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想,哪能如我想象的这样简单。她们赵家是一万个不会接受我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黄毛小子的,从上次她堂哥来樟树车站接她,我就该清楚的知道了,我又何必还要异想天开了,自讨没趣呢。

   我随手丢掉那张报纸,说道:“我冯庆有这么好的命我居然不知道,明天你就赶紧带我去赵家领赏金。”她疑惑的盯着我,说道:“你到底是不是赵家要找的冯庆啊?”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当然是了,明天你就可以得到一百万,今晚你整个人就都是我的了。”

   我把她扑倒在床上,拉上被子。我胡乱摸了她几把,就假装酒劲上来,随便叨唠几句,就假装睡着了。她推我,让我醒醒,最后她愤怒地推开我,说道:“MD,白欢喜一场了,赵家要的冯庆怎么可能是这副德行,还害我一个晚上没接到客,不过看你长得也挺帅的,就免费陪你一晚好了。”她动了动我的鼻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钻进被子里,紧紧地搂着我。

   没过一会儿她就睡着了,我爬起来靠在床头抽烟,脑子很乱,想着一些人和一些事,一些人里的一些事和一些事里的一些人。大概夜已经深不见底了,我才不得不由着夜色把我吞没。

   天还未大亮,我就被踢门声给惊醒了。砰、砰、砰,接着是祝美玲的怒吼声:“冯庆,开门,快点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那个破木门经不起她多踢几脚,她已经冲了进来。她支支吾吾地在哭,指着我说道:“冯庆,你什么意思,你卑鄙无耻,一切都是你算计的对不对?”

   我无辜地盯着她,百般不解地问道:“宝贝,你说什么啊!昨晚你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知不知道。”我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她红红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情意,好像准备原谅我的一无所知。这个时候,那妹妹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揉了揉眼睛说道:“大清早的,吵个什么劲,有病呀!”

   祝美玲顿然间气得瞳孔放大数百倍,扯掉被子。那妹妹竟然是一丝不挂的,她才有病吧,我又没干她,脱个精光不怕着凉,可能是长做这事,已经习惯,专业了。

   祝美玲愤怒地说道:“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心平气和地说:“祝美玲,你够了吧,你也不过贱人一只,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昨晚我也被卫理翔灌醉了。”

   祝美玲咬牙切齿地说:“好你个冯庆,本性终于露出来了吧,果然如卫经理所说的,是你为了讨好他,设计我陪他,你玩弄我的感情,你这龌蹉的东西。”

   我早就断定了卫理翔会出卖我,以此来永久占有祝美玲。我旁边的妹妹脸皮厚得已经超出了界限,丝毫不掩护,毫无保留地靠在床头,优哉游哉地抽起烟来。

   我用手背拍了拍她挺拔的胸腹,说道:“喂,给我点根烟。”她直接把自己嘴上的香烟塞到我嘴唇之间。

  !看L正@版@章y节0上G酷w匠1L网"3

   我舒服地抽吐了口烟,才把视线移向她,冷冷笑了笑说:“祝美玲你别逗我了,我这点三脚猫的伎俩丝毫也及不上你的卑鄙下流吧,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滩血就冒充是处,明明知道我跟老板娘的事情在公司底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你还装清纯来我面前示爱,你真当我冯庆是傻子啊,既然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个够好了。”

   她还在那儿装伤心,装痛不欲生。她说道:“我承认我知道你跟老板娘的事,我承认我跟你在一起一部分是因为你升职,你开始有钱了,我也承认我耍了点小手段,但这些全是在我真心喜欢你的前提条件之下呀!我向你发誓,我是爱你的,不然我为什么拒绝卫理翔,冒着丢工作的危险拒绝他而选择跟你好。”

   还真是一番刻骨铭心的示爱宣言。如果卫理翔不曾告诉我,她和李婷之间的关系,我还真会相信她,原谅她。

   我回想起跟她睡过后的那晚,第二天卫理翔不是请我去他办公室聊起了这件事吗。卫理翔以为我上了她,心里面很不服气,出于我已经是仓库总监,老板和老板娘皆照顾我,所以,笑着打击我,说道:“发现祝美玲不是处了吧,告诉你她以前是王必势的小三。原先她跟公司一个叫李婷的是好姐妹,李婷本来跟我的,后来王必势看上了李婷,就把祝美玲给丢弃了,祝美玲不服气,于是偷偷告诉了老板娘,所以李婷就被赶走了,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想玩祝美玲了吧,因为他王必势玩了我的小三,所以我也要玩回他的小三。”

   我心里面恨道:我的李婷,岂是你们这些个狗东西能够把玩的。我强颜欢笑道:“哈哈,你还玩王必势的老婆了呢,早就不亏了,你放心我们那晚喝醉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为了帮你赢王必势,我会想法子让你上了祝美玲。”

   ......想到这里,我又邪恶地笑了笑。我说道:“你还真是不知廉耻,说的冠冕堂皇,卫理翔能跟我比吗?他是个快奔四十岁有家室的臭东西,给你的只有红票子,而我就不同了,除了照样给你红票子外,还能给你帅气的模样,让你在任何地方都能长脸,还能给你个家,你耍那些个卑鄙的手段,不就是这样认为的吗?”

   她所有的奸计被我一语道破,气得无话可说,只有恶狠狠地指着我,说道:“冯庆,你给我记住了。”然后转身而去。

   那个妹妹说来也奇怪,祝美玲前脚走出,她后脚也跟着出去了。给我的感觉好像有阴谋似的。

   我去公司的时候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悄悄经过货箱,听到有几个员工在议论。一个员工说道:“看报纸了没,我们仓库总监不也是叫冯庆吗?”

   另一个员工取笑到:“少来,他绝对不可能是新闻里赵家要的冯庆,他只不过是一个靠老板娘,吃软饭的小白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