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声尖叫传来。我眉头一皱,就要加快步子离开,却还是被一个声音叫住,道:“冯庆,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流了这么多血?”说着就拉住了我的手。却正是那个许久不见的夏叶璐。

 夏叶璐本来是在这里买菜的,可是突然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果真是那个让人难忘的冯庆。只见他双手悟着肩膀,本来一脸的邪异笑容的英俊迷人的脸上却是痛苦的神情,看起来冷酷无比,却又是那么让人心疼。

 我见她拉住自己,当下便说道:“快带我去你家。”

 夏叶璐一听,忙说道:“我的车就在这里不远。”说着直见我肩膀上血水大量的流了出来,忙将我带了出去。口中埋怨着他为什么不去医院。

 我没有回答,而是强行的让她将自己带到了她停车的地方。

 车开了一段时间之后,到了彭桥光明家园小区,走进了夏叶璐当初买的那套房子,房子很宽敞,装饰的很幽雅,也很漂亮,的确是女孩子住的房子,有一种淡淡的女人味道。

 我被夏叶璐带到家里,她便拿出家里备用的医药工具箱,为我上好了药,终于将血止住了,然后还为我绑好了纱布。

 等一切都忙完了,夏叶璐才松了口气似的擦了擦脸上的香汗。

 没有穿衣服,她这时才想到刚刚的事情来,脸一阵红晕,不再敢看我那健康的古铜色身体。

 我邪异的一笑,说道:“怎么?我们在这之前还做过爱的,怎么这会儿还害羞了?”

 夏叶璐一听,脸上一红,对着我说道:“冯庆你说,是怎么会事?你为什么会受伤的?是不是打架了?”

 我轻笑一声,说道:“男人的事,你不要管。

 夏叶璐一听,心中一气,说道:“你这个家伙都伤成这个样子了,都不告诉我原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争开明亮的眸子,看着夏叶璐双手插腰的站在船沿,一脸煞气的样子,很是娇气可爱,那已经成熟丰满的身材从我的这个角度上看去,更加的迷人。看得我心中一阵跳动。

 突然,我一把将她拉倒在自己身上,双手抱着他的小蛮腰,嘴准确无误的印上了夏叶璐那因为生气而嘟起来的小嘴上。

 夏叶璐被他这么突然的一拉,哪里招架?住一下就倒在了他身上,腰上被两只有力的手握。

 夏叶璐心中一阵慌乱,想要爬起来却是不能。

 夏叶璐看着我那阴谋得逞的笑脸,他那似乎很是邪异,又像是很忧郁的眼神让自己一看就有一中心疼的感觉。心中想着,想要挣脱出来张口说话,却是被我趁虚而入。

 夏叶璐只觉得自己要被我给吻晕了过去,终于双眼迷离,眉眼如丝的看着这个轻薄他的男人,倔强,霸道的做法,还有那诡异的笑脸,自己似乎并不是那么的讨厌他,可是他这样对自己,自己怎么能不恨他?

 但是她发现她完了,心中竟然也恨不起来。渐渐迷失在我的魔掌之下。

 我邪异的一笑,霸道的说道:“那你说,我是你的什么人?”

 夏叶璐轻声说道:“可是,你这样我会不知道该什么办的。”说着,眼角泪水流了出来。

 我轻轻给她吻去泪水,温柔的说道:“别哭了,哭就不漂亮了,你是我冯庆的女人,今生你遇上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归宿了,知道吗?”他就像是在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一样。

 夏叶璐却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将头埋在我的胸口。

 我突然轻哼一声,夏叶璐马上心疼的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我点了点头,心中却一直在笑。

 刚刚那样大幅度的动作都没有什么问题,现在不可能又会痛的,女人就是弱智,其实也正是她们的聪明之处。

 天已经黑了,我心中道:“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当下道:“就你一个人住?”

 夏叶璐脸一红,“恩”了一声。

 我轻笑一声,说道:“叶子,我饿了,是不是应该为你老公弄点好吃的啊,不然等会怎么有力气?”我其实是说等会没有力气自己调息伤口了,但是听在夏叶璐耳中,却又不是那么一会事了。

 夏叶璐脸儿发红的嗔了他一声,却是乖乖的给两人做饭去了。夏叶璐也许是一个人生活惯了的,所以做的东西非常的好吃,看着我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秦艳心中开心极了,口中却是道:“你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抢。”

 能够让自己心爱的男人爱上自己做的菜,真的是一件很让她开心的事。饭后,我把自己关在了一间房中。

 夏叶璐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接着轻碎了自己一口,脸蛋发烫的想道:“哪里有自己这么想的?”当下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