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目标,重复,发现目标,准备收队!”特战队长通过联络装置通知了外面仍在搜寻的其他小组之后,立即来到岳思浓的身旁,敬礼道,“岳小姐,我是蒋晓天,奉岳司令的命令前来救援。”

  “原来是爸爸让他们来救援的,不是他们,呵呵。”岳思浓苦涩一笑。

  “请问岳小姐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我们马上可以走,但是我还有个要求,请带他一起走。”说着,岳思浓指了指一旁的墨血,如果没有墨血的守护,或许她们母子根本无法支撑到现在,早就被撕裂,当成了食物。

  蒋晓天听完岳思浓的话却是露出很为难的神情,然后扭头望了望墨血,这一望突然身体一个激灵。

  此时墨血正盯着那士兵肩上的那标志“双蛇剑”.

  好重的煞气!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屋子有些不对劲,而发现目标的喜悦让他没来得及仔细检查,当岳思浓提到带墨血一起走的时候,蒋晓天突然发现这屋子不对劲的来源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平凡貌似一个学生般无害的青年,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了浓烈煞气却绝对不像他的外表那么平凡,身为一个特战精英的他自然对这种气势再熟悉不过,如此的气势,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显然是经历了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杀戮。

  “怎么了,蒋队长!”突然变化让岳思浓一下子愣住,急忙问道,毕竟墨血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岳小姐,请恕我们不能答应你的请求,临行前岳司令曾特地交代过,除了你们母女,不得救援其他人,事情紧急,抱歉!”蒋晓天道,其实临行前他并没有接到这样的指示,指示眼前的这个名叫墨血的男子给他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不能答应岳思浓的请求,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接到身旁队友的暗示,那个隐蔽的手势差点让他扣动扳机。

  什么,墨血听后脑袋嗡的一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自己这些天尽心的守护着这母女二人,竟然是双蛇剑的人,以前想要杀自己的组织。墨血只觉得有股火要从胸腔之中冒出来。

  “队长!”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一个士兵,持枪而立,十分紧张的望着墨血,如临大敌。

  “蒋队长,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岳思浓厉声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抱歉!”蒋晓天道,“请马上随我们离开,这里不安全。”

  呵呵,墨血突然一笑。

  “你们走吧。”墨血淡淡一笑,眼上的愤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更加强大的自信。

  “不,你要和我们一起离开!”岳思浓坚决道。

  “快带着涵涵离开吧,说不定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墨血笑着摆摆手道。

  岳思浓听后沉默无语。

  “小姐,你还要为涵涵想想。“蒋晓天道。

  “我们走!”岳思浓听后一咬牙道。“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日后有机会,你可以来找我。”说罢抱起女儿就走。

  “哥哥不和我们一起走吗?”涵涵哭着道。

  “哥哥留下还有事,涵涵要听妈妈的话,不哭。”墨血笑着轻轻地揉了揉涵涵的头。

  “嗯。”

  特战小队护送着岳思浓母女离开,由特战队长蒋晓天和那名冲进来的战士断后,两个人非常的小心。

  墨血就立在房间门口,看着一队人迅速地远去。

  “狼,刚才怎么那么紧张?”蒋晓天突然低声道。

  “房间里的那个家伙很危险。”一旁的战士心有余悸道。

  。w酷0q匠c网!首l发`

  “危险,我只是感觉到他身上有很浓的煞气,应该杀了不少人,他的实力有多强?”蒋晓天知道自己身旁的这个战士不是普通人,而是在感染病毒之后获得了某种特殊的能力,能够感知危险,这也是自己这次带他前来的原因。

  “很强,他给我的感觉就像那个怪物。”

  “那个怪物?!”蒋晓天脸色一下子变了。

  “嗯。”

  “或许我们应该带他走,如果他能加入我们的话.......”蒋晓天突然停住脚步道。

  “队长,这样的怪物,谁可以压制?”

  “是啊,但是实在有些不甘啊!”

  “队长,他似乎习惯用刀,我们不是......”

  “对了,马上拿下来。”

  “是!”士兵听后立即加快步伐,一阵小跑向楼顶冲去,越过护送岳思浓母子的众人,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有回到了蒋晓天的身边,只是这一次手里多了一柄近四尺长的战刀,然后将它交给了自己的队长。

  蒋晓天接过战刀之后,轻轻地抚摸着刀鞘,有些依依不舍。

  “这样的刀可没有几柄啊!”回到了墨血所在的房间,轻轻地敲了敲已经关上的房门。

  “是你,什么事?”打开房门的墨血见蒋晓天又回来之后微微一怔,还以为他有改变了主意,来带自己离开,隧道,“我已经决定暂时不随你们离开江州。”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不能带你离开,这是命令,这个送给你,作为你保护岳小姐的感谢。”说着将手中的战刀递给了墨血。

  “给我?”墨血一愣,心想道。双蛇剑会有怎么好心的人嘛?

  “没错,这可不是一般的战刀。”蒋晓天道。

  “是吗?”墨血犹豫了一下接过战刀,他不是什么愤青,在他看来有些便宜该占就占,而且此时的他确实缺少一把趁手的兵器。

  轻轻地将刀抽出,这是一把类于唐刀样式的战刀,刀身直长而渐窄,不知是用什么金属铸造而成,分量很重,森冷的刀锋散发着阵阵寒意,一看就锐利异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