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孙杨一脸严肃的直视着保安,希望从他口中听出真实的答案。

  学校门口发生打架斗殴事件,而且其中一个当事人还是学校的学生,保安顿时就涌出一种无力感,现在竟然又冒出一个老师来,听他们刚才的对话,那名流氓老师定然是不希望自己捅出去的。

  保安是个实诚人,在警察面前有心想要说实话,但是这事闹大了万一影响到紫罗兰的声誉,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饭碗可就丢了。

  面对孙杨威严的目光,保安有些踌躇,但是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警察身后的谢枫将手向着背后伸了过去,冷不丁吓得一哆嗦,好家伙,这货刚才打人这么厉害,他该不会是准备拿刀吧?

  自己跟他对着干以后还有好日子过?说不定现在就倒霉。

  想到此,保安赶忙回应道:“这位老师为人师表,一看就是诚实本分的人,他说的不假,刚才一群混混在我们学校门口打架斗殴,还差点伤到了一个学生,正是这位老师不畏凶险的挺身而出救出了那名学生,而后混混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离开了。”

  酷匠Fk网正版首J发vm

  保安的话说的滴水不漏,和谢枫刚才所言几乎不差,其中还不乏夸奖谢枫的意思。

  谢枫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是孙杨就有点纳闷了,这保安前后的表现有问题啊,不过她知道,事情的重点还在谢枫的身上,刚想要再质问谢枫,却听到了一阵“叮铃铃——”的上课铃声。

  “警察阿姨,上课时间到了,作为一个爱岗敬业准备将生命的精华全部奉献给教育事业的伟大教师,我必须去上课了,哈......改天请你吃饭!”谢枫招呼了一声,而后就一溜烟跑进了学校。

  谢枫如此的不配合本就让孙杨感到气恼,竟然还敢提到请吃饭,她恨不得就要追上去K他一顿,但是仔细一想自己还在观察谢枫之中,不能如此鲁莽行事,何况,现在是上课期间。

  暗忖了会,孙杨只得无奈的离开了紫罗兰中学的门口,但是她的心中有个问题却始终挥之不去,难道这个混混真的是紫罗兰中学的教师?

  谢枫接下来一天都没有什么课,他急着进入校园自然不是因为上课,而是不想要面对孙杨的刁难,他跑进校园后脚步就放慢了下来,龙剑非的事情,他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种事既然被他给撞到了,他就不能不管。

  不管是谁,惹到自己的学生头上,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一定没有好果子吃,这就是谢枫现在的想法,以他多年当混混的经历,自然知道这件事还没完,不过他的心下已经想好了对策。

  到了办公室里面,没有发现什么人,谢枫随手将西瓜刀放在了桌子上,就要找一张报纸给包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张亮人还没有走进来,他的声音却是传了进来,“谢枫,你这个班主任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你们班今天的学生出操的这么少?作为班主任你为何没有到场?这一点你要好好的做检讨,还有,你的教师考勤要扣一分了。”

  张亮的声音很大,当即将谢枫吓得一跳,听清楚是什么事情后,他淡定了下来,靠,老子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屁大点事,还做检讨,老子检讨你妹!

  虽然心里对张亮的话不怎么在意,但是考勤分被扣了一分,也就被扣了一百块钱,谢枫心里还是一阵肉疼的,这么扣下去,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垫了,难不成还要自己倒贴学校钱?

  “张主任,多大点事啊,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谢枫转过身不阴不阳的说道。

  “哼,作为高二年级的年级主任,我事无巨细,亲历亲劳,怎么会是你这种好吃懒做来学校混日子的老师可比的?”张亮也是个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主,在自夸的同时,狠狠的批判了下谢枫。

  这货还真是会顺竿子往上爬啊,谢枫心里想到,不禁露出了一丝伪笑,“张主任果真是我辈的楷模,学习的典范!实在是令人佩服佩服。”

  话是这么说着,谢枫的身形却不禁向着前面走了两步,张亮先是一愣,以为谢枫对自己低头了呢,刚要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却不经意的瞥到谢枫的桌子上正放着一把刀,一把狭长的西瓜刀,上面似乎还沾着些血迹。

  教师的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刀?张亮张开了嘴巴,却发不出声来,他陡然间想起来谢枫还有另一从尚未考证的身份——混混,这西瓜刀该不会是砍人的家伙吧?

  张亮吞咽了口口水,将想要一展威严的话也给吞咽了回去,讪讪的向后倒退了两步,咧嘴笑了笑道:“谢老师,现在上课了,您忙您忙!”

  说着,张亮逃也似的离开了谢枫的办公室,到了楼下,他还惊魂甫定,不过他又立马变了一副脸色,这个死谢枫,还有半点老师的样子么?竟然公然将西瓜刀带到学校来,这得造成多大的影响,不行,一定要将这一情况告知给校长,看他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抱着这个想法,张亮直接奔向了图书楼七楼,到了余友德的办公室门口,他轻轻地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办公室的门打开,郑莉莉扭着屁股从里面走了出来,头发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凌乱,看来刚才在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作为余友德的直属手下,张亮不是第一次撞见郑莉莉从余友德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多少也能够猜测出余友德与郑莉莉之间暧昧混乱的关系,早就见怪不怪,见郑莉莉穿着一件低胸衣,胸前的鼓满露出一条鲜明的沟壑,张亮忍不住多瞄了两眼。

  “哼!”郑莉莉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却是看都没看张亮一眼,而后就走出了办公室。

  “余校长,不得了了,我发现谢枫是个黑社会成员,他的办公室里正藏着一把砍刀,上面沾满了血迹。”郑莉莉一走,张亮想起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赶忙走了进来,当即不无夸张的汇报道。

  “有这事?”余友德心神一凛,他早从谢枫那干练狡猾粗俗的作风上看出他来历可能不一般,但是他顶多认为谢枫是个无赖,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张亮刚想要说什么,余友德却又坐了回去,“算了,谢枫是上面推荐的人,我也想开除他,但是这事情不好轻易动手。”

  “啊?”张亮发出了一声惊呼,他没有想到谢枫竟然还有这一层来头,这两天他几乎都在想着扳倒谢枫,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紫罗兰的上层可不止校长,再上面的人他更加得罪不起,但是就这么放过谢枫,他心里实在有点不乐意。

  “其实,我也挺想扳倒他的,张主任啊,这事就交给你了。”余友德颇为器重的对张亮说道。

  张亮心里苦笑,这不是把烫手山芋给自己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但是余友德又开口道:“他不是在试用期么,而且带的是二年三班的这样的班级,学校最近颁布的政策,就多对他考核考核嘛。”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亮眼睛一亮,对啊,谢枫就算是上面推荐来的人又怎么样,紫罗兰这样的学校,靠的就是关系和金钱,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是砸钱进来的呢,或许谢枫只是走了一次狗屎运呢!何况,自己身后还有余友德为自己撑腰。

  “我明白了!”张亮颔首回应道,而他的心里却在想,垃圾学生配上垃圾老师,我等着你们一起完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