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个避无可避的陷阱,他只有选择给我办事,否则,他将立马就要滚蛋了。

   绝大多数人都会这样想,事已至此,如果成功了还能升职。刘老汉硬着头皮接过,有力地说道:“好,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的,要是不慎被卫理翔发现,那也是因我看他残害无知少女不服气所为的,没有任何人指使,更与冯总监没有任何关系。”

   他果然是一个聪明的老头儿,这么说等于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祝美玲板着个脸走来。我冲刘老汉使了使眼神,他退了出去。

   祝美玲穿着那身白领制服,肉色丝袜,高跟鞋,长发飘飘站在我的面前。她趾高气昂地说道:“不知道冯总监找我来有何贵干?”

   我站了起来微微笑着,说道:“怎么说我们也有过肌肤之亲,有必要这样笑里藏刀,话里带剑的吗?”

   祝美玲讥笑道:“肌肤之亲?跟我这样下流烂贱的女人有肌肤之亲不是你的耻辱吗?不过跟你这种卑鄙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也是我这一生的耻辱,令我一辈子蒙羞和恶心。”

   我略略露出一丝伤心,深邃的眼神投进她愤怒的目光中。我伸手紧紧握住她的小手,说道:“原来你恨我有这么深,其实那天我所说的全部都是气话,我并不想多作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命运是相差不多的,同样的可伶,同样的身不由己,同样以年轻多汁的身体去喂养苍老的干枯的老牛。”

   我始终坚信卫理翔在生理上是无法与我匹敌的,所以根本无法让祝美玲满足。祝美玲对我的身强体壮一直还抱有幻想。现在她不反抗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我接着说道:“我在老板娘那里根本得不到我想要的雪月风花,只有你,知道吗,美玲?只有你才能让我深刻的知道我自己是一个男人,我们去后仓库好好叙叙旧好吗?”

  XG酷|匠l网首发☆◎

   我拉着祝美玲往里走,她默不吭声,乖乖地随我进去。祝美玲的热情已经彻底被我点燃,说道:“新仇旧恨今日就一并跟你算了。”

   祝美玲勾住我的脖子,绕着我疯狂的亲吻。我心里面暗想道:刘老汉是怎么办事的,卫理翔怎么还不赶来呀!

   我远远地看见卫理翔快步而来,赶紧把祝美玲推开,气愤地说道:“卫理翔在这个时候匆匆赶来,好你个祝美玲设计陷害我。”

   祝美玲慌张道:“你别误会我了,卫理翔那么恨你,如果发现我跟你还存在关系,那我哪里还有立足的机会,现在怎么办?”她向货箱之间的缝隙里钻进去。我拉住她,把货物表交到她手里。

   我故意放大声音,说道:“这些货你已经清点过两遍了,没问题吧,我看你今天是特地找麻烦来的吧,这些事你区区一个秘书哪里有权利过问和查点,现在你还要我把账单交给你,我看就不劳烦你了,待会我会自己交到老板办公室。”

   这个时候卫理翔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祝美玲灵机一动,立马反应过来了,嘴角挂出一抹冷笑,说道:“你看看你后面是谁。”然后她过去勾住卫理翔的手臂。

   卫理翔高昂着脖子,微笑着用她那岌岌可危的总经理权势来压我,说道:“是我要我秘书来的,难道连我也没这个权利吗?”

   我客气虔诚地笑着说道:“卫经理没有,那谁有,刚才对祝秘书所说全是笑话。”祝美玲傲慢道:“那还不快把账单交给我经理。”

   我说道:“稍等,我这就去拿。”我心里暗笑,这正是我为刘老汉拖延时间的计策。

   我假装找抽屉钥匙找了好一会儿,打开抽屉后,又在里面乱翻瞎找,待我瞧见刘老汉从大楼里走了出来,我才抽出那叠账单,说道:“单子太多了,让你们久等了,劳烦你们转交给老板了。”

   卫理翔满意我对他的俯首称臣,点点头,说道:“这就好了,努力干,不打扰你了。”揽着祝美玲的腰而去。

   老板娘的车子在公司的小巷子口停着。我钻进副驾位。老板娘乐呵呵道:“看你这副孩子般的兴奋样,是成功了。”

   我说道:“娜娜姐的计谋加我的勇猛哪有不成功之理。”

   “那就陪我逛街,逛商都大市场去。”她说着,车子挂档,扬长而去。

   赵星路的那辆白色宝马竟然又一次停在了我住处的小巷子外。我远远地就瞧见一个美丽的身影站在我租屋门口,清晰、漂亮的脸蛋对着我。

   当我的身影划入她的明眸中时,她便飞奔似的冲向我,什么话也不说就紧紧地抱住我,脸贴在我的胸膛上,恨不得能够融进我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我才伸手环抱住了她,轻声问了句:“你怎么会来这儿?”她忽然呜呜哭了起来,她说道:“我想你呀,老公,我的老公,我亲爱的老公。”

   我听了,心里面那么舒畅与踏实。没错了这个就是我捡回来的便宜老婆敏敏。

   赵星路从屋内走了出来。我们各自冷眼一瞟。我推开怀里的敏敏,硬邦邦地说道:“一个亿准备好了没有?还是依旧带着区区一百万,换你来使点计谋打发我走。”

   敏敏生气地说道:“老公,你说什么?我知道我妈妈的所为你很生气,但我对你的爱早已同床共枕,星夜缠绵了。”

   我听罢,心里面在幸福地笑。我当然不会怀疑一个连初夜都放心交给我的女孩。只是我更加能确定的是我和她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就好比牛郎和织女一样,注定了天各一方,所以为什么不在没有深陷进去之前当机立断,当断则断呢?

   我说道:“大小姐请自重点好不好,你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吗,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找你,如果我早看到报纸和新闻,我早就去你们赵氏集团要钱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要那一百万吗?因为太少了,真想不到堂堂赵氏集团这样小气,唯一宝贝女儿的命才值这点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舍说:

哈哈哈哈...浪心人,敏敏的章节可给你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