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婆婆身子几闪,算是勉强没有让他这霸道的一刀砍到,口中冷哼一声,双手成拜佛的手势,说道:“你也试试我这招。”

   我见他的手势,心中就是一惊,脱口道:“大悲掌?”他实在是没想到一个深通太极的高手还能使出这么厉害的佛门禅功。当下也不大意,口中喝道:“着。”

   就见那化手刀成掌迎着他那一记掌力而去。“碰”一股无形的气劲四下散来,只见两人纷纷倒退,都是惊讶的望着对方。

   我那嘴角的血丝又添了一层,而金花婆婆却也是双手抚在胸口,似乎很疼的样子,有些不信的看着脸上挂着笑容的我。

   我却是不等自己站定,双足向后一撑,在地上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之后他身子又已经向旋风一样旋转在空中,双手两掌心相对,指尖向钻子一样钻向了还没站定的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大惊,心道要糟,哪里会知道这个家伙竟然拼了不后退御去指尖的掌力而受伤也样这样进攻?心中一阵无奈,看来自己的心血真要送人了。

   轻叹一声,无奈匆忙出手,一个巨大的劲气团应手而生,越来越厚,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同时他也闭上了双眼,因为他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碰”再次一声沉闷的巨响在林中升起。金花婆婆心中一阵奇怪,怎么这力道这么微弱?不由得睁眼一看,脸色一变,却见我竟然在空中口吐鲜血,倒飞出去了两丈之远。那飘逸的长发似乎凄厉的飘到了脸前,一丝血水在空气中画出一条淡淡的红线。清爽的空气中马上出现了一丝血腥气味。

   金花婆婆吃惊的看着我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头稍微一动,就见眼睛的死角方向正站立着一个灰色的人影。不由得望去,就见一个五六十来岁的老者正轻笑的看着那空中的冯庆,看上去很威严,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他身上似乎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息,让人望之生畏。

   金花婆婆看到他便笑了,那人也转过头来,看着他笑道:“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厉害了,除了刘大屠子这个小子就是我所见最厉害的人了。”说着向着他担心的道:“你没事吧?”金花婆婆摇了摇头,道:“还多亏凌风兄及时赶到,不过我今天却是真的输了”说着,脸色却是一暗。

   那个老者忙道:“金姐姐这么多年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了,怎么今天还不能看淡胜败?”金花婆婆听了,当即一愣,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点头道:“是啊,我倒是老糊涂了,胜败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老者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那已经落地的冯庆,看着他英俊的面容上却还带着一丝笑容,心中顿时生出一分亲切感,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人。

   我被一股突然插入的强大力道撞开,气血翻腾,落地后就看到了这个老着,见他与金花婆婆说了一会话,忙尽力两体内的闷气疏通了一下,见老着望向自己,当下半跪在地上,单手撑地,道:“前辈好掌力,我果然是井底之蛙,世界之大,怕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了。”

   那个老者见我还能说话,赞许的看着我说道:“老夫司马凌风,刚刚也是不得已出手,你没事吧?不过小兄弟也是好掌力,老夫道是佩服的紧。”

   我想了想,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人了,苦笑一声道:“晚辈不是您老人家的一招之敌,又何来的好掌力了,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酷匠网i正E8版首《发%

   司马凌风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阵,说道:“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实在是很难得了。”他眉头一皱,望着我又道:“你就是那个兄弟帮的二把手冯庆?”

   我心中一惊,不知道他是何人,竟然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想到他刚刚同金花婆婆谈话中提到的那个“刘大屠子”来,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满脸杀气的面容来,心中一动,开口道:“你认识刘大屠子?”

   司马凌风听了双目一亮,道:“你见过刘大屠子?”显然是有些吃惊。

   我心中真的很惊骇,这么说他是王虎的手下?他到底有多么的厉害,竟然能够御驾这么强悍的老人?我不得不吃惊,要是有这样的对手,那么自己的兄弟帮就是再厉害,在这些恐怖的人物面前还不是形同虚设?自己又拿什么来同他们争斗?想到这里,不由得感觉到自己以前的梦想已经距离现实是那么的遥远。

   那个老者看着我的脸色变的暗淡了不少,似乎没有了先前见面时候的霸气与斗志,不由得一阵奇怪,可是想了想又是一阵释然,向着我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看轻了自己,你是我所见过第二个厉害的年轻人了,将来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又何必灰心?”

   我听的心中一怔,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胆怯了?突然脸上一股强大的自信升起,让那司马凌风与金花婆婆两人看了心中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此时还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