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谢枫招了辆计程车回到了西城玄武大街,但要到贫民窟的时候司机边让谢枫下车了,知道谢枫住在江宁市有名的贫民窟,司机一阵鄙夷,愿来还奇怪从“沁园酒店”被那种地方出来的人怎么会没车的,到了贫民窟便立马放下逃一般的离开的,直叫谢枫心里直骂狗眼看人低,不过今天谢枫到是心情好,没和他一般计较。

  谢枫悠哉悠哉的便走还便吹着口哨回到那一间只有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刚回到这个房间,谢枫嘴角边泛起了冷笑,有意思,居然有生人来过这里,居然还未离开,身上还带有阴冷的杀气,看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得罪又得罪了不少人啊。

  很久没人敢来找我的麻烦了,那就陪你好好玩玩。谢枫像平时一样吊儿郎当的走向自己的床。就在谢枫要躺下来的一刻,一道诡异的刀影从拐角闪现出来,透过谢枫的脖子,一个刀疤男的身影也显露出来。

  “桀,桀,原以为二公子这么重视这个人还可以好好玩玩的,没想到这么点小事,还奥我亲自来。”这个刀疤男自然就是田家的老七,一切缓慢而清晰,老七的嘴角也透露着冷笑,手里把玩这匕首。

  “是吗,我还觉得不好玩呢。”谢枫的声音从田七的身后传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戏谑。

  “谁?”田七转身一看看到谢枫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惊呆了,眼睛瞪着直大,“你没死?”

  “你是傻逼吗,我这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怎么会死呢。”谢枫到时逗了起来。

  “不对,我刚刚明明用匕首滑到了你的脖子,刚刚是不可能失手过的。”

  “那不过是我的残影罢了,看你的刀上没有血就知道了,好了,游戏到这里就结束了,说吧,是谁派你来的,要不是自己有点本事,刚刚课就死在你的小刀上了……”

  “结束?呵,这才刚开始呢,虽然不知道你刚刚怎么躲过去的这样也好,看来注定要慢慢玩死你。”田七打断谢枫的话,直接挥臂过来。

  谢枫看着匕首向自己过来,“算了,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来找答案吧。”说完谢枫的身影又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田七的面前。

  田七望着情不自禁的望着谢枫的眼睛,脑中一片空白。

  “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杀我的?”谢枫眼里透露着诡异的光芒,盯着田七问道。这是谢枫在使用它的异能——魅惑。

  “是二少爷让我来杀一个叫谢枫的紫罗兰班主任老师的。”田七此刻眼神溃散,如是回答道。

  “等等,二少爷?哪个二少爷,妈的,叫什么名字,说名字。”

  “是田远二少爷。”

  “哦,原来是这个杂碎啊,看他人魔狗样的果然是这么小气,白天跟他说了,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还真是个本性难改哦。还有什么要说的你.”谢枫已经不准备再留下田七的命了,对于敢来杀他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只是田七接下来说的话倒是给谢枫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原来老七说的就是田家和凌家正在准备争夺的的东西,也就是俄罗斯老毛子寻求帮助得到的东西。本来老毛子接的是帮缅甸政府在金三角的势力送一样重要的东西,主要负责人就是谢枫之前看到的西蒙那帮子人,只是没想到到了江宁市这个地方的时候,晚上在宾馆休息的时候突然东西不翼而飞了,这可急坏了这些俄罗斯的人,可是他们对本地极为的不熟悉,于是找到了当时在江宁市最大的势力,也就是段天杰领导的“天鹰帮”,希望段天杰能帮到他们,老毛子自诩是生意人认为钱能办到一切,只管合作不管其他,只是没想到“天鹰帮”这么不堪一击,被西城本来混在郊区的“杀”一夜之间覆灭。他们与“天鹰帮”这件的合作也便泡汤了,但是那东西的确对他们而言对手很重要,这才找到“杀”想与“杀”合作。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这倒是有趣了。”谢枫自言自语到。“那田家和凌家准备到什么程度了啊?”

  “东西已经有了眉目,近阶段就可能出现,大少爷已经准备好了,凌天也从北方赶了回来,只是大少爷也奇怪为什么凌家也知道这件事情,本来我杀了你也要赶去和他们集合的。”田七已经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也是,在谢枫强大的异能下谁都无法逃脱。

  “好了,你对我已经没用了,也忙了半天,也该休息喽。”谢枫说完脱了衣服就直接倒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至于田七,已经在这个世上消失了,就仿佛从没来过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