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员工跟着回应道:“就是,就是,赵家新郎冯庆一定是个才子,如果我们总监真是,那又何必赖在这里了。”又一个插话,说道:“不可能的事儿,有什么好讨论的,要是不小心被那个小白脸听到了,那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快点干活吧。”

   我从货箱后面悄悄绕过公司大楼。卫理翔办公室的门关得死死的。我敲了敲,卫理翔带点火气地问道:“谁啊?”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祝美玲。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暗想,祝美玲,你的心还真黑啊,昨晚他干了你一夜,今天上午又来引诱他,他这身子骨非给你搞垮了,你才会甘心呀。祝美玲昂起脖子,暗地里跟我较起劲来。

   卫理翔见是我,立马带笑迎上来,说道:“冯总监,我正有急事找你,祝秘书你先出去忙你的。”祝美玲一夜之间就成了她的二房兼秘书了。

   卫理翔请我坐,客气而又为难地说道:“老哥我有点对不住你了,昨天也喝了点酒,祝美玲醒来的时候审问我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头正痛着,昏昏沉沉的,竟然全部都说了出来。”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我还正为这事来感谢你,让我功德圆满,彻底将祝美玲送到你身边去了,总而言之,现在你如愿以偿,那么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高兴了。”

   我走出卫理翔的办公室,正好老板娘迎面而来,于是我立马垂头丧气,走过去低沉的声音,说道:“娜娜姐早,我去做事了。”

   老板娘见了我本来笑的春风得意,见我这样,皱眉说道:“还早?都几点了,怎么了?见了我很不高兴吗?你的工作就是陪我开心,老头又不在,你怕什么。”她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

   我请求她,说道:“让我走吧,还是那句话,真心话,我不想把不开心的脸展现在我娜娜姐面前,我不知道卫理翔老是针对我是何理由,扪心自问我根本不曾吃罪于他呀!算了,毕竟他是经理,我也不想你为难,让我去抽根烟,静一静就没事了。”

   我抽走了手,不回头,往仓库而去。我虚绕一圈,偷偷跟踪老板娘,我知道这回老板娘一定会去教训卫理翔。

   而这个时候祝美玲重新回办公室,跟卫理翔继续未打完的火热。我加快了步子,绕过柱子,抢先一步站在了办公室侧边的窗户边,透过缝隙往里看,里面的祝美玲已经被脱了个精光,卫理翔把她放倒在办工桌上,双肩扛着她的双腿。这个时候老板娘,砰、砰、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卫理翔抱怨了几句脏话,大声问道:“又是谁啊。”老板娘没好气地说:“你老板娘。”

   卫理翔听了一乍,赶紧抽出来,慌里慌张的穿衣服和裤子,崔祝美玲也快点。两个人在里面像被发现了的小偷,确切地说是好一对奸夫淫妇。 

   卫理翔整理好了办工桌,随便拿了个文件,拿一支笔坐好来,挥手让衣服扣子还未扣上,头发凌乱的祝美玲快点去开门。

   我稍稍的把窗户拉开一些。见里面老板娘阴沉着脸,即将要爆发的样子,老板娘瞟了一眼祝美玲。

   尽管祝美玲已经迅速理好了头发,但杂乱无章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更何况老板娘是个老江湖,怎么可能逃得过她的法眼。祝美玲赶紧低下头,喊了句:“老板娘好。”卫理翔快步笑脸迎上,说道:“老板娘请坐,祝秘书,还不快去给老板娘倒杯咖啡。”

   祝美玲赶紧逃了出去,老板娘怒目瞪着卫理翔,也不动。卫理翔关上了门,从背后环抱住老板娘,头伸进她的脖子,亲吻着,说道:“娜娜,对不起,我跟这小秘书其实一点感情也没有,实在是娜娜你这段时间冷落了我,男人这东西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呀!”

   老板娘迈步上前,推开了他,冷笑一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有新欢了,所以你怎么样不管我的事,还有这个......”

   老板娘不是要为我而警告他吗?怎么突然不说了。她的余光好像冲窗户这边扫射了一下,她忽然又变得高兴,语气温和地说道:“我能理解,只要你能好好为公司出力,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公司业绩搞好了,这些都不算什么,反而是该给你的佳赏,好好干,我不打扰你了,先走了。”难道她发现我了?我赶紧转身撤开。

   我看老板娘一脸诡笑走进仓库,向办公桌前的我走来。她圈住我的脖子,一扭身子坐到我大腿上来。

   我心神恍惚,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轻而柔地勾住我的鼻子,说道:“亲爱的,你还生气,是生我并没能给你地位的气吗?”

   我闷闷不乐地说道:“请老板娘自重,这里可是公司,人多眼杂。”她不屑地说道:“那又怎么样,让他们看个一清二楚又如何,谁敢胡说我就让谁滚蛋。”

   我这样严肃地说她,她也不生我气,果然如我所料,我在床上的功夫已经彻底降服了她。她妖娆地安慰我,说道:“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刚刚我本来想替你好好责骂卫理翔,但考虑到治标不治本,我已经有了个好办法,让他彻底从公司消失。”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老板娘坏坏地扑到我耳边,说道:“卫理翔和祝美玲有一腿,难怪要极力推荐祝美玲当自己的秘书,到时候我给你个摄像机,你偷偷安在最佳的位置,拿到他们在办公室偷情的证据,那就能大做文章了。”果然是好计,难怪她刚刚在办公室忽然变了脸,我还担心是她发现我偷听了,怀疑我呢。原来是心生一计啊。我抱起她往仓库内部走去。

   巷子口停着的这两白色宝马看上去好似眼熟。我刻意走近,车里并没有人,我的心忽然不安起来。我远远地便看见了我家房间的门是打开着的,青天白日,是明抢啊?

   我快步走上前,却见一张似乎熟悉的面孔走了出来,是敏敏的堂哥。他见我便说道:“我们等你好久了。”我们?我往他身后看过去,我以为是敏敏也来了,而里面是个年轻的阿姨,跟敏敏的样子很像,一猜就知道是敏敏的妈妈。

  最8n新章☆节}上j酷N/匠R网E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