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我跟你讲,你距离成功是越来越近了。”刘老汉说。我和那奉承我的刘老汉在路边摊点了几个小菜,喝着酒,当然是他硬要拉我来,硬要请我。我好奇地说:“老伯是看相算命的,在这样的社会我还大字不识几个,那个叫网上QQ的我都不会登,能成功到哪里去。”

  “帅哥,你装糊涂了不是?”刘老汉神神秘秘的样子,敬我,接着说,“我们老板娘每回来都可劲地给你使眼神,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看出来呀?还有,以前我们老板娘几个月才会来公司一趟,自从上次见到你之后,这半个月就来了四五次了,每次都差你给她拿点什么,让你跟进跟出的。”

  “老伯,你放心,如果托你的福,我真的能够降服了老板娘,在公司弄到一官半职,我一定不会忘记你,公司数老伯你最照顾我了,我敬你。”我微笑着与他碰杯喝酒。我在心里面想,虽然老板娘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皮肤的光泽和弹性保存的都相当好,算个美人胚子,但毕竟她大我二十左右。我怎么也不可能卑鄙到靠富婆来成就自己。

  不过老板娘的确对我非一般的强烈,傍晚时分,她从侧门直接进入仓房。她从我后面拍我的肩,说:“嘘,别吵,有点私人事找你,跟我走吧。”老板娘抓住我的手。当时仓库里只有我和那个奉承我的老汉,老汉从侧门闪出来,见老板娘正拉着我走,立马又缩回去。

  老汉探出半边脸,笑得很阴险,对我挥挥手,让我放心去。我被老板娘拉了出去,她让我上了她那辆红色的奥迪。我问了句:“老板娘要带我去哪里?”老板娘快速开动车,说:“去夜店,放心,我算你加班,给你加班费。”我说:“老板娘你要这样的话,我就不去了,跟老板娘一起去夜店,本来就是我无比开心的事。”

  “你这孩子嘴巴真甜,好吧,今天我们纯属朋友关系,邀请你陪我去夜场,所以你就不要叫我老板娘了,我的名字叫王娜”她伸手过来摸我的头。我说:“知道了,姗姗姐。”她听得心里面乐滋滋的,说:“小调皮鬼。”如果不是她姿色还在,那我一定全身起鸡皮疙瘩。

  老板娘带我来到市中心一家叫“黑夜白天”的大型夜店。里面灯红酒绿,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摇得天昏地暗,长头发甩得跟狮子的毛似的。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知道怎么玩。老板娘坐在吧台前,要了两杯红酒,递给我一杯。她说:“Cheers。”却是?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我才知道是干杯的意思。她推了推我的杯子,我才把杯子里的酒喝光。

  老板娘拉我去舞池,说道:“在这里面只管尽情的释放自己,想怎么摇就怎么摇,举起双手,我手把手教你。”老板娘抓住我的手腕,踮起脚尖举高我的手。她抬头的时候,那涂得红韵的双唇已经沾到了我的嘴皮子。她的气息扑进我的鼻孔。

  这是不是活生生的勾Y?

  我觉得这样扭着身子特别别扭,要是眼下是个清纯的少女,我会立即带她去开房,不就是想我上她吗,玩这么多花样。我在意她实质上是个老女,不过是个风韵犹存、充满诱惑的老女人。我觉得这是一门很亏本的生意,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二十岁还不到呢,对她来说嫩得很,但我绝对不能直接拒绝了她,不给她面子就是砸自己的饭碗。

  最`新章Y节Y上j,酷#匠=网

  老板娘似乎以为我顺从了她,更加放肆起来。她抓住我的手,让我的手搭在她的小蛮腰上。我并没有贴贴实实地抓住她的腰,我怕万一发现她的腰很柔很滑,那我将会控制不住自己,深陷进去就不好了。她伸手勾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身子还扭动着,闭上眼要来亲吻我。

  “娜娜姐,第一回来,玩着有些累,我们也像他们那样去那边坐坐。”我忽然开口说话,把头扭开,视线落在舞池外围的小圆桌那块。男男女女对坐在小圆桌前,有的喝交杯酒,有的直接扑在桌子上热吻。老板娘没有得逞,有点生气,说:“好吧,都随你喜欢。”

  老板娘吩咐酒吧的酒保给我们上了两杯红酒。老板娘趴在桌子上,抬眼盯着坐在对面的我,当啷一声跟我碰杯,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说:“冯帅哥,姐姐敬你一杯。”我刚要喝酒,她却抓住我的手腕,说道:“酒吧这种地方就得玩出情趣,玩这个可不代表什么哦,我来教你。”她伸手绕过我的手腕,让我跟她喝交杯酒。

  我只有不情愿的接受她的玩弄。我想她下一步该要直接扑过来亲吻我了。今晚她是铁了心要吃掉我了。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一个女孩抢了我的眼,披散着飘逸的头发,走起路来扭动着摇曳的身子,老板娘见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吧台方向看,伸过头来亲我的动作停了下来,视线随着我的视线看过去。

  “她比我漂亮是不是?”老板娘吃醋地问道。我说:“姗姗姐,不是,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李婷转出了酒吧大门,我话音刚落,追了上去。在大马路边,暗黄的路灯下,我抓住她的手,说:“你怎么会在这儿?”她知道是我,转过身来,用力甩开我的手,愤怒地说:“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那你又为什么在这?”

  原来她在酒吧里已经看到了我,她是看到我和老板娘在那亲热,生我的气吗?不过她有什么资格跟我生气,在我面前摆什么臭架子,我冷冷一笑,昂起头,双手放进两边口袋,说:“包养你的老板呢,叫他出来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向周围看了看,接着说:“咦?怎么就你一个人,是被丢弃了吧,难怪这么生气,这么可怜。”

  李婷不搭理我,白我一眼,转身要走。我又上前抓住她的手,说:“别这个样子,笑一个我今晚就勉为其难的干你,让你舒服。”李婷挣脱开我,愤怒地说:“说够了没有,我告诉你,现在你的身体也很肮脏,也不值钱,所以你不再有资格来讽刺我,哼,你的富婆追上来了,小心她吃醋把你给甩了,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