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看着兄弟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身手都比以前利索了!”冯文杰淡淡的说道。

 我心里哀叹一声后,本来浑身散发着的战斗也开始慢慢的消失。

 “大牛也来了,快坐,都别站着了!”很快,冯文杰便说道。

 我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后,接着拉着大牛也随之坐了下去。

 而大牛原先瞄来瞄去的眼睛,此时或许是因为见到我那么的安静,所以他也安静了下来。

 “我们查到是谁买通了独眼龙打算废掉你了,”冯文杰看着我说道。

 我的身体震了一下,来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答案即将揭晓了。

 我立马正了正身形,眼睛明亮的望着冯文杰说道:是谁“?”

 却见冯文杰不紧不慢的拿出一支红酒,打开之后,倒进了杯子里,接着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是你公司的经理,叫什么卫理翔。”

 我没有出声,也没有摇头,心中却也料想得到不是卫理翔就是王必势。因为他要除掉我这个潜在的威胁,这样他才能在公司不被威胁到。

 卫理翔原本在公司一手遮天,除了老板与老板娘就是他最大,因为我来到了公司,她才感觉到有威胁他地位的存在,所以才买通了独眼龙想除掉我。

 说句实话,我心里很愤怒,就算我是你的竞争对手,你也不能这样买通人来废掉我吧!

 要是我在公司的地位比卫理翔强的话,我一定拿这个酒瓶砸他的头。恨不得一拳打掉他的牙齿。

 “这个什么卫理翔敢欺负庆哥,我大牛早晚要给庆哥报仇!”大牛也是走了过来,两只牛眼通红的说道。顿时,我的心里暖暖的。

 大牛不是我的亲人,但却是我的兄弟!

 我也转过头对着大牛笑了笑道:“谢谢你,大牛!”

 “嘻嘻!”大牛还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大牛放心吧,这个仇咱们兄弟是早晚都要报的,不能叫兄弟白被人打了!”冯文杰有些发怒的说道。

 而冯文杰说完,李军也转身看着大牛笑道:“小伙子,我看的出来你很不错!”

 冯文杰笑看说道:“阿军啊!大牛是很不错,力气也大,人也很忠诚,品格也好,可惜大牛不适合干我们这一行,所以我没有拉大牛入伙,只是叫大牛帮忙照顾受伤的兄弟。”

 李军则说道:“可惜了,这么一员人才啊!要是用的好,文哥手下就在添一员可用之材。

 我说道:“大牛心思单纯,不适合干这一行,还是叫他帮忙照顾受伤的兄弟。对了文哥,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冯文杰说道:“兄弟放心,咱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那个叫卫理翔的,痛扁一顿,让他在医院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叫他以后眼睛看着点,别再惹到咱们兄弟头上了。”

 “如此最好”我说道。

 从青云酒吧出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轻松一些,以后一段时间里,可以很清闲了。

 在往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么长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去公司上班,不知道王必势会不会不要我干了,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到是打了电话去公司的,说我家里的土地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清楚,要回家一周,请一周的假。大概又是李婷去求的王必势,王必势才肯放我一周的假

 经过这一件事,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这一刻我才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要是这一次沒有冯文杰的突然出现,我可能会在医院里躺个三四个月,或者路死街头也说不定。

 累,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但我要强大起来,我要有权有势,我要保护我身边的亲朋好友不在受到伤害,在这一刻这是我内心最真诚的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