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娘的还玩仗义啊?老子弄死你!”另外两名混混见到自己的兄弟被我一脚踢在了地上,一惊之后,犹如触了老虎须,眼睛狠狠的瞪着我。

看着这两个家伙向我走来,我的心里莫名的悲哀。心想:豁出去了大不了就在床上在躺个几天。

二话不说,直接往前又是一脚把那个叼着烟的家伙给踢得像个皮球一样的向后飞去。

“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整个人从嘴里发出一声惨叫,痛的在地上站不起来。而剩下一名混混见到我往他走去,立马跟看到鬼怪似的望着我,也不管自己的那两个兄弟,踢腿就想跑。

“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我弯腰把地上的一块石头捡起来,右手一发力,顺着混混逃跑的方向扔了过去。

直听到“啊”的一声,石头便重重的击中他的脊椎,整个人倒了下去,一动不动。

“走吧,咱们回家吧!”我对着大牛咧咧嘴说道,我说完便转身要走。而此时,周围的那些群众见没有下文,也是自动散场了。

“好,回家!”大牛的声音依旧老实木讷。走到一半,我停了下来,望着旁边的大牛,摆出一副严肃的脸庞。

“大牛,你为什么不打他们?”毋庸置疑的事实就是,大牛一旦真的打起来,估计那几个混混是死定了。

大牛说道:“我怕!”仔细的看着大牛,我有些疑惑的说道:“怕?你怕什么?”

大牛说道:“我怕把他们打哭了!”听到大牛的答案,我一下子哭笑不得,只能大声的说道:“哈哈,好,大牛说得好!”

“不过,不能因为这样,你就任别人欺负!”我的双手摆正大牛的肩膀,眼神对视着他,“记住,别人打你,你就要还手,知道吗?”

大牛听完后突然摇了摇头,一会后,却重重的点头道:“嗯,我会的!”

回到家,我看见了一个中年男人,望着眼前这个身穿白色衣衫的中年男人,我的嘴里轻轻的念出来了这俩字,接着脸上浮起一个古怪的笑容。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道上的人都叫他为蝎子,为冯文杰的军师。

我跟大牛从菜市场回来后,一踏入家门的时候,见到这个蝎子就已经在客厅坐着。

他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介绍自己,然后说要带我去见冯文杰。

我有些疑惑,随后把头转向大牛,大牛看看他,再看看我,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确实,如今刚好两天了。说句实话,自己很不想跟冯文杰这样混黑道的人有接触,但人家救了自己,要是不去的话,那绝对属于忘恩复议,怎样都说不过去的,而且以后肯定也少不小冯文杰的帮助。

看着这个名字很毒的军师蝎子,我定定的说道:“好,我去!”紧接着,蝎子带我和大牛上了车,他当了司机。

我坐在后座,我的脑子里想着这一切。欠冯文杰一个大恩!

尤其是欠这种黑社会大佬的人情,用脑子想想都知道要报恩的话,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我这次去了之后,有可能真正的混入黑道了吧,还是那种跟zhengfu作对的路。但我丝毫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生活很无奈啊……”我的心里唉唉的低语,脸上浮现出一个无奈的笑……因为真的很无奈……

车子一直行驶,几十分钟后,到达了一个酒吧。青云酒吧,全市最疯狂的酒吧,没有之一!

在这里,夜夜笙歌不在话下,说不好听点,这就是一个光明正大的ji窝。说好听点,它是一个正常的酒吧,所有的一切都是客人自己需要的。

青云酒吧,赫然就是冯文杰的地盘。

跟随着蝎子走了进去,一走到前台,一股混乱的Dj声音,夹杂着吼叫声,大笑声,向着外面扑来。

看着周围的人群,男男女女的,一个个衣着曝露,疯狂的摇摆着。真心话,我是第四次来这样的地方,身为血气方刚的少年,顿时觉得身体有一股热血澎湃的感觉。

但很快我便沉下心来,皱了一下眉头,接着进去。而大牛更是简单,虽然眼睛转来转去,但他对于这些是不屑一顾,在他眼里,只有食物才是他的最爱。

随着渐渐的深入,只觉得一股夹杂着浓烈的烟味还有各式各样的香水味便扑鼻而来。

蝎子带我和大牛上了三楼,也就是顶楼。走到三楼的走廊处,见到许多黑色西装的壮男在站着,估计是冯文杰的手下。

作为一个黑社会老大,即使表面风光,但也因为得罪很多人,生命安全也很难保障。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横尸街头!

整个三楼并没有多少房间,因此人也很少,我猜这里应该是冯文杰的专属领地了。走到了最尽头的那间房。

很快,蝎子在扭头说完之后,便打开房门进去了。我犹豫了一下,房门便很快掩上。

随后对着大牛笑了笑:“大牛,我们进去罗!”大牛傻乎乎的点头。

房门一打开,我感觉到有阵风吹来,心里暗道卑鄙,也往前使出自己的拳头。

砰的一声,蹬蹬蹬。

我后退了三步,明显处于下风,而房门里的人却纹丝不动。

我有自知自明,那个人论实力是绝对强过自己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的力量那么大,一回合的拳头硬碰硬,这才导致我输了。

房门正式打开,我才看见他的脸。他给人一种冷,冯文杰给人的是军人的冷酷,而眼前这个嘴角流血的家伙则是彻彻底底的冰冷。

这个人我还见过,就是那一次冯文杰在兄弟理发店里分钱四人里的其中一个,现在才了解到,这种人是属于打起来就不要命的那种,很难对付。

因此,我冷冷的看着他,生怕他反应过来后一下子进攻。定了两三秒后,那个家伙说了一句让我愣住的话:“你,不错!”然后,他便回到一边,安静的站着。

我的眼神也随着他的脚步而转移,这才看见冯文杰正坐在那里,眼里一股欣赏的看着自己,脸上微微笑意。

大概停了接近二秒的沉默,冯文杰上前一步,说道:“兄弟莫见怪,都是自家人,刚才也是我让阿军偷袭你一下的,试一试你的反应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