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撒泼耍滑“哦,那我们就从新的一课上起吧!”谢枫看了唐果一样,应了句。

  8更K“新;最快I;上酷匠{{网E

  唐果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其他的学生也不知道谢枫搞的是什么玩意,不带课本不带备课笔记,能上出什么课?

  “唐果同学,你将《师说》这篇文言文给读一遍吧!”谢枫在黑板上写下了“师说”两个字。

  他是怎么知道这节课上的是《师说》,这是唐果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他没带书也能够上好么?唐果稍微楞了一下,但是时间没给她过多发呆的动静,见谢枫正盯着自己,她脸色一红开始念起了课文。

  谢枫的记忆力虽然很变态,只要是他用心看的东西,哪怕一眼他都能够记住,但是他还没无聊到将语文教科书的页码也给记住的地步,之所以能够一口报出课文名称,是因为他看到了唐过的书本,距离虽然有点远,但是这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唐果一般在上课之前都有预习课程的习惯,《师说》这篇课文她有所预习过,甚至还自己对照古汉语词典进行过翻译,所以读起来朗朗上口,该分句的分句,轻缓有节。不过,其它学生对于听课文并没有什么心思,心里只觉得谢枫太能够装逼了,竟然事先背好了语文课程的页码,还装作神秘高深的样子,以为自己是记忆神童啊!

  《师说》这篇文言文并不长,唐果用了三分多钟就读完了,其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停顿或者跳词,甚至没有读错的字词,谢枫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的,唐果同学你坐下吧!”

  唐果依言坐下,想要看看谢枫接下来怎么上课,而谢枫则对着学生们道:“唐果同学表现的很好,不过其中有个字读错了,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dòu)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其中这个读字,应该读dou,是一个通假字。中国古代没有标点符号,一篇文章甚至一本书,都是一个汉字挨着一个汉字地写下来的,所以前人读书都要自己断句,常常在一句话的末了用‘。’断开,叫‘句’;在一句之内语气停顿的地方用“,”断开,叫‘读’(dòu)。给古书断句也可以叫断句读。另外还有一个通假字,唐果同学读的很准确,或师焉,或不(fǒu)焉,这个字读‘fǒu’。”

  唐果的面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绯红,看向谢枫的眼神与方才有了一丝改变,而谢枫并没有在这上面停留多久,上文言文课无非是让学生明白每句话讲的意思,着重注意那些容易考到的词与字的意思,这些以前教导四班的李老师都在备课笔记中有所备注了,是以,谢枫只要照着上面讲就行,随便糊弄糊弄,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谢枫对唐果道:“唐果同学,我没有你们班级的学生名单,你拟一份,下午放学之前交到我的办公室。”

  唐果点了点头,对视到谢枫的眼神,有点娇羞的躲开,而谢枫笑了笑,走出了教室。

  当谢枫离开了教室之后,班级里面顿时热闹的议论了起来,有的学生在赞叹谢枫能写一手漂亮的板书,上课挺有意思,有的学生则排斥说谢枫与李老师上课没有什么区别,都一样让人感觉到乏味,更有人义正言辞的指出谢枫不拿课本来上课是对课堂的亵渎,他能够上课只能说课备的好,不能说明他有多么突出的能力。

  这一切都和谢枫没有什么关系了,现在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他随着人潮向餐厅里涌去,见教师餐厅的门口排着长队,便到了学生食堂饱餐了一顿,除了有人嘲笑他穿着老土和发型有点奇特外,并没有人认出他就是二年三班新来的班主任。

  回到教师办公室,其它的老师不在,谢枫当即就趴在座位上睡觉了起来,不过他刚眯了眯眼,办公室就有老师回来了,是张勇。

  张勇走到谢枫桌子跟前,有点畏畏缩缩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谢枫瞪视着一双能够杀死人的眼睛,张勇有点怯弱的说道:“谢老师,余校长喊你去趟他的办公室。”

  理都没理张勇,谢枫继续倒头大睡,张勇心里暗骂了句谢锋是猪之后,回归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陡然想起与王耀之间的打赌,这都是第三天了,谢枫还没过离去,难不成自己想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看来这两天自己还得多开动开动脑筋,不知道余友德找谢枫是不是找他麻烦的,听堂兄说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还让自己抓谢枫的小辫子,但不知周一在教师大会上余友德怎么会偏袒谢枫的。

  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钟,谢枫从桌子上爬起来,刚好见王耀兴高彩烈的进入办公室里,他便打趣道:“王老师这么兴奋,是不是处女朋友了啊!”

