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击出了这一招之后便站在那树枝头上笑看着金花婆婆,见他这么漂亮的一招,口中喝了一声好,虚空中一指点出,那树球在空中一下子爆开,绿粉纷飞,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势逼近,心中一惊,就见我在点出那一指之后整个身子都已经能够攻向了自己。见他来的迅速,心中微惊,见他一拳带着呼呼劲风击到,当下也不多想,双手成抓伸出,抓住我击来的那一个手腕,然后双手看似极柔和的像着一个方向画着太极图案。

   我心中也是大惊,感觉到知道的手腕被抓住后,力道沿着手臂传了过来,心中一惊。横在空中的身子竟然三百六十度一个大翻滚,御去了金花婆婆那太极里道的攻击,然后那只被他抓住的手由拳变抓,反抓住了他手腕,向下一扭,动作却是比起金花婆婆的柔和来要霸道钢猛了不知许多。

   金花婆婆也知道自己不能一招伤了他,但是却也没想到他动作如此只快。手上受力,当下不敢怠慢,身子足上头下的向着我头顶翻了过来,同时单漆顶向了我的背后,而他另一只手也已经成掌,如同蛇扭动一般,已经击向了我的后脑。

   我的心中暗道一声好,见不能扭断他的手掌,却还要被他击伤,急忙身子在树枝上一点,身子急滑了出去,那只拉着他手的手一用力,却是生生将金花婆婆拖了一截距离,让他那一招使不完全。同时他也是单掌上举,接上了他击向自己后脑的一掌,碰的一声,两人双掌相接,却是因为我将金花婆婆的手抓住,而我又受到了金花婆婆那一掌之力,只见两人同时落向了树下。

   树枝折断的声音响了一阵之后,两人都已经站立在林中的地上。两人相对一丈来远而立,双目想交,都是闪过一丝佩服之意,心中都觉得畅快。

   我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说道:“太极的奥妙金老看来领悟了不少,倒叫晚辈佩服的紧。”

   他刚刚在下面,脚下无处借力,却是被两人相对的那一掌击成了小伤。金花婆婆并不得意,看着我心中微惊,没想到他受了自己这一掌之后还能没有事,自己反而有些手臂发麻了,见冯庆说话,当下说道:“太极博大精深,金某也只是学得了一些皮毛罢了,不知公子高姓。”

   我微微一笑说道:“晚辈冯庆,今天能够与太极大师一战,也是晚辈的造化。”

   金花婆婆看着他突然眉头一皱说道:“冯庆?”想了想似乎想不出什么,接着说道:“你年纪轻轻,就能够有如此修为,本应该是我中华之富,却为何走上了这样的道路?难道教你的师傅就没有告诉过你学武之人不能不讲道义二字的么?”

   我听的笑了一笑,说道:“我说怎么蜘蛛会在金老这样的人物带领下会甘愿在飞虎门之下做一个默默无闻的门派的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金老说的是,学武之人怎么能够这样,我们不能忘记了是华夏子孙,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生存,我想要活的潇洒,想活的无拘束,更想妻妾成群,要是我不选择这样的生活,又怎么能够实现?再说了,这个湖阳市的黑道都太烂了,没有一个像样的,我也看不下去了。为了我湖阳市的强大,我们湖阳市黑道也得统一才行。”

   金花婆婆听的心中一惊,此子好大的口气,难道他是想要统一湖阳市?想要去挑战湖阳市顶尖黑道权威?心中骇然,不由得道:“就凭你现在的势力就想要去争霸湖阳黑道?”他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以你现在的水平,纵使能够敌退了我,也不能成功的湖阳市上称雄。世界很大,你也还年轻,不如尽早回头吧。”他说这话,却是诚心诚意的,他的确很欣赏冯庆的魄力,一个这么年轻的孩子就能够训练出来这么强悍的黑道帮会出来,的确不简单,他不愿意看到这么有潜力的一个少年走这样的邪路。更何况他还知道一个湖旧市存在着的真正地下王朝?

   我听他好言,当下笑了一声说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前辈好言,小子心领了,只是我心意已决,纵使将来不能轮回,也一定要走下去,至于前辈之言,我想也对,但是我冯庆想要的世界,没有人能够阻挡我去建立他。”说到这里,他身上散发出一中强大的气势,让金花婆婆看的心中大惊,这样强大的自信纵使是自己也没有过,但是却在这么小的少年身上表现了出来,难道他真的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惊讶的看着我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想必我说的话你也不能听进去了,那好,你今天只要能够过了我这一关,便由得你去乱来,但要是不能,我便废了你一身武功,免得苍生受苦。”

   我听的哈哈一笑道:“前辈怕是言重了,我冯庆又怎么能够影响到苍生了?不过今天就是你要走,我冯庆也不愿意的了。太极我今天是一定要见识一下的了,不过要是我赢了,你蜘蛛会今后就是我冯庆的了。”

   金花婆婆心中一动,道:“好,就如你所言,你要是能胜,我金某人就将蜘蛛会送与你了。”他这蜘蛛会本来就是自己所创建,送人也没有对不起什么先辈的了,今天为了能够让冯庆放手,却是压上了他一生的心血了,可见他是用心良苦。

   我虽然知道他的心意,但是听他这么说,心中大喜,道:“好,一言为定,就让我领教太极的奥妙。”说着,也不见他示礼,便如同一头豹子一样冲向了金花婆婆。

   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与人,我的心中一直这样认为。

  V酷h匠3D网E《首^发

   金花婆婆不敢大意,他知道自己与这个少年在伯仲之间,一个钢猛,一个歉柔,两者相克,这就要看两人的造化了。

   我攻击到金花婆婆身边,就像是被一股巨大的旋涡阻住,心中暗惊他厉害,手上却是成手刀,一刀划了过去,就见那从金花婆婆双手之间画出的八卦图案被劈成了两块。金花婆婆大惊,慌忙侧身,只觉一到劲风擦肩而过,身后一根小树却是应风而折。

   我冷笑一声,道:“太过温柔的东西对我不怎么起作用的。”

   “是吗?”金花婆婆冷哼一声道:“我之中相信仁者无敌,以柔刻钢的硬道理。”

   两人嘴上说着,手上却是没有停下来,呼呼的劲风从两人双手相交的地方发出。一时间林中掌风呼呼作响,两人斗的旗鼓相当,却是谁也不能奈何谁。斗了很有一阵我似乎不耐烦,狠狠的劈了一记手刀之后,说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霸者无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