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直了身子,拍了拍还没有来得及的换的囚服,对着这里的所有人道说:“这次多亏了军哥教我的一些拳脚功夫,不然我在监狱早就死了,走我们下去迎接他。

 “好!我们下去!”见到此情况,冯文杰也是大叫了一声。

 下到楼梯之后,我见到了李军,已经没有早先都激动。或许是因为监狱的生活,李军可以说帮助了我,让我的武艺有了进步。

 我只是简单的看了他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却饱含深意。

 李军看到我们一行人,连忙对着冯文杰说道:“文哥,兄弟因为一些事情来迟了。”

 冯文杰说道:“嗯,来了就好,我们一起来商讨一下如何应付以后的情况,如何的报复卫理翔。

 不知不觉中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流逝而过,从青云酒吧出来,我的心里总算是有些高兴的,卫理翔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天气很蓝,万里无云。

 走在路上的我,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感受着空气。

 一切都那么的安静,我想了起来,自己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静静地走在街上了。

 命运从自己第一次被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改变了开始自己不服从,不愿意这一切的继续。

 可是在现实中,我只是一个凡人,终究也只能在现实中慢慢度过。

 “自己现在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吧,呵呵。。。”

 站在兄弟理发店的自己,不禁苦笑了下。

 深呼吸几口气后,这才心情愉快放松的走了进去。

 只看见柜台前面有两个人正在搬手劲,里面一阵轻微的闹笑声。

 “哈哈,小牛,你丫的还说自己大力?还不是一样不是我的对手?”

 “吹毛,你少在那耍牛皮,我刚才是手抽筋了,要不然,哼!”吹牛说道。

 “哟呵!好!那咱们来一场,怎样啊?”

 “来就来,蝎子大哥,你和片大哥两人做裁判怎样啊?”

 吹片中气十足的应道:“好!没问题!”

 我在门口摇摇头,笑了笑,随后推门进去。

 “你们两个啊,比我还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正经。”

 吹毛和吹牛两人站在对面,听到我的话皆是哈哈大笑,吹牛走到我的面前,给我比划了下他的肌肉。

 “看!我的身体那是倍棒的!”然后,看了吹毛,冷哼一声,语气鄙视的说道:“我可不像某些人,瘦的跟条柴一样!”

 “哈哈。。。”

 顿时,我跟吹片两人大笑起来。

 吹毛脸色有些涨红,狠狠地瞪了瞪吹牛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低头吃起了饭来。

 大家也没当一回事,反正他两平时都是这样玩的。因为李宝说的也对,杨亮的绝招是双腿,其人是挺瘦的。

 “好了,吃完饭,我们就回去吧!”我拍了拍手掌说道。

 吹牛立马大声叫好道:“娘的!终于可以回去了,老子在这里呆了一个月,我估摸着下面都是福尔马林的味道,都快发霉了啊!”

 “哈哈!”众人再次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