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啊!”

  “小伙子,你还记得我啊!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看了看我继续说道:“哟,小伙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真是可怜啊!哎呀!衣服也被撕烂了,眼睛也肿了,手机也坏了!”

  我见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嘲笑我一样,心中顿时不是滋味,心想你这老头,我以前好歹也替你解过围,你现在却讥讽我,我没有理他就要转身离开。

  这时那老头却叫住了我,小伙子,你不能走!

  我顿时一愣,没好气的看着老头说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老头笑了笑说道:“哎呦,你怎么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善忘啊!我不是说过我们再见的话,我要报答你啊!”

  我听他说要报答我,不禁觉得好笑,心想你都自身难保了怎么报答我啊!于是我便敷衍他说,陈伯我还要回家呢,你洗洗睡吧!

  谁知那老头跑到我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然后抱着我的大腿大哭道:“哎呀,我发过誓的,说要报答你就一定要报答你,不然我会遭天谴的啊,我求求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孤老头吧!”

  我实在无语了,想不到这个老头居然来这么一出,我又好气又好笑,只有对他说道:“好了你别哭了,我接受你的报答还不行吗?”

  老头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又换了一副笑脸对我说道:“嘿嘿,既然这样那就先陪我吃个晚饭吧!”

  我顿时无语,心想这老头真够没眼力劲儿,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心中一酸,我便对他说道:“陈伯,今天我被人抢了没钱请你——”

  “我知道,所以我请你啊!不对是你陪我吃饭!”

  我听他这么一说,又看了看这老陈头的样子,不禁想起了我死去的爷爷,我心想自己其实和他也差不多,都是社会底层的人,没钱没地位,他估计也是想找个人陪他吃饭而已。

  于是我便笑着对他说道:“好吧!对了你有什么好吃的,快拿出来吧!”

  他见我这么说便有些欣喜的对我笑了笑说道:“小伙子,你今天可算有口福了。”

  说罢便从他的编织袋里端出一个黑不溜秋的大砂锅来。

  我知道这一定又是他从哪里顺来的剩菜剩饭了,于是我对他问道:“这里面是什么啊?”

  他对我嘿嘿一笑,说道:“这里面可都是好东西,今天我去了家高档的酒店,叫天上人间,我好不容易混进了包间,还没让那里的人发现。”

  说着他便打开了他的那个砂锅,顿时一阵香气飘了出来。

  陈伯对我笑了笑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鲍鱼,海参,虾,烤鸭,应有尽有!别客气了,开整吧!”

  说着便从里面扯出半只烤鸭递给了我,我此时也是又累又饿,也不怎么讲究了,于是便接过鸭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被光顾着吃,来陪我喝一杯。”陈伯又从他的袋子里拿出了一瓶五粮液和两个杯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俩也拉开了话匣子。

  “陈伯,你可真有一套啊!你拿了人家这么多东西,就没人发现你吗?”我有些好奇的问他。

  谁知道这老头却得意的对我说道:“其实那些有钱人吃些东西都吃腻了,他们都在包间里忙着干别的事情,自然不会注意到我这个顺手牵羊的老乞丐了,哈哈!”

  “他们在包间干嘛啊?”

  “嘿嘿,当然是干女人了,这些有钱人都是这样,饱暖就思那啥!叫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却只是用来看着,女人才是他们的主菜!对了,小伙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被人欺负了吧!”老头对我问道。

  我又想起了自己今天的事,心中又是一阵伤感,于是便将我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陈伯。

  陈伯听完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啊!”

  看来这老头真的有些喝高了。

  我见时间不早了,便对她说道:“陈伯,谢谢你请我吃东西,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y看i/正版P{章-9节{上1B酷D匠@网

  却被陈伯叫住了,那老头对我笑了笑说道:“小伙子,你急什么,我还没有报答你呢?”

  我顿时就愣住了,诧异的对他说道:“陈伯,你不是已经请我吃了一顿了嘛?”

  陈伯却摆了摆手对我说:“年轻人,帐不是这么算的!你上次请我吃一顿是你可怜我,而今天你肯和我这个老乞丐吃饭是看得起我,所以我更要报答你。”

  说着陈伯就将手伸进了他的编织袋里,只见他摸出了一台直板手机递给了我,我顿时一愣,不会吧!这老头居然连手机也能顺手牵羊。

  “拿去吧!小伙子,你是好人。”

  我从老头手里接过手机一看,卧槽,苹果6啊!

  这老头到底是不是乞丐啊!

  我正要问陈伯这东西他是哪里弄来的,可我刚一抬头,却发现这老头已经不见了,这破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老头实在是太神出鬼没了吧!整个一怪老头2.0。

  我走出了破屋,不禁暗骂张浩那群混蛋,这里离李瑶家也是很远,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现在我只有走路回去了。

  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了,好在今天李瑶不在家,申颖的房门也是紧锁的,估计也没有回来,想到她我就头大,这个女人我实在是猜不透她。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现在浑身就像散了一样,但我还是洗了澡,找了点药搽在受伤的地方。

  躺在床上我下意识的便掏出了老头给我的手机,顿时满头的黑线,原来是山寨的呀,刚才由于光线的原因,我没有看清楚,那logo根本就是一个被啃了一口的梨。

  我心想梨就梨吧!总比没有强,于是我便将原来手机里的卡擦了进去,开机画面之后只见手机上显示,正在导入内存卡信息。

  我心想这山寨机速度够慢的啊,过了一会儿,只见显示屏上又显示,是否恢复当天删除数据,我心想这玩意儿怎么破事这么多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