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道:“你拉我去哪儿?想吃什么你还没说了。”祝美玲嘿嘿笑着,说道:“肯德基,恋人都喜欢往那儿跑,浪漫时尚。”城里人真是开放,这才见过几次面就恋人了。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一家大型肯德基店。由于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默不吭声地搞了好久,才明白怎么点单。我们两个总共消费了182块。

  出了肯德基店,祝美玲说她还想喝酒。我昨天已经醉了个半死,一大早冲洗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为止我仍觉得身上还有啤酒那馊味。我去小店要了两个小杯子装的劲酒。我说:“这种酒来的快,更有味道。”

  “什么意思吗,你?”她还给我装糊涂。如果不喝酒就投入我的怀抱,那就显得太随便了。我们坐在步行街两边的靠椅上。

  我给她拉开了小盖子,递给了她。我顺口问了她一句,说道:“卫理翔不是让你今天给他答复吗?你答应他的话现在就不应该跟我坐在这儿,不答应的话,卫理翔肯定为难你,最起码让你加班,也不可能在这陪我坐着。”

  “奇怪吧,本来我今天是断然拒绝的,即便是他要为难。但我可记得今晚跟你有约,所以我就假装腼腆地说,还需要考虑几天,卫理翔如果真在意我这个人,也不急于一时是不是?”

  祝美玲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她试着小口抿了一口劲酒,然后“啊”一声吐了出来,瞬间她的嫩白的笑脸上韵的通红,看起来十分诱人。

  “哦?怎么就醉了。”我把她揽进我怀里。其实今天心情这么糟,还这么急着想要请她出来吃饭,依着她喝酒,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她。接着,我问道了今天的主题上,说道:“祝美玲,我记得之前你不是跟我提起过你的一个姐妹吗?你说她也被卫理翔给诱逼了,怎么我不见卫理翔身边有那么一号女人啊。”

  “哦,你说那个李婷啊,我们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姐妹,只是以前一起合租房子,那个女人太虚伪了,一开始卫理翔看上她,想搞她,她还装纯了,还跟我说想辞职,去别家找工作,还邀我一起,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改变主意,跟卫理翔混在一起,当天在办公室里,还有好多胆大的员工把耳朵贴到门上去听那女人的叫声,然后老模仿给大家听。

  祝美玲落井下石的说道,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李婷和我的痛苦上,披露李婷来完善和满足自己,津津有味地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已经露出了愤怒之色,拳头已紧紧钻牢。

  祝美玲抬头看着我,说道:“听那么起劲,你忽然问起她,难不成你认识李婷?”她好像察觉到什么。我放松来,笑道:“怎么可能,我是纳闷既然卫理翔那东西有了李婷,为什么还打你主意,关键更奇怪的是他身边并没有那个叫李婷的秘书跟着啊。我想知道后来为什么李婷又跟了王必势。

  最新◎s章7节yY上酷匠vv网

  祝美玲讽刺李婷说道:“她现在可本事了,用她那肮脏的身子勾搭上了我们的老板王必势那个老头子,后来被老板娘察觉到了,就把她给开除了,但谁知道李婷那货,那妖精至今还缠着王必势那老头,王必势那老头每天在公司都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就去找那狐狸精,带她到处寻乐子去了,前些日子老板娘不是常来公司吗,老头子不在公司差点又被抓现形了,听一些人说王必势私底下买了辆宝马,把奥迪停在公司掩人耳目,偷偷开着宝马出去混。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作贱自己?我的心里面好难过,更加恨,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曾经的婷儿变成了现在的女魔。难道真的是现实的错?诱惑有谁不在时刻面临,可是为何偏偏连我最信任的她也克制不了,抗拒不掉。

  就像我始终不肯相信她会沦落到此步田地,然而偏偏又是活脱脱的现实残忍地将我的信念打翻。我深深地闭上眼任由苦水在肚子里无情地翻滚,毫不留情地刺痛着我的心扉,我的内脏。

  祝美玲推了推我,说道:“庆哥,你怎么了。”我睁开眼,盯着她,没有答话,却在心里面暗骂她:祝美玲,你才是实打实的贱女人,所以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取消我的李婷,我的李婷再怎么不堪也觉不允许你笑话。我发誓一定要让你为今天所说的付出代价。我说:“忽然很想喝酒,陪我喝,干杯。”

  祝美玲醉了,我拦下一辆出租车,把她带到了我的出租屋内,把她往床上一丢。旧木板床嘎吱一声响。我过去把房门牢牢锁上,打开那盏白炽灯。暗黄色的灯光照在祝美玲的身上,她酒醉昏睡在我的眼下,从脸到颈以及所有能看见的肌肤都是那样娇柔红嫩。

  我邪恶地自言自语道:“祝美玲,我倒要看看你身体有多纯洁,哼......”我说着,同时在一边脱衣服。我就像深山里走下来的一只饿狼,猛烈地扑下去,撕咬着送上门来的猎物。我发现她早不是个雏了,骂道:“贱女人,装什么纯,早就不知道被玩过多少遍了。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把我也惊醒了,因为我的手搭在她身上,我是趴着睡的。她推了推我,轻声喊了我一句:“庆哥?”我感觉她好像要耍什么心思,所以装还睡着。

  祝美玲轻轻抬高我的手,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从我的手下移出。她没有赶紧穿衣服,而是去床头柜上翻她那个迷你小皮包。我偷偷露出一个猫眼,见她从里面拿出一包用透明塑料袋封死的红色液体。

  祝美玲翻身凑近我的脸,最后一次确认我的确是睡着的。她跨过我的身子,躺回原位,我不知道她在那做了一些什么小动作,只听见她撕开那液体袋子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