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立马想到了李婷。难不成她们夫妻两是约定好了一个买五栋201,一个买四栋201?又难道整个龙兴近郊小区都是供有钱人买下来包养二nai,和养小白脸的吗?

  第二天,老板娘带我来到了这套房。他问道:“怎么样?”我没有搭理她,直奔里面那个对着五栋的窗口。太好了,对面,对面果然是李婷的房间,客厅里的摆设也看的见,只是不清楚。这时两个人影从一个房间走到了客厅,男的是王老头,女的李婷。

  王必势从他公文包里拿出一叠钱放在茶几上。李婷替他理了理西装领带,由于有一定的距离,只能凭借想象地看见她脸上无耻的笑容。

  老板娘过来问我道:“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我赶紧转开,说道:“太漂亮了,这辈子也没有想过能在大城市里住这么漂亮的房子,太幸福了,我的娜娜姐。”我扑过去亲了她一口。她也乐滋滋地笑得合不拢嘴。她说道:“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要急着去见一个客户。”说到见客户,她好像微微有点失落。

  老板娘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为什么王老头需要她出面维持客户呢?我早就想到了王老头是在利用娜娜姐妩媚的身子和娇柔的体肤去拉拢客户。

  我说道:“有事你也一定记得给我电话,我会立马赶去你那。”我送她下了楼,上了车。

  我打去夏叶璐电话的时候,夏叶璐还在睡觉。她软绵绵的声音,说道:“干嘛了?”

  我说道:“赶紧起来了,赶紧帮我去买个望远镜过来。”她爬了起来,声音清晰了好多,说道:“好,我马上去,你在哪儿?”我说道:“龙兴近郊小区四栋201。”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从猫眼里看到的是夏叶璐。

  夏叶露递给我一个盒子,说道:“怎么又换四栋来了,我方便进来吗?”我接过望远镜,说道:“当然,进来把门带上。”

  我心急地撕开盒子,掏出了望远镜直奔里面的房间,对着李婷的房间。太漂亮了,果然是望远镜,连对面客厅地上的烟头都能看清楚是什么牌子的。

  夏叶璐跟过来,趴在窗台上,双手撑着下巴,说道:“偷窥,我这是在助纣为虐啊!让我猜猜里面住的是谁,一定是个女的,我煲的鸡汤那个女的也喝过吧!煲鸡汤的时候你亲自来帮忙,还那么用心,一定是你的爱人,没错吧,哈哈。”

  李婷出现在两个镜筒中,她正在换衣服。我还不至于卑鄙到去偷看她脱光了再穿上,再说了她身上的哪寸肌肤,哪根汗毛是我没碰过的。

  我有些恼羞成怒地收回望远镜,是因为我想到她的身体也被王老头,还有卫理翔,甚至乎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

  “看到什么精彩镜头了?”夏叶璐从我手里夺过了望远镜。她嘿嘿笑道:“哇哇,我就知道是个女的,长得标致极了,纤细的身材,水嫩的肌肤,不过她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在哭啊。”

  我立马从叶子手里夺过望远镜,就见李婷穿裤子的时候好痛苦。她在哭,身子抽动着。我就知道,她做完人流才三天,哪里能做那事。

  我忽然间将对李婷的恨又转化为了疼惜与怜悯。李婷趴在沙发上,好像越加伤心了。难道是难受的不能动?我吩咐夏叶璐,说道:“你赶紧去看看,这是钥匙。”夏叶璐一把接过钥匙,说道:“别担心了,我这就去看看。”

  我担心着,视线没有一刻离开过她。夏叶璐是跑过去的,开门进去的时候我看到李婷满头大汗。

  而有人闯进她的家门,李婷居然连头也不抬一下,她到底怎么了?夏叶璐坐在她旁边,俯过去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李婷终于抬起头,满脸泪珠,脸色苍白。

  李婷对夏叶璐的到来好像一点不惊讶,难道她们之前就认识吗?没聊几句,李婷就扑进了夏叶璐的怀里,夏叶璐就轻轻地拍她的肩,安慰她。然后李婷擦掉眼泪,脸上有了笑容,开心地送夏叶璐出了门。

  @酷/匠网Z永久V免mN费看T)小,$说,

  “她怎么样?你们两认识吗?”夏叶璐进来我就起身忙问道。夏叶璐轻松地说道:“不是啊,我们初次见面,你猜得到她见我的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吗?她说‘你是阿庆的女朋友,阿庆现在一定很难过对不对?’哈哈,她真是厉害,知道我是你派去的。”

  李婷明明知道我会伤心,我会难过,那为什么还要折磨我,难道践踏我对她的关心和疼惜是她确定了的快乐事情之一吗?她变了,而我却还傻傻的以为,幻想我们之间的爱还在。她贱,那我岂不是比她更贱?我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说是啊,阿庆有我照顾着已经没事了。看得出她是因为你的伤心而伤心,为了安慰她,我只有候着脸皮承认你是我男朋友了,你不会生气吧!”夏叶璐凑到我面前来说。

  我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就说道:“生气?那也是气你没狠狠讥讽她,让她哭得死去活来,那我在这头看着有多精彩。”

  夏叶璐揭穿我,说道:“口是心非,明明担心她担心的要死,我问她是怎么知道我是你女朋友的,她说除了你冯庆,还有谁会关心她,担心她。两个明明都各自爱着对方,为什么表面上要相互伤害呢?以此来证明爱的有多深吗?真是搞不懂你们。”

  别说她搞不清楚,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对她是爱?那为什么总是咬牙切齿地恨她,讥讽她,报复她。对她是恨?那为什么又害怕担心着她?算了,想这些又有何用呢?恨依旧恨,爱依旧爱不起来,痛也一如既往的痛。那又何必想来去多增添伤悲呢。

  我把视线投向夏叶璐。她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才注意到她的黑眼圈,才想起来她上的是夜班。而我一给她打电话,她不需要任何理由就给我买来了望远镜。我让她赶紧过去看李婷,她丢去疲惫奔跑而去,不抱怨一句,不邀功一点,甚至任何暗示也没有。我进卧室拿了个小毯子,给她盖上了。

  我照常去公司上班。我本以为臭老头会找我的麻烦,会开除我,但一切仍旧风平浪静。王老头亲自来到仓库,微笑着对我说道:“好好干,做出成绩来,我好升你的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