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想万一她真的是老板的女儿,那叫老板娘就把她叫大了,叫老了。万一她脾气臭,因这一句话把我赶走,那我就亏大了,我身上没钱,还等着这里的工资过活了。

  我叫她大小姐,把她叫的年轻,即便是叫错了,那也是开心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憨厚地笑了笑,说道:“难道不是吗?”她还在轻轻地笑。

  “老板娘让你搬箱子,你傻了,老板娘,我们来,这新来的小屁孩啥也不懂。”那两个老男人借机上来邀功,同时来饱饱眼福。

  “快点,快点,那边还有一堆箱子要搬的。”老板娘冲那两个老男人拉脸说道。我心里面想,我刚刚把她喊年轻了,她还沉浸在青春年华的恬静当中,他们两个大老粗破坏了她的美事,活该马屁拍到马嘴上去了。我轻轻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娘笑着问我,好像对我很好奇的样子,好像自己回到了二十出头,语气还带出几分调皮,说实话,配备她的美貌,一点也不做作。

  “冯庆,对不起,我没想到老板娘这么年轻漂亮。”我很自然地笑着说。我动了动她怀里的小孩的脸,说:“孩子真可爱,跟老板娘您长得一模一样。”

  老板娘又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哈哈,你又错了,我儿子估计比你还大呢,在Tank大学念大四了,这是我妹妹的女儿,快点叫叔叔,对了,你们老板呢,怎么今天车子不在?”女人朝大院内看了遍。

  老板娘的话好像有点问题,老板的车子是长时间不在的呀,我还没开口回答。

  卫理翔快步上来,瞪我一眼,说道:“还不赶快过去搬货,刚来就想偷懒。”我心里面很不爽,盯着卫理翔,心里想道:经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迟早要做的比这个什么什么经理更高。

  我昂起头,说道:“我知道,但老板娘问我点事情。”老板娘呵呵笑着,说道:“卫经理,不怪他,冯庆挺勤奋的,老板去那了?”

  酷&|匠,i网('唯(N一正fS版√k,Qg其‘}他uU都D是zK盗版p

  “哦。刚刚有个客户打电话过来,老板刚刚出去,老板娘办公室请。”卫理翔引她进去。其实卫理翔在撒谎,老板今天根本没来公司。老板娘进去的时候还回头冲我笑了笑。

  “哟,小白脸就是不一样啊。”个头较高较瘦的老汉冲我这边吐了口口水,不服气地抱怨道。而那矮墩墩的,一脸疙瘩的老汉好像识了趣,冲我微微笑着。我走过去,双手按在那个箱子上,瞪着那个高个老汉,说:“大叔,这也算资本的一种,实力的一种,小心再这儿呆不了多久,老家伙。”我露出带着威胁的笑意。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句。”老汉冲我发怒,直起身子想冲我动手。那矮墩墩的老汉赶紧过来拉住他,说:“哎哟,我说老哥,你也一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大,跟年轻人计较什么劲儿,再说了的确是你老哥过分在先。”

  这就对了,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站直身子,昂首挺胸,双手操进两边的裤袋里,跟个老大哥似的。我嘴角微微弯起,冷冷一笑,看也不看他们,冷哼一声从他们面前走过,那个高的很生气,在后面教训起那个矮个的,说:“你什么意思,风吹两边倒,居然帮他说话。”

  矮个汉子理也不理他,追上来,在我后面点头哈腰地说:“帅哥,以前我对你无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我跟你一样,是个懂得把握机会的人,我们老板娘美貌与风韵并存,帅哥你年轻与勇猛兼得,到时候在公司有一席之位之后,可千万别忘记我这老汉,老汉我以后就要一倚仗帅哥你了。”

  我虽然讨厌奉承拍马之人,但总比对我有敌意的人要好很多。我说:“会的,但我很讨厌那老头。”矮个子老汉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以后我会想办法说服他的。”

  卫理翔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我进去礼貌地喊了声:“卫经理好。”他抬眼道:“冯庆,才来几天你就想干点什么是不是?想当小白脸,你还嫩着呢,一个最底层的打杂工,我想什么时候让你滚蛋都行,懂吗?”

  仗势欺人的狗东西,我紧盯着他,戴副黑边眼镜,西装加领带,整个就是个衣冠禽兽。他眼睛再瞪大一倍,说:“怎么,很不服气,有本事开个口试试?”我不开口,忍着气把头低了下去。他点起一根烟,说道:“算你识趣,以后给我注意好了,做自己该做的事,工资能拿,做的本分出色还有奖金拿,滚出去干活。”

  我咬紧牙关,我发誓,这样的奇耻大辱,我一定要让卫理翔这狗东西十倍还来。我低着头,默默地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门。

  我去公用电话亭给李婷打电话。她不知道是我,柔软的声音喂了一声。我说:“你在哪里?”李婷听到我的声音,立马变得很不高兴,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你少烦我。”李婷凶我的声音压得很低,应该是身边正睡着那个有钱的老板吧。我也凶道:“你少给我吼,我告诉你,我的心情很不好,如果我今天见不到你,我保证你会后悔。”

  “你有什么事待会我再回你电话,我现在正忙。”是不是此刻她正被男人压在身下,仿佛她的喘气声很大,很清晰。我狠狠地骂道:“你这贱人,少给我装,老子没手机,我在名车大酒店后面的电话亭等你,半个小时后你不到的话,就给老子看着办。”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这样的底气命令她。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这资格,我不想听到她的拒绝,所以“咔哒”用力挂断了电话。

  我在小店里买了一包三块的老红梅香烟,坐在路边用劲抽。风呼呼地吹得我额前的刘海乱飘,我把视线放在那个路口。好多辆出租车在那个路口停车,但下车的皆不是李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