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我叫墨血,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墨血笑着冲小洁道。

  “我叫于洁,和陈雷是同学。”

  Z看z正)、版C◎章节)\上酷{"匠l网f

  “我们是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到了大学还是同学。”陈雷道。

  “是吗?”墨血听后略微有些惊讶道,从初中到大学,那就是十一年,两个人十一年的同学,这可不是一般的缘分,难怪对这份感情看得如此之重。

  “预备役离这里坐车的话需要两个小时,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可能要走一天。”于洁道。

  “你们谁会开车?”墨血道,既然离着那么远,那就索性开车前去,总比步行安全一些。

  “我会。”陈雷道,“去年刚拿的证。”

  在离开的时候,他们再次经过死去的四个人的尸体前,当看到叶天的尸体的时候,于洁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充满了怒火,放佛看到了九世仇人一般,夺过陈雷手中的开山刀朝着叶天的头狠狠的砍了下去,头颅劈碎,鲜血飞溅,于洁却还不解恨,一刀接着一刀,放佛剁肉馅一般,知道将他的头颅彻底的劈碎,看不出一点原形之后,方才停住颤抖的手。眼角两行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看着她这疯狂的劈砍,就可以想象她这短短的几日遭受了怎样的磨难!

  “小洁,冷静点,都过去!”陈雷将心爱的女子紧紧的搂住。

  只曾在电视或小说中出现的镜头,墨血有幸目睹,隐隐有几丝感动,并不是他的心意麻木,而是这个时代已经改变!

  离了废弃的厂房,下来矮山,山下便有一条公路通向城中,路上稀稀落落的散着几辆车,除了破损测车窗和触目惊心的血迹之外,没有其他的损坏。

  “这些车应该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对车有几分懂行的陈雷检查了一番之后道。

  “那就选辆最结实的,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墨血扭头望了望身后,敏锐超常的感知告诉他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他们必须马上离开。

  “那就那辆路虎吧,一百多万呢。”陈雷指了指一辆白色的路虎,这辆平时耳闻能详的百万豪车此时正车门大开,沾了血的车钥匙还挂在车上。

  “好,快点。”

  看到墨血一脸凝重,陈雷隐约的猜到了些什么,能让眼前这个类似妖怪一般存在的人物脸色凝重的一定是十分紧要的事情,九人迅速地上车,不到一分钟之后,这辆白色的路虎便上了路,不得不说,百万元的豪车的确是有它的价值所在,最起码坐在上面就非常的舒服,只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墨血却没有时间思考这些,略微有些不安的朝着车后望了望,确认刚才的那股危机感已经渐渐消失之后,才松了口气,转而仔细的看一旁陈雷这位新手驾车。

  就在他们上车之地,路旁的土岭之上,突然探出一个硕大的头颅,之后是它那近五米的身长,浑身暗红色的鳞片如铁铸一般,原来是一只巨大的蜥蜴,大嘴微微张合,露出血红如铁钩一般的长舌和两排尖利如刀的牙齿,在空气之中嗅了嗅,这只巨大的蜥蜴便飞速的爬动起来,只见一路烟尘,以与庞大身躯并不相符的速度快速的奔走,仿若飞驰。

  此时,白色的路虎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一路驶来,整条路上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在行驶,也只有他们三个活人,如此情形让车上的三人同时心惊,只在电影或者小说中的末世情景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方才知道,原来这远比电影或小说中所描述的要恐怖的多。

  车上,稍微松了口气墨血却是在时刻警惕着,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会有什么样变异的怪物会突然冲出,将他们杀死,尤其是刚才那股危机感让他清楚意识到,虽然依靠系统,他获得超越常人的力量,但是在这样的灾难末世之前,他现在的实力依旧不够看,甚至可以说微弱而渺小。

  力量,我需要力量!墨血在心中默默喊道。

  墨血虽然有些愤青但并不十分自大,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超人,没有红色外穿的内裤,没有钢铁之躯,即使要杀怪升级,也要一步一步来。

  单凭手中的利刀和一把沙漠之鹰几百来发子弹,千里走单骑,冲向金陵,一路斩怪变强,然后成神,那是小说,就现实而言,那就是作死,且不说这千里之路如何遥远,单靠步行不知道何时何日才能到,单是让成群的变异鼠围攻那就是必死无疑。

  “这一路上也太安静了,就没有一个活人吗?”陈雷脸色有些发白道。

  “即使有也不会出现在了,这是郊外,没有什么建筑物可以藏身,也没有超市之类的食品补给处,江州有幸存者这是可以肯定的,不过我想他们大多数应该都在市区之中,那里建筑密集,利于躲避和藏身,而且食物相对容易寻找。”墨血思索了一会之后道。

  “希望弟弟平安无事。”一直坐在后座上没有说话的于洁突然道。

  “放心,他一定不会有事的。”陈雷安慰道。

  预备役吗,如果他还活着只怕也绝对不会在那里,而且,墨血默认为那些无论从装备上还是从训练上来说都与正规部队有不少差距的他们在这样的大灾难前绝对会损伤惨重,而为了保存那些重要部队的实力,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推上前方,从一定程度上充当炮灰的角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