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的枪指向了我,同时他身后的四人也已经将枪指向了冯文杰。在李立指枪的时候,我就已经都动手了,我没有办法不先动手,因为我不是神。

 我的瞬间爆发力完美的体现了出来,李立只见我一下子就矮身向后退到了那四人那里,抓住其中一人的手,杀脚已经将另外三人踢倒在地,手指钩动扳机。

 “砰”的一声,一枪从李立头边擦过,李立骇一惊,连忙矮头,手中的枪已经“砰砰砰……”的开向了我。

 惨叫声起,却不是我的,而是那个李立的手下,只见我将他挡在了身前,为自己挡了这几枪。虽然没有能打到自己,但是我哪里还敢停留,见那几个被自己踢倒的家伙又爬了起来,而且枪口指向了自己,李立也已经再开枪了。

 手中一把银光闪出,几声惨叫,却是有两人被我的小刀击中,而李立那只右手被插入了一把小刀。他疼叫一声,枪已经掉在了地上,但是他也是条硬汉子,忍住疼痛,左手又是一枪开来。

 我看见李立忍住了疼痛就知道不妙了,我人已经飞了起来,在空中一脚踢向那个毒龙帮正拿着枪指向自己而来的家伙。同时手中飞出一个白色东西,

 “叮,碰”两声响声同时响起。那独龙帮的小弟惨叫一声,却是一只手被我给生生踢断,而李立那一枪却也被我的小刀强行挡住了。

 李立心中一阵骇然,正要再开枪,却听见后面有呼呼的风声吹来,李立惊骇的望向后面,却见一把银白色的砍刀已经到了面门,李立惊叫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去挡。

 “啊……”

 一声长长的惨叫声从他那雷公嘴中响起,鲜血迸的老远,只见他那只拿枪的手竟然被生生砍断在地。

 李立马上倒在地上,用他那被我击中的手紧紧悟住那血水大量流出来的断口处,四周翻滚,口中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我在看到那刀光闪起的时候也是一惊,我没想到文哥的刀会这么快,快到李立手中的子弹还没有打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一刀斩下李立的手。我看见了文哥的那一刀,却是会心的一笑,心中想道原来文哥的刀法这么厉害。

 几个简单的动作将另外两个爬起来的毒龙帮小弟打晕过去之后,看着文哥,笑道:“多谢了,文哥。”

 冯文杰冷酷的脸上不带一点感情色彩,却是不理会丰含笑的道谢,而是一刀就砍向了李立。

 李立断了一手心中一惊,但是,马上右手成抓,伸出去,一下就抓住了文哥手腕,然后向下一折,就要将文哥的手废了。

 却见文哥拿刀的手一松,刀掉下来,却被文哥另一只手接住,然后一刀横斩向李立的双腿。

 李立心中一惊,没想到他这么怪的动作,自己固然可以伤了他,可是自己的双腿却也要被他斩下。

 李立动作不变,双腿用力,身子已经从文哥的身上倒翻了过去,小刀却也是反应迅速,手中单刀竟然长了眼睛一样,更着李立的身子追了来。

 “啊......”

 一声长长的惨叫声从李立那雷公嘴中响起,鲜血迸的老远,只见他后背插了一只刀。

 惨叫声过后,李立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些独龙帮的混混看见自己三大家死了,一个个都惊慌失措,就在这时大门被人强行撞开,就见林枫和李军带来了几十个兄弟。他们一进来,看到地上死去的李立,心中都是一喜。

 却听冯文杰说道:“把这里都处理好了,特别是监控室的录象带,然后把这些个毒龙帮的混混全部带回去,注意马上撤离。

 那几十个兄弟说了一声是后,冯文杰一个人便走了出去。

 “庆哥这家伙还没有死”林枫突然说道。

 我向着林枫的方向看去,看见了地上的周涛,说道:“他还没有死,也许今后会是我们的好兄弟,你看怎么才能将他救好了。”说着我便也走了出去。

 湖阳市今日发生了大规模的黑帮拼杀事件,死的人数达到十多个,受伤的更多。而且湖阳市有名的毒龙帮三把手李立也死在了‘红星酒楼’。

 一时间湖阳市弄的人心惶惶,电视台各大报道都是说的有关事件。胆子小的市民都已经不敢在外面走动。

 湖阳市笼罩在一种恐怖的气氛中。上面连下十多道命令,要求湖阳市当地政府尽快破案,给市民一个交代,还市民安定和谐的生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