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凤哪里知道我先前还能笑,现在竟然在受了这么几下撞击之后竟然就这样了?听了我的话之后,马上抓起我手中那已经被我手掌上划破的伤口中流出的鲜血染红的手机,找到了的电话之后,马上打通了。

   张凤听到了那边一个成熟的声音之后,张凤马上哭着说道:“冯大哥,我,我是凤儿,现在,现在阿庆受伤了,他叫我打电话要你来接他啊。”

   冯文杰本来在睡觉,听了张凤的话之后,马上惊醒,坐了起来说道:“什么?你们现在在哪里?”

  !√酷/匠in网永J久b免费-看小说

   张凤忙说道:“我们现在在东泰商业大楼,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层,不过应该在上面的几层,阿庆是撞破了窗户后进来的。”

   冯文杰马上说道:“你等在那里,我马上就来。”说着挂断了电话。他并没有问冯庆现在怎么样了,因为没有必要,这样问只会浪费时间,同时他也相信他的兄弟虽然已经伤的很重,却也不会死的,不然也不会打电话叫自己了,他身旁的美女见他起身,不由得说道:“出什么事了么?你现在穿衣服干什么?”

   冯文杰也不同她说真话,免得他多嘴,当下说道:“你先睡,我有急事。”说着便匆匆出去了。

   刘大屠子在张凤也落下去之后,便马上向下望去,虽然是晚上,但是以他的目力,依然可以看清,却见冯庆竟然在那空中顿住了身子,不由得一阵奇怪,他虽然目力极强,但是冯庆手中的那根细丝却是不能看清的了,他只见我接住了张凤之后,便撞向了大楼,一声巨响之后,便已经不见了他两人的身影。

   刘大屠子脸上露出一丝宽松的笑容,看着那刚刚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划破的两只飞刀深深的插在那水泥栏杆中,自语道:“既然这样你都不能死,也算是你命不该绝,我就等待你的成长。”说着,只见他身子几跃,已经消失在这还弥漫着血腥气味的天台之上。

   深夜,市中心医院。

   冯庆正静静的躺在那宽大柔软的床上。夏叶璐与张凤两个女人正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一脸担忧的望着脸色苍白的我。

   冯文杰站在一边,眉头紧紧皱着。陈苍海正在那里给我包扎我身上被那玻璃划伤的几道醒目的伤口。

   过了一会儿,陈苍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望着冯文杰说道:“文杰,冯庆的伤我想你也知道,你还是快想办法吧。”冯文杰点了点头,却是不语。

   张凤一听,马上红着眼睛,拉着冯文杰的手焦急的问道:“你快说啊,阿庆怎么了?还能好么?”夏叶璐也期待的望着他。

   冯文杰向她枯涩的一笑,安慰她说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让冯庆好起来的,不过我得马上去张家界找马克他师傅玄武真人才行。李军,你快去打电话叫手下给我准备一架去张家界的飞机,要马上。”

   李军连连点头,担心的看了冯庆一眼之后,拿出手机出去打电话了。当晚,冯文杰便一个人在众人的担心与期待中带着冯庆去了张家界市,张家界市是一个还没有受到过城市污染的城市,这是一个以旅游业发展起来的乡村城市。这里的名山大川近几年来是中国最出名的旅游胜地,九天洞,天子山,九龙寨,无数天然而长的世界奇观让海内外的游人留恋往返,这里有着古老的名族文化,一些世人少见的名族迷传让世人大是称奇。

   一处大山之中,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山谷中,几间木屋独立于山林深处。早晨的山林是清凉的,特别是秋季的山林,辰风吹落已经干枯发黄的树叶,片片树叶围着它的树根散落在地上,将地上铺盖成一轮金黄色的圆圈,远处看来,到似那大树映成的金色影子。在着深山林中,突然一条灰色的身影在山林中快速的穿梭而来,那人速度迅速,不一会就来的近了,却见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张硬朗的脸上显然挂着担忧之色,只见他液下竟然还夹了一个少年摸样的人,他步伐轻逸,虽然带了一个人,却也快许到这样的程度,要是让人见了,不被吓倒才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