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哥和谢枫都同时愣了一下,“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打酱油的。”谢枫抢先开口说道,狗哥则直接掏出枪指着谢枫,“小子,只能算你倒霉了。”

  谢枫闻言,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哥,我真是打酱油的,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麻子,麻子,赶紧给老子滚过来。”狗哥大呼一声,麻子就跑了过来,“狗哥,有什么事?”

  只见狗哥左手高高扬起,狠狠一巴掌扇在麻子的脸上,“马勒戈比的,你深怕别人不知道老子是谁啊,给老子把这个小子干掉。”

  谢枫闻言,脸色沉了下去,本来是打算不管闲事的,但是现在对方居然要干掉自己,脸上原本的慌张和惊惧一扫而光,面对两支指着自己的手枪,谢枫脸上挂上了一丝阴狠的笑意,狗哥和麻子见到谢枫的笑脸都不禁一阵心慌,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头饿狼看见了食物一般。

  谢枫声音冷冷的道,“我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十分的不喜欢。”

  几个绑匪被谢枫突然改变的语气吓了一跳,但是看看谢枫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单薄的身子,个子并不算太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但是消瘦的身形看上去却没有一丝的震慑力。

  狗哥和麻子相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手里的枪指了指谢枫,然后又肆无忌惮的指了指了自己的三个同伙包括正在将女人制服家伙,“小子,你还挺幽默,老子就用枪指你怎么了?老子不只是要指你,还要射你,怎么着,你还想赤手空拳一挑四?你觉得你一个对上我们四个会怎么样?”

  “会死得很惨,哈哈......哈哈!”旁边的麻子大声的接口说完,然后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狗哥有狠狠一脚踹在了麻子的屁股上,“笑啥笑,把老子耳朵都震聋了。”

  麻子用左手揉了揉屁股,一脸委屈的神情,惹得谢枫笑而不止,麻子目光落到谢枫身上,“笑吧,笑吧,不笑就没机会再笑了。”

  “你们很有搞笑天赋,很久没有人让我笑得这么开心了,你们捡回了一条命,现在你们用两个选择,一,放下那个女人然后滚,我建议你们选择这个。”

  狗哥闻言,一副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那第二个又是什么?”

  谢枫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南海抽出一根点上,然后微笑着说道,“那就是我让你们将女人放下,然后帮助你们滚。”

  狗哥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我的选择,我的选择就是......你给老子去死吧。”

  说完,狗哥就扣动了手枪的扳机,‘砰——’的一声,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谢枫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狗哥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有一个硬物砸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狗哥痛呼一声,整只右手都失去了知觉。

  #=最新章)节《j上/;酷H匠网2

  ‘啪嗒——’一声,手枪掉在了地上,麻子见状,举起枪却找不到目标,谢枫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就在这时,黑色跑车方向传来两声和狗哥一样的痛呼声,待到麻子转过身的时候,一张脸近在咫尺的对着他眨巴着眼睛,谢枫微微一笑,“早就说过建议你们选择第一个了。”

  话音刚落,就一个手刀砸在了麻子的脖子上,麻子当场就昏迷了过去,谢枫走到狗哥跟前然后蹲下身去将手中的石子扔在他的面前,“本来我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你起了害我之心,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狗哥一脸恐惧的神情看着谢枫,“你要干什么,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钱。”

  谢枫闻言,冷冷一笑,“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动手杀你的,我不想弄脏了这块净土。”

  话音刚落,狗哥刚刚松了一口气之时,谢枫冷不防的狠狠的一脚踩在了狗哥的膝盖上,只闻得一声脆响,狗哥一声痛呼,剧烈的疼痛令他陷入了昏迷,谢枫又依次的使用同样的手段将一伙人的脚踩断,接着将他们的身体往着山边一踢,果真向着山下滚去。

  只见全身黑色紧身衣的冷艳女人此时正站在黑色跑车旁边定睛看着谢枫的举动,还微微点头赞许,就在时候,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来,谢枫愣了一下,小声的嘀咕道,“果然跟香港的电影里面拍的一样,清道夫啊。”然后轻身一跃,跳进了公路旁的草丛里,消失了踪影。

  青宜人缓步走到公路边上,看着谢枫消失的地方,嘴角泛起一丝清冷优雅的弧度,“真是个有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宜人,你没事吧?”唐雨烟从一辆北京吉普警车上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四具躺着的‘尸体’,然后走到青宜人身边关切的问道。

  青宜人摇了摇头,“我没事,不过雨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雨烟在确认青宜人没有怎么样后,才松了一口气,“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不过好像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啊,詹洪天对你的保护还真是无时不在啊。”

  青宜人白了唐雨烟一眼,然后苦笑一声,“如果是詹洪天的人你认为这四个家伙还能活着吗?”

  青宜人毫无顾忌的说着,江南人都知道詹洪天的为人处世,但是警方也没有证据,也不敢对詹洪天下手,毕竟詹洪天的势力太过庞大,黑白两道都有人,唐雨烟一愣,“你的意思是说不是詹洪天的人?”

  青宜人点了点头,“恩,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四个人就全部躺在了地上......”

  唐雨烟听完青宜人的诉说,然后扫了一眼地上四个人的位置,然后伸手去摸了摸青宜人的额头,“你是不是吓傻了?前面这两个人和后面两个人的距离足足有五六米,如果说救你的是一个人的话,无论是他先对付的是前面还是后面的人,那么剩下的两人都有足够的机会开枪,而据我刚才的勘察,这伙人只来得及开了一枪,而且这一枪还打在了一枚硬币上面。”

  说到这,唐雨烟将手中的那枚和子弹头由中心而过的硬币上面,青宜人看着那枚硬币和上面的弹头,不禁愣了一下,这是人能够做到的吗?

  青宜人目光悠远的看着谢枫消失的方向,笑了笑,“我有一种感觉,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唐雨烟看着青宜人,认真的问道,“真的只是一个人?还只是一个年轻人?”

  青宜人点了点头,“雨烟,我没什么事了,有点累了,你能送我回去吗?”

  唐雨烟看着脸色苍白的青宜人点了点头,“你先等一下,我安排一下。”说完,就走到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身边耳语一番,然后打开北京吉普车的门坐了上去,对着青宜人招了招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