  王耀神情一凛,“哈哈,今天我看到了一位绝色,美女来到我们的学校,我还跟她说了几句话呢!”

  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个女人嘛,说上两句话也这么激动,谢枫露出了深深鄙视的眼神,如果他知道王耀只是上去问人家找谁的话,恐怕会更加的鄙视。

  王耀已有未见又补充了一句,“那名老师好像是来找二年五班的班主任陈嫣陈老师的,啧啧,两个美人站一起还真是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货还真是精虫上涌,真想告诉他现在是白天请不要做梦,谢枫心想,看来小白菜的闺蜜还真是不少,但不知她以前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以至于她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出悲伤的神色。

  撇开了话题,谢枫走出办公室向着图书楼走去,直奔七楼余友德的办公室,谢枫开门进来,“余校长,但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谢老师,你下次再进来的时候,麻烦你能不能先敲门?”余友德不满的说道,被人抓住把柄真是活悲哀,连对个老师都要看脸色。

  “呵呵,这不是门没有关吗?怎么,余校长担心我撞破你的好事?”谢枫狡黠的笑了笑道,心里却在想,你小子被多少人戴了绿帽子了都不知道,还怕什么被人抓奸。

  余友德对谢枫露出了一个厌恶的神色,而后开口道:“学校关于改革的计划书已经出来了,二年三班仍然作为典型处理,小谢老师你得加把劲啊,不然到时候不要说我,就算是董事会都帮不了你,紫罗兰对于教师的考核非常的严格,你现在是试用期,还需多多表现。”

  说着,余友德从桌面上拿起了一个文件,递交到了谢枫的手上,谢枫接过一看,果真是要求非常之严格,不仅要求学生成绩有显著提高,无破坏校纪校规的情况,每周还实习评分制度,评分直接与教师的工资挂钩,严重的要受到学校的制裁,甚至可能是开除,而其中最为显著的一条就是,在无特殊情况之下班级学生无缺课现象。

  我草,这规定谁搞出来的,比上班还要严格,尤其是最后一条,他妈的怎么感觉专门是用来针对老子的。

  心里虽然有点怨恨,但是谢枫表面上却落落大方,“放心,我做教师,从来就没有不合格的时候,这些保准都能完成,不过我还有个条件,不知当提不当提。”

  “什么问题,你说?”余友德只是“好心”给谢枫看一看,而在他的认知里面,谢枫是不可能完成这些的,他巴不得谢枫落个被开除的下场。

  “紫罗兰怎么说也算是高级的贵族中学了,应该给教师配太电脑,我没有电脑。”

  “电脑要教师自己买的,学校会给予一半的补贴,这个是学校的明确规定。”余友德回应道。

  妈的,真是抠门,老子连工资都没发,拿什么买?谢枫心里咒骂了句余友德整天坐办公室,开轿车泡二奶,却跟自己哭穷,表面上却义正言辞的说道:“余校长,你为学校尽心尽力,而我在你领导下,也对二年三班鞠躬尽瘁差点身坚志残,你可知道一台电脑对于一个班主任有多么重要?我想你也不希望看着二年三班被全体开除吧?有了一台电脑,我保证将二年三班教导好,教不好,我自动辞退。”

  谢枫说那么多废话,搞的好像有台电脑就能拯救全世界似的,余友德听得头大,不过谢枫最后的一句话,却让他眼睛一亮,“真的?好,我回头就让财务科那边补办一台电脑送到你的办公室,记住你说的话。”

  “嗯,我还有事先走了,话说好了,电脑档次不够的话,我可能会把手机存储的内容发到上面。”事情一了,谢枫再也懒得理会余友德半句,当直走出了办公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