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得意地笑着说道:“本来是,不过第二天一早闯进来的祝美玲,让我觉得你大不一样了,仔细想想,别人争着去冒充,你却不屑不带一丝遗憾推脱自己不是,因此凭女人的第六感断定你百分之八十就是敏敏要的冯庆老公,所以当然要为一百万而去报个好消息了。”

  我跟她谈笑之间挺开心的,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夏叶露,让我也可以叫她叶子。

  早晨还没睡醒,不知道是什么风,冯文杰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找我有点事儿,让我赶紧去他那里一趟。

  我也没有多问,总之一定是没什么好事的。我打出租车来到了当山公园,下车付完钱,走进了兄弟理发店。吃毛好像一副等的很着急的样子,一见我就说:“庆哥,你来了?”

  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事发生,问道:“吹毛兄弟,文杰哥急着找我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文杰哥呢?”吹毛揽着我的肩膀,说道:“文杰哥带着其他弟兄办其他事去了,所以才要你老帮忙,今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走吧。”

  只有我们两个人?走?去哪里啊?我跟着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吹毛兄弟,能不能让我先把事情搞明白了?”

  吹毛说道:“庆哥,咱们边走边说吧,文杰哥没告诉你吗,收当山公园这一带夜宵摊的保护费的职责以后就落在我们身上了。”

  收保护费?而且就我们两个人?那不是找死那是找什么。我停住脚步看着吹毛,说道:“吹毛兄弟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吹毛可认真地告诉我,说道:“庆哥,我能跟你开玩笑吗?”

  我勒个去,还真一找我就没好事,但也不至于差到离谱成这样吧?我压根就不是个混混的料,这一句话就让我直接充老大去收保护费,而且还就给我这一个手下,冯文杰,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低下头,深思着,这拒绝的话当着吹毛的面又说不出口,大家都是爷们,而且他还管我叫庆哥。

  吹毛好像知道我顾虑的是什么,他笑了笑,说道:“庆哥,你不必担心,一切都是打点好的,我们只要去收钱就行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还是极为忐忑地跟着去了。

  酷匠_|网唯1一@C正版zu,p其)5他w都是t盗3i版}

  吹毛要收的保护费就是当山公园周围一带摆地摊的。我原以为收保护费都应该是凶神恶煞的,气场强硬的,可结果却是这个样子......我和吹毛站在一家烧烤摊前面,老板以为是客人,还没抬头就说:“两位吃点什么,我们的这个串串......”

  等老板抬头一见是吹毛,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一副嫌弃的样子,说道:“怎么又是你们这些人,行了,给你。”老板从那钱罐子里拿出二十块钱给了吹毛,吹毛接过,微微一笑,说道:“谢了,老板生意兴隆。”

  吹毛转身道:“行了,庆哥,下一家。”我表示一点也看不明白的样子,拉住他,说道:“等等,吹毛,这就完了吗?”

  收保护费不是应该过去一拍桌子,一声吆喝,甚至掀翻几个盘子来示示威吗?反倒是吹毛觉得奇怪了,说道:“庆哥,你还想怎么样?”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甚至有些焦急了,说道:“这是叫收保护费吗?”

  吹毛简单地解释着,说道:“收到钱了,不就是收到保护费了吗,走吧,去下一家,大大小小有好几百家,一晚上下来有好几百块钱,冯杰哥说了,他只要五成,另外五成我们两个平分了。”

  下一家更家过分,见着我们直接就说道:“给你们,拿去赶紧走,别打扰我做生意了。”

  我指着他怒道:“你说什么?”话语间,我冲上去就要给他一顿教训。吹毛及时拦住了我,说道:“哎哎,庆哥,算了,我们是求财的。”我被吹毛拉了下来。

  虽然很无奈,我还是跟着他一家一家往下跑,结果脚都酸了。我在一边的石梯上坐了下来,说道:“吹毛,收完了吧,先歇一歇吧。”他收完了,我也气完了。

  吹毛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数着手里的钱,给了我一部分,说道:“庆哥,这是你的,今晚辛苦你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些保护费要的还真是不容易啊!你自己拿着吧。”

  吹毛看着我,还是把钱塞进了我的怀里,说道:“庆哥,你拿着吧,我知道你气这些钱像是要饭要来的。”

  我没有说话,代表默认了这心里的憋屈正是这样。吹毛说道:“庆哥,现在的混混不好当,保护费不好收,为了钱我们也只有受点委屈了。”

  我说道:“不好混,那就别混了,不好收那就别收了,既然要混就混的好,既然要收就收的霸。”

  我已经把那个装混混,收保护费的懦弱事给忘记了,把所有的精力重新转回了工作当中。

  我把刘老汉叫过来谈话。我问他:“刘老伯,虽然你曾对我不仁,而我却不曾对你不义,因为我曾答应过你,如果我有机会升就绝对不会忘记你的,你现在应该不会怀疑我的能力了吧。”

  刘老汉连连说不会,然后又痛批自己对我不敬,让我多多包含,不要放在心上。

  我说道:“废话就无需多说了,我现在有了个升职的门路,准备带你一起升。”我充满奸计的眼神令他不安,他害怕而为难地笑问道:“冯总监明说吧,我一定会尽我的所能。”

  我说道:“我待会儿把祝美玲约到我仓库后面,然后你就去报告卫理翔,而你就趁这个时候把这个摄像机,架在他办公室的书架上。”我把老板娘一早给我的摄像机拿出来给了刘老汉。

  刘老汉不敢接过手。我说道:“你害怕什么,我敢这么做当然是经过了老板娘的认可,搞垮了卫理翔,我坐上他的位置之后,那我仓库总监的职位当然非你莫属了,当然,要是你不愿意,我也绝不强人所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