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到楼梯之后,我见到了那个光头的中年人,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忌惮。或许是因为监狱的生活吧,那个光头如今在我的眼前也只不过是独眼龙的一只狗罢了。

 我只是简单的看了他一眼。

 那个光头的中年人看到我们一行人,也没有惊讶,也没有拒绝,反而是把我和冯文杰等六人请进了车上。

 一路无话,很快便下车了。

 看着眼前这座豪华的房子,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我有种奇异的感觉。

 上一次,因为自己被人陷害而抓进了警察局。要不是自己的身手还可以,估计在监狱就被弄死了,哪能谈如今?

 那个光头中年人轻轻的说了一声:“请!”接着便走在我的前头。

 我对着冯文杰晒然一笑,大声的说道:“走!”

 我们走到了一个十分豪华的房间,独眼龙这个老不死的拿着红酒杯轻轻的摇晃着。

 看到我们等人的出现,独眼龙这个老狐狸竟然罕见的朝我走了过来,一脸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冯小弟啊,上次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啊。”说完之后,独眼龙还把右手伸了出来。

 我迟疑了一下,搞不懂这老家伙是个什么意思,斜了一旁的冯文杰,见他点头的举动,我也是有些明了,简单的和他握了一下手。

 随后我的脸色恢复平静,人也变得大胆了起来,直接便坐了下去,并且对着他们几个说道:“你们也坐吧!”

 除了那两个身体不自然的犯人,林枫和冯文杰他们可是无所谓的,当这里是自己家里一样,很是随意。

 独眼龙也没有特意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瞄了瞄两个犯人之后,反而倒了一杯红酒递了过来给我,并道:“看样子,你在监狱过得还不错啊。”

 老狐狸富含深意的话,我又怎么会听不懂。我耸了耸肩,说道:“还行吧,起码没有被人玩死!”

 一时间,房间沉寂了下来。

 老狐狸招手叫光头过来,在他耳边轻轻附耳几句之后,便见老头等人都出去了。

 可以说,房间里只剩下我这边的人和独眼龙一人了。

 看着冯文杰严肃和疑惑的样子,我也搞不清楚是个什么状况,再看了下独眼龙那悠然自得的样子。我眼珠子一转,轻声说道:“龙老大,一个人在这里不怕出什么事吗?”

 想到自己无端的被卫理翔陷害,我的语气也是渐渐的愤怒了起来。

 老狐狸依旧不为所动,喝完那杯红酒之后,这才淡淡的说道:“别忘了,我的背后可是有神龙教支持的。”

 “再说了,你有这个胆子吗?”这话一说完,老狐狸眼里阴沉的目光看着我,脸上笑意布满。

 我没有说话,青筋暴露的拳头随后便放松了下去,继续听这个家伙说话。

 “以前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如今有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老狐狸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直直的看着我,“你和冯文杰跟着我,大把前途等着你们!”

 我的心里一震,想透了也没有想明白老狐狸竟然再次提出这个要求,难道他就不怕自己把他给生吞了,搞定他?

 想到这里,我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龙老大可真是大量啊,真是让我汗颜啊…”语音一转,变得低沉,“不过,你确定你没有说错话?我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的住自己哦!”

 我可以确定自己如今是充满杀意的,想到独眼龙一个人在这里,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可是我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先不说自己的实力如何,光是自己的牵挂有多少就知道了。混这条路的人士注定的了,牵挂这种东西绝对是害死人的。

 我还要把李婷从悬崖边上拉上来,因此,我绝对不能死,更不要说,大牛等人还是自己人。

 老狐狸听了我那句威胁性的话后,笑了笑,说道:“你知道吗?混这条路的人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我静静听着。

 “第一,必须够狠,狠,你是有了,可惜还不够狠。”

 “至于第二的话,那就简单了,实力!只有实力强大才能够居高临下,把所有的敌人踩在叫脚下,自古以来的法则都是如此,强者赢得天下,败者输的一无所有!”

 “而你的实力…”忽然,老狐狸大笑了起来,说道:“你还没有那个实力!”

 “你就不怕我会渐渐的强大?”我的心里纵使愤怒,但脸色却变得平静。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如今自己加上冯文杰的人马看起来还算强大,但那要看对谁来说。

 “呵呵…”

 独眼龙这个老狐狸没有回答,只是呵呵笑了几下,拿起红酒杯欲与我碰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