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婆婆起身向着那少年大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兄弟帮的冯庆光临寒舍?金某有失远迎了。”

   众人一听,心中大惊,不由得都望门外,只见一个英俊邪气的少年正双手插在口袋中站在那高墙上,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俯视着众人,却是看也不看那正在打斗中的马克一眼。

   众人见我竟然是这么一个少年,不少人惊呼出声。马克与丁磊两人听到惊呼声,都不由得停了下来。

   马克先前听的金花婆婆说话,心中便是一喜,自己知道今天是不能完成任务的了,可是没想到冯庆竟然亲自出马了。

   来的正是冯庆,他见张凤在照顾小饮,心中想着李聪给自己的资料,便告诉张凤一声,走了出去,然后就径直来到了这里。见大门关着,却没有马克那么客气,纵身一跃,就到了墙头。他也没想到刚落在墙头就被金花婆婆发现了,心中微微吃惊,嘴上却说道:“金老前辈说笑了,晚辈冒昧打扰,又怎么能说是老前辈失迎了呢?"

   马克见了我,心中一宽,也不说话,便向着门口走去。但是他才踏出了一步,就觉得身子一阵晃动,原来金花婆婆见他要走,心中一动,一手太极中的牵引式将马克身子倒了一转。

   我见了,心中微微一笑,也不见我跃到大堂中去,伸手出掌,掌心向外一翻,就见马克又再站到了原来的样子。

  酷匠r网;$永9久jL免费(看\小nH说L

   马克心中一阵大骇,果然这个金花婆婆不是一般的人。他只觉得身子转了两下,便又恢复了轻松的状态。心中知道是冯庆出手相救,马上大步走到了我的身前站好。

   金花婆婆心中的吃惊比马克还要强许多,虽然知道心中知道他是个高手,却没想到他搁着么远还能从自己手上将马克解救了出去,这份力道,只怕自己也是有所不及了。

   我不理会众人的吃惊,笑看着金花婆婆说道:“老前辈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今天晚辈特地来拜访老前辈,就是早闻蜘蛛会是太极的传承门派之一。晚辈早就想要领教太极这门博大精深的中华武学,不知道老前辈是否能满足晚辈的求知欲?”

   金花婆婆听了朗笑一声说道:“好,江湖果然是年轻人的天下,金某也是多年没有遇上你这样优秀的少年郎了,多年来金某也懒散了,今天能遇上你这样的人物,实在是金某人的荣幸,请”金花婆婆伸手说道。

   我微微一笑,摇头道:“这里虽然清净,但是人太多,我不怎么喜欢,不如去城郊如何?”

   金花婆婆听的点点头道:“公子高见,那么你先请,我跟着就来。”

   金花婆婆这话一出口,就听丁磊等人脸色一变,急道:“师傅,你不用与他去的,小心有炸。”

   我轻笑一声,大手一挥,就见那墙下的一棵碗口大的小树咔嚓一声,从中间断为两截。树枝倒,众人再看墙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我的影子。这显然是告诉他们我冯庆要杀人,什么时候都行,根本不用多此一举。

   马克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冯庆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了,想当初教他那会,还没有这么厉害,这样子看来冯庆果然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呀!

   见我已经消失,当下也不敢多停留,飞身一纵,在那墙头一点之后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那金花婆婆见了我这一手之后,心中微惊,自己虽然也能做到,只怕却没有这么潇洒随意了。见他已经先走一步,当下也不说话,双足一点,消失在这本来热闹的大堂中。

   那些个蜘蛛会的弟子见了,都是面面相觑,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功?我一手击断了那颗树之后便跃下墙头,身子如同箭一般踏在路上的房顶上轻轻的飘了出去,要是让人看到,不被吓倒才怪。

   金花婆婆出了墙头,就见我的身影正在前面飘动,去势之快,却是吓了他一跳,当下也不示弱了,展开道家身法,闪电半的追了出去。

   两条人影在这个现代这会的屋脊上借力驰着,好不迅速。我似乎有意无意的在金花婆婆前面跑着,金花婆婆却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这里本来就是湖阳市比较偏僻的地方,距离城郊很近,两人奔了不一会,就见眼前一片绿色隐现,我嘴角钩起一丝笑意。金花婆婆就见前面的我以下子就去的老远,心中一骇,没想到他这么强悍,但是却也不胆怯,既然来了,总该要面对的。心中惊疑不定,身子家紧,两人不一会就到了林中。

   我踏枝奔行了一会,突然脚下一扫,就见数片树叶像利剑一般,撕烈空气,转眼就到了金花婆婆面前。

   金花婆婆冷哼一声,就见他足点在树枝上,双手化了一个八卦图样,那数片树叶变在那劲气形成的八卦图样中见顿住,然后像是掉进了急流中的旋涡一样在那无形的八卦中随着金花婆婆的双手转动。

   金花婆婆双手不停的在胸前画动,就见那些树叶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球。然后就见他双手向前一推,那树叶形成的小球便如同流星一般后面拖着一团绿影,击向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