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回话。他怎么能装得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昨天那个王必势是假的吗?不会,今天这个才是假的。我想一定是李婷求了这个畜生,一定是这样。

  那个瘦瘦高高的老汉忽然走了出来,冷冷笑道:“年轻人不要太过嚣张,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你个老头存心跟我过不去,泼我凉水还总选在我最恼火的时候。我瞪着他,说道:“你信不信我让你滚蛋。他不屑地说道:“我不是刘老汉,你威胁不到我,我不求找不到工作,更何况你不一定能开除我。”他哼哼笑着走开了。

  李婷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在望远镜里看着她安静的样子,真想坐到她旁边去陪伴她,揽她靠在我怀里。丢在她旁边的手机忽然亮了,她接通电话,不见她嘴巴说话,几分钟左右的样子,她把电话丢开,眼泪就滑了下来,脸色好难看,是谁打给她的,说了什么?

  我快速从四栋赶到五栋,开了门进去,什么也不说就搂住李婷靠进我怀里。李婷抬头看我一眼,自己擦掉泪珠,笑了笑,说道:“你来了,你还关心我?”

  她紧紧搂住我。我推开她,说道:“你少自作多情,我是来问你,为什么王老头没找我算账,又是你求了情是不是?用你那肮脏的身体,我说过这是对我的恶心。”她回避这个问题,说道:“我没有,我不想跟你吵,我去洗把脸清醒清醒。”她走进去了浴室。

  我赶紧拿他的手机查看通话记录,一看是他弟弟李涛打来的。我回拨了过去。李涛声音粗大的凶道:“既然没钱还给我打什么电话,你在外面跟的是哪样的三流老板,连区区五万块钱都拿不出来,我告诉你,如果没五万块钱,你也就不必回来喝我的喜酒了,我可不想丢了脸还得不到钱。”

  听得我火冒三丈,我怒道:“你是畜生吧!哦,对不起,你比不上畜生,畜生还有姐弟情”。

  李涛听出我的声音来,还厚颜无耻地讥讽起我来了。他说:“冯庆?怎么会是你这个穷光蛋,难怪我姐姐落魄成这样,原来又是染上你这个废物了,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姐姐远一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咬牙骂道:“畜生,有本事就过这边来,看我弄不死你。”我的声音把李婷引了出来,她抢过我耳边的手机,挂断了。

  “你在外面跟别人,出卖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就为了这么个畜生弟弟,为了那个不把你当人看的家庭。

  我愤怒的审问她。她坚决地说:“当然不是,我是为了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不许你这么说。”

  我为她感到不平,不值,接着问道:“那你是不是拿着五万块钱才能回去喝他的喜酒?是不是待会儿又要打电话让王老头过来,用你的身体交换?”

  李婷忽然怒目瞪着我,说道:“是,那么又关你什么事呢?我的身体在你那廉价,不值钱,但是在王必势那里就是值钱的,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我邪恶地说道:“好,不就五万吗,老子今天晚上就买你,就冲你这般贱,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揍你。”

  我过去搂住她,强行亲吻她。她用力挣扎反抗着,终于她抽出一只手,一巴掌匡在我的脸上,说道:“好啊,你说的,五万块钱拿出来,我随你怎么干。”

  我把她甩倒在上发上,指着她说道:“等着,老子这就去取钱。我出门把门摔得砰一声巨响。

  我给夏叶璐打电话,她正在上班,里头传来吵闹的声音。夏叶璐大声说:“我在上班,有事吗?不打紧的话就下班再说。我不客气地开口道:“有急事,你立马送五万块钱来我这儿。她二话不多说,答应道:“好,那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我早早地在小区大门口等着叶子,十多分钟后,她就赶到了,看来她车子开得很快。她下车递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说道:“在这里面,有什么急事,需要我帮忙吗?”

  她那张化妆画得格外美丽的脸并没有忘记流露出担心之色,而且看的出来是发自内心的。我说道:“你已经帮了。她很识趣,知道不耽误我时间,说道:“那我回去上班了,有事电话联系我”

  我点了点头,说道:“开车注意安全。”我一句出于礼貌的关心却能另她笑容万般灿烂。

  “钱就个在这儿,让我弄了就是你的了。”我把五万块钱做三叠砸在了茶几上。我如恶犬般扑向她撕咬她。

  酷}7匠aI网Ka唯{H一S正版;E,z其?他{都i是:$盗f版gT

  有了钱她果然不反抗了。可是她才做人流不到一个星期,这个期限为什么总是牵制着我?为什么我做不到不顾她的死活,用力狠狠地弄她呢。我想是我天生就没有长那么一颗残忍的心。一番折腾后,我松开她就走了。

  我走到四栋楼道口,才发现叶子的别克停在那里。叶子在我家,我快步上去,就见她匆匆下来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她解释道:“闹肚子,所以在厕所......我得赶去上班了。

  我已经可以断定她一定是上去拿望远镜偷看过我们了。我并不生她的气,她二话不说给我送来五万,她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她关心我,担心我发生什么事情。

  这一刻我忽然强烈地感觉到叶子对我的好,她亦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我拉住她的手,说道:“可不可以不去上班,留下来陪我。

  我不知道是因为孤独寂寞,还是因为刚刚在李婷那儿已经激起了我的性望。总之这一刻我特想跟她做爱做的事。

  我拉她进了房间。她果然不愧为专业的三陪小姐,我这样认为绝对你不是讽刺或是瞧不起她,职业只不过是一个人的生存之道,所以何来贵贱与高尚之分。所以我是真的感谢她让我尝试了好多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刺激招式,还有一大串的专业术语,更是听得我诗意绵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