击,转了个方向之后,向着那墙壁上狠狠的撞了上去。

   石壁上一些附带的草灰杂石等东西纷纷落下,将我弄的满脸是灰尘,好不狼狈。可是那蛟龙似乎还不想放过我,已经快速的向我这里游来。我已经顾不了身上的疼痛,知道这样下去自己飞得被它弄死了不可。

  M更:?新}●最$.快J;上'\酷$匠n网

   双眼飞快的四周瞄了一下,这里好像是个大的山洞,没有见到外面的阳光射进来,可是却非常的明亮,那水很清凉,因为自己刚刚与蛟龙从那水中出来,那水面上出现一波波的绮涟,闪动着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我还不及细想这是怎么回事,就见那蛟龙已经到了自己身前。

   我见到它这么强悍,心中也是一狠,我冷哼了一声,双手手掌紧紧抱在一起,一个闪电劈连连砍出,只见那蛟龙被劈的连连倒退,声声凄厉的疼呼从那血口中发出,很是悲惨的样子,可是我此时哪里还有手软的份,它不死自己就得死,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它死的好。

   那蛟龙被我劈的吃疼,身上似乎都肿了起来,不过它也是强悍的紧,尾巴在空中反扫而来,向着我的面门就砸了过去。我现在似乎也是拼了命了,单手手肘拐出,挡了上去,另一只手却还是不放过了那蛟龙,一个霸道的掌力击出。

   “碰”地一声夹杂着那蛟龙一声凄厉低沉的啸声,我与那蛟龙分开,“哗”的一声,蛟龙落在了水中,我也重重的摔了出去,落在那坚硬的地上,又是一口血水忍不住吐了出来。

   那本来飘逸的长发现在张狂凌乱的披在肩上,我半跪在地上,眼中冷酷的看着那水中,似乎是等待着那蛟龙的再次出现。

   可是等了一阵,却也不再见那蛟龙出现了,我心中不由得一阵迟疑,难道自己这一连串攻击就将它做了?可是又似乎不像,或许是它怕了自己也不一定了。

   我心中嘿嘿一阵得意的大笑,艰难的站了起来,左手紧紧抓住我那伤的很重的右臂伤口处,小心的走向了水潭边,想看个究竟。

   只见我现在的样子好不狼狈诡异,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划的破烂不堪,英俊的脸上也划了一道轻微的伤口,一些淡淡的血丝顺着脸夹流着,只见我那裤子的右脚下面从膝盖下面就已经没有了,巾巾条条的挂在身上,那脚下几道深深的伤口还在大量的流着鲜血。要是让冯文杰或者兄弟帮的兄弟看到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是要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冯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