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打越吃惊,也是越来越无奈,感觉到每次刘大屠子的出招都是这么的让自己难以招架,自己已经从开始的连连还手变成了只有防守的份,让自己向来就是先发制人的凌厉攻击不取作用,原来自己在他的面前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心中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无力。

   突然,刘大屠子眉头一皱,只见我竟然无视自己这强劲的一记手刀,身子直接撞了上来,而他也是双手成掌印向了自己的胸膛。

   刘大屠子心道“你岂不是找死?”当下也不留情,手刀依然斩下,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推出,同他双手再次相交。

   “碰碰”接连两声,只见我再次飞出,同时飞在空中的他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血雾一般的弥漫了夜空。

   刘大屠子心中一动,赶紧追出,却是想要防止我像对付司马凌风一样逃走。却听叮叮两声,两道闪亮的精光从我那倒飞出去的身子上飞了出来,两股强大的冷风袭向了自己。

   刘大屠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得不强行将身子闪开,让那两道精光擦身而过。他只觉得身上一凉,不由得望去,却见身上竟然出现了两道口子,却是被什么东西将衣服划破了。还不待他吃惊,便又感觉到劲风当面而来,心中一阵惊骇,抬头就见我嘴角挂着血丝已经攻到了自己身前不足三迟远的地方。

   刘大屠子不由得暗叹一声,连忙出手当去,一时间只见他身子连连后退,却是被我所迫,我借着这受伤的危险得到了这个主动进攻的机会,哪里能够放过他?生死之战岂能有丝毫同情之心?只见他双手之间那先前还没有使出来的霸道功夫完全没有保留的使了出来,却是想将刘大屠子一举击倒。

   刘大屠子虽然是一带武学奇才,比我厉害了不少,但是现在也被他搞的忙乱了一阵,双脚连连后退,不几步就已经推到了天台边缘,看的张凤心中大惊,要是死了人怎么办?但是却也不敢叫出口让冯庆分心。

   刘大屠子突然一脚踏空,心中大惊,当下冷哼一声,身子猛然一转,厕身让了开来,同时一掌拍向了我。

   我身子在空中,不能刹住,见眼前一空,自己的身子已经将要飞出天台,心中大惊,想要变身,却又无处借力,不由得轻叹一声,不过见刘大屠子一掌拍到,心中顿时闪现一丝希望的光芒,当下也一掌迎了上去,只听一声巨响,我本来与天台边上成九十度飞快飞出的身子在受了着一掌之力之后,偏了一偏,向着天台右边,擦着那高楼落了下去。

   刘大屠子心中一叹,不由得望去,却见我那身子在朦胧的城市灯光中擦着着大楼飞快坠下,刘大屠子正注视着我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边一动,眼角便见张凤竟然一声不吭的也向着这百层高楼下面跳了下去,刘大屠子大惊,慌忙伸手向着她的手臂抓去,张凤被他手牵动了一下之后,却用力一挣,身子受刘大屠子这一拉之力后,也擦着这楼房落了下去。刘大屠子看的脸色大变,不由得心中一阵惋惜。

   我受了刘大屠子一掌之后,身子在口中变了方向,同时因为受创,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我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身子下坠的越来越快。不用十秒,我绝对将便成一堆肉饼,结束我短暂的生命。

  #D酷匠◎网T唯de一:正)@版,b其P…他都s_是盗‘_版X=

   可是我却笑了,没有人能够相信我此时竟然还能够笑的出来,一个在死亡边缘上的人,特别是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愿意死?

   我当然不想死,只见我看准了身侧那大厦的边上一根手臂大小的钢管,伸手指向那钢管,只见一道黑色的细丝嗖的一声从我手中飞出,在那钢管上缠了数圈,然后随着我身子的下坠那细丝拉直,只见我的身子在空中上下晃动了几下,便悬在了高空之中。

   我心中至此才算真正的放心了下来,自己好不容易从冯文杰那里的到的这玩意还真管用啊。

   我正得意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头上呼呼风声传来,不由得望去,脸色大变,原来却是张凤跟着自己死来了,这时我可不知道是该心中安慰还是该骂人了,这个死丫头纵使真要与自己同生共死,也得先见了自己的尸首再行动啊,怎么能够这么卤莽?眼见张凤的身子已经到了自己上边不远,我却不敢多想,不管自己体内已经越来越觉得难受的感觉,急忙伸手向她抓去,感觉到手上已经抱住了她的身子,我心中一安,要是这个丫头真死了,自己可要遗憾一辈子了。

   张凤也觉得自己的身子竟然在空中强行被人抱住了,不由得睁开她美丽朦胧的红眼睛看去,只见这个熟悉的英俊面孔嘴角边还挂着血丝向自己笑着,不由得心中大喜。可是还不待他们高兴,我就感觉到手上一疼,却是那细细的特殊丝线将自己的手划破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而且由于再次受到这么大的力道的冲击,那本来紧紧可以容一个健壮男子使用的细丝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我心中大惊,银牙一咬,果断的手上一用力,借那细丝之力,抱着张凤的身子,将张凤护在怀中,用自己的后背向着那身旁的铝合金窗户玻璃上撞了过去,而他手中的那特制细丝也刚好应力而断。

   “啊”张凤吓的尖叫一声,不过马上被“砰”的一声回归年脆响掩盖。却是那铝合金钢化玻璃竟然受不住我那运满了劲力的后背撞击,应声而裂。我便同张凤两人双双挤进了那楼中。

   我虽然背后巨疼传来,却是哼也不哼一声,进入了这大楼之后,眼睛发出闪亮的精光,一眼扫视了整个房间之后,看到这里似乎是个办公室的样子,眼看两人就要双双落在那办公桌上,我冷哼一声,身子强行在空中一转,就见我已经将张凤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我自己则是后背重重的摔在了那办公桌上,“喀嚓”一声,那桌子哪里受得了两人从这么高下来的冲击?被我那结实的后背压塌了下去。

   “啊”这次是我口中发出的疼苦叫声。张凤感觉到我的痛苦,马上翻身下来,接着外面射来的微弱光芒,只见我口中鲜血一口一口的喷了出来。不由得大急说道:“阿庆,阿庆,你别吓我啊,你说话啊,我们去医院,走,我带你去医院,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说着只见她将我的手臂抗在了肩上,就要抚我站起来。

   但是却听我痛苦的呻吟说道:“凤儿别别动我,不不要动我。”说着只见我又是一口血从嘴角溢出来。

   张凤见了,哭着说道:“好,好,我不动你,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帮你啊?”她见冯庆这样子,心都要碎了一般,早就已经能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由得有些显得六神无主,只有焦急的看着那已经快要没有气的冯庆。

   只见我艰难的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断断续续的说道:“打,打电话,给给冯文杰,叫叫他来接接我们”说着,只见我身子一颤,又吐了一口血,之后便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