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冯文杰

   老板娘从后座包包里拿出了一叠钱给了我,我理所应当地接过钱,凑过去亲了她一口,说道:“娜娜姐,我有点私事就先走了,开车小心点。”我目送她的奥迪穿进车流中。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说道:“师傅,送我到当山公园。”

   ......冯文杰是我同村的老乡,从小就做些偷偷摸摸的小勾当,被视为我们村的三大瘟神之一,我们村的人背后都叫他文瘟神。

   我在家里的时候就听村里的人提起过冯文杰,说他在Tank市一带纠帮结派,专干些谋财害命的事儿。上次去手机大卖场我看见了他,这种人本来就避之为上,但我一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我就感到是时候结交这种人了。

   我上前追了上去,在他后面拍了一下,说道:“冯文杰。”我不知道冯文杰当时正准备伸两个手指头进前面那人的屁股袋里夹钱。他被我吓了一跳,手戳中那人的屁股。那人赶紧回过头来,开口叫道:“小偷,想偷我钱,保安,保安。”一下子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两个保安也过来询问什么事。

   冯文杰脸色苍白,但很快反应过来,破口骂我,说道:“你谁啊?推我干嘛,神经病吧。”我立马脸羞的很红,为难地呵呵笑着道歉,说道:“这位朋友,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误会误会。”

   冯文杰气愤地瞪着我,说道:“瞎眼了是不是,被冤枉成扒手,真是晦气。”冯文杰扬长快步而去,等我再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冯文杰的身影了。

   我东张西望找寻,突然从人流中穿出两个结实的汉子,在我左右两边推住我往大卖场边上的一个小巷子里走。

   其中一人轻声威胁我,在我耳边说:“小子识相点,敢吭一声,敢反抗一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他给我使了使眼神,就见另一个人把插在腰间的雪亮的匕首露了出来。我心想一定是我身上的那扎红票子被这两个人瞟见了,犯不着为这点钱跟他们动手。

   我被推到了昏暗的小巷子里,那两个人死死地将我推按在墙壁上,一人拔出匕首,说道:“坏了老子们的好事,给你长点记信。”就见尖锐的刀子朝我手臂下扎下来,

   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说道:“放了他吧,我朋友。”冯文杰来到我面前,那两人估计是他的小弟,二话不说。乖乖地就将我松开了。

   我礼貌地笑了笑,说:“文杰哥,抱歉,坏了你们的事儿了。”冯文杰也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说道:“没事,你挺聪明的。从小到大我记得在我们村里数我们两家的闲言碎语最多,因为我们两家是全村最穷的。对了,我不是听说你娶老婆了吗?不是李婷,是从外面带回家的女孩,挺厉害的你小子,不过怎么就见你一个人。”冯文杰往周围看了看。

   我正好刚刚卖了那个手机,袋里有几千块钱。我说:“我请文杰哥和两位兄弟去喝个酒,然后我们再慢慢聊,在这他乡异地,以后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我们就在附近的农家小炒饭店点了五个菜,来了一箱啤酒,我们边喝边聊,我跟他细说了我那老婆,是如何莫名其妙的事儿。我总结道:“那妹妹就是占着有两个钱,无所谓地跟我这穷小子玩玩而已,我就利用她去反击狗眼看人低的李妈。”

   冯文杰借着喝了几瓶酒,有几分醉意,慷慨起来,说道:“兄弟,就别难过了,李婷那个苗子可以说在我们那整个市,都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娃,读书的时候我也对她颇有好感,但我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她肯定得卖个好价钱,所以早就悬崖勒马了,哈哈,哈哈。”

   他这是在炫耀他自己有多明察秋毫,量力为之,取笑我愚不可及,不自量力吗?我知道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他是想安慰我,只因他文化太低了,不怎么会说话。

   我说道:“别说我了,文杰哥你这几年怎么样了?”冯文杰嘿嘿笑着,说:“还用问?如你所见,借别人的钱财消自己的灾。”我夸奖他,说道:“文杰哥,也算厉害了,那些个戴帽子的皆奈何不了你啊,看你这一身穿着风光就知道了。”

   他瞪瞪眼,说道:“屁,哥在Tank市哪个看守所没呆过,那些个带帽子的比我爹妈还亲,别看我今天一身华丽,搞不好明天就成了犀利哥了,坐在马路边喝西北风了。还是你在公司上班赚的死工资实在。”

  ^酷F\匠网永(《久免费看}=小n说:x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错是没错,但总受上头的气,我还听说跟上头作对,不但拿不到工资,暗地里老板还会叫人毒打你。”

   冯文杰一拍桌子,怒道:“这还得了,那要看看那人是谁的兄弟了,我冯文杰的兄弟,那就不行,要是你老板敢为难你,你就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保证他满地找牙。”我意气风发地站起来,举杯,说道:“有文杰哥这句话就够了,我敬文杰哥和两位兄弟一杯。”当啷啷碰杯声,昂起脖子畅快一饮而尽。道别时,我问:“文杰哥,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他说道:“当山公园正对面的兄弟理发店。”

   出租车在当山公园的正门停了下来。我一下车就看见了马路那边的兄弟理发店。我走进去,见正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化了重妆的妹妹,穿得很性感,双腿交叉,翘起二郎腿。坐在收银台上玩电脑的染发少年扫了我一眼,不客气地说道:“理发店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这哪里是什么理发店,分明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不过他为什么赶我出去,难道我一身正气,怕我是便衣警察吗,所以不敢问我要不要小姐。

   那人发狠话,说道:“MD,还不走,是想滚出去吗?”这家店完全没有把顾客当上帝的宗旨。由此可见这一定是冯文杰的大本营。我笑了笑,说道:“兄弟,是文杰哥让我来这儿找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