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兴冲冲的走到了舅舅的旁边,观察一下,舅舅比我印象中变的更加的魁梧,穿这一套中山装,给人一种特别敬畏的感觉。从他菱角分明的脸上和似有似无微笑的表情,看到的不只是一种帅气更多的是一种英气,那种好像英雄的气息。在他身后是竟然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岁数的小姑娘,那个姑娘长的也是非常的漂亮,清秀中不缺乏一丝妩媚的感觉,只是从她脸上的表情看的出,她也是一个非常冷傲的人。我在父母和舅舅中间大概打量了十几秒左右,妈妈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再门口站着了,有什么事情屋里说吧。舅舅微笑的回道:好了姐姐,这么多年了还不希望我带不毁走,别忘了这一代已经轮到你了。妈妈的不耐烦,舅舅的一番话,让我一头雾水。妈妈不是一个刻薄的人,为什么就这么不喜欢舅舅,舅舅说什么要带我走,什么这一代轮到妈妈,更加让我摸不到头脑。妈妈冷哼了一声,率先向屋子里走去。等大家都进了屋子,舅舅率先指着那个女孩说道:姐姐,姐夫,这个是我的徒弟,她叫刘一珊,你们叫他姗姗就好了,你们想问我的事情,她都知道,她会回答你们的。

  ,n酷}匠i“网Wp永久|:免7费PQ看_)小◎@说%t

  然后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闭上了眼睛,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妈妈接着说道:好好好,你厉害,既然你都有你的徒弟了,为什么还回来。妈妈看着舅舅,然后舅舅却无动于衷,独自的吸着自己手中的香烟。反而那个叫刘一珊的女孩说道:我替我师父和您说一声对不起,他就是这样,我来回答您的问题吧,师父收我并不是想让我来完成那些事情,而我只能作为一个副手,因为我并没有你们家族的血脉,那些事情只有,你们家族的人才能完成。当听她说完之后,妈妈的脸色好像缓和了一点,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女孩的态度吧。我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听着一个自己完全听不懂却又和自己有关系的事情,我现在恨不得一下子就能知道一切还没等妈妈说话,我便忍不住道:你们说的什么啊,什么家族什么事情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却又和我有关系。然而那几个人却对我的话无动于衷。只是父亲淡淡的和我说了一句:不毁,今天你就十八岁了,这些事情你先听着,我们会告诉你一切的。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我只能耐着性子点了点头。接着母亲继续道:为什么不去找大姐,为什么是不毁啊。你也知道不毁,不适干那些事情,他天生体格就不强壮,做事也没有那么稳定。女孩好像也不知道怎么说,看了看舅舅,舅舅突然睁开了眼睛,掐掉自己手中的烟,郑重的到:姐,你说的没错不毁是不如大姐孩子。但是你别忘了,爸爸在走的时候交代了,虽然不毁没有强健的体质,和强大的心智,但是他有一颗很难有的内心,最重要的是他的血脉比任何人都要强大。难道你不相信父亲的选择吗。妈妈听完这些,沉思了起来好像在回忆什么,良久之后才说道:“哎,你说的没错,我只是想让不毁普普通通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舅舅苦笑道:“谁何尝不想过平凡的生活,命运的选择,是躲不过去的,就像我当时,从出生就注定我要这样四处奔波,父亲已经给了不毁一个很好的童年了。姐,你还记得先祖留给这一代留下的话吗,虽非麒麟,终将成龙。我们的血,注定一些孩子走一条特殊的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毁说:

虽非麒麟,终将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