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呵!”夏安七也学着白衣男一样皮笑肉不笑地“笑”出这几个音,“你当我白痴啊?”

  白衣男程枫理理西装,说道:“也许是你父亲没有告诉你,在两年前你父亲和我父亲早就定下了我们的婚事。听说你父亲去世,我才特地来照顾你的。”

  夏安七微微仰头盯着程枫,男女之间的身高差让她很不爽,夏安七说:“你是为了我夏氏集团的财产吧。”

  程枫一皱眉,夏安七的眼神中平淡无波。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同时他也想起了他的父亲,父亲是为了夏氏集团才会让我和眼前这个人结婚的吧?程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为了这个婚约,我是一个守原则的人。”

  夏安七又看了看程枫,收回了还踢在车门上的脚,面无表情地对他问道:“那你喜欢我吗?”或者,你有喜欢的人吗?和不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你认为会幸福吗?“幸福这东西我无福消受,我父亲利用我拉进自己与你父亲的关系,为的就是夏氏集团的财产,我......”程枫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总之,我会遵守这个婚约,你......小心。”

  夏安七有些疑惑,小心?为什么要小心?“再看程枫,他已经走开了,远处又一辆车开过来,看这阵势,程枫是打算把这辆被她踹坏的车丢了吧。

  看看程枫上车,夏安七有些心烦地闭了闭眼,转头再看时,沈夜整靠在门边看手机,表情少有的凝重。

  ”喂!”夏安七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并叫了沈夜一声,示意他不进来自己就关门了。

  沈夜忙把手机收起来,进了夏安七家。

  后来沈夜问夏安七那时候为什么不赶他走了,夏安七回答得干净利落,”太麻烦。”

  “夏女王。”

  “我叫夏安七。”夏安七淡定的纠正。

  “你要和那个人结婚吗?”

  “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我的菜。”淡定的回答,霸气侧漏。

  沈夜笑了笑,走进了厨房。夏安七倒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恨不得把天花板打个洞。

  、最.z新h,章节I上R酷匠UM网

  后来的几天,沈夜依旧缠着夏安七。

  “夏女王,方向走反了吧。”

  夏安七淡定地拎着他的衣领,“那边有个垃圾站。”

  说实话,夏安七并不讨厌这种有他陪伴得感觉,也并不讨厌他。夏安七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依赖他了。

  直到某天,沈夜对她说:“夏女王,这几天我可能不能陪你了。”

  “怎么了?家里有事?”

  “嗯,家里发生了一些事,不过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去吧,不用回来都行。”

  话虽然这么说,克夏安七从学校回来打开门时,自己竟然会觉得好孤单。夏安七微一皱眉,把校服丢在了沙发上,想起前院邮箱中似乎有邮件,便走了出去。

  这是一封邀请函,是哪个大公司确定继承人,邀其他公司老板去参加的邀请函。在夏安七的父亲去世后,她收到了不少这样的邀请函,不过她都给了夏氏集团现在的临时负责人。

  而这次不同,夏安七对这封邀请函的落款产生了兴趣。

  沈氏集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暖夏说:

  如果你喜欢这篇小说请加qq78454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