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谢枫出奇的起床很早,洗簌完毕后,到外面大街上随便吃了些早点,便徒步向着西城的郊区赶去。

  半个小时候,谢枫走在江宁市西城郊区一条通往一座别墅区的山道上,昨晚的一场大雨,带走了空气中的灼热,但仍不乏有穿着清凉暴露的女人。不过,谢枫现在走在的大道上却是罕见人影,连眼瘾也过不了,徒有地上积留的雨水。

  突然,谢枫口袋里的诺基亚传来了震动,他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看,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疯子,好久不见,但愿你的后遗症没有爆发。

  这是一条很突兀的短信,但是就是这么一条短信,谢枫的内心却无比的激动起来,已经三年多时间了,没想到自己的秘密再次被人挖掘了出来,一时间,他神色冷冽,身体竟然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I酷匠…9网,u永4久v免费看Zj小;说

  疯子,这是谢枫以前的绰号,他以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提起他的这个绰号,许多人都闻风丧胆,但是却又有许多人想要杀之而后快。至于身体上的积留的顽疾,更是他自身深刻的秘密,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现在竟然被人指出。

  是谁,到底是谁?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不由得充斥谢枫的心头,杀气,被他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他的面庞,一定会感觉到恐惧。

  谢枫并不奇怪对方会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了解自己身世秘密的人,一定是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除了以前组织的人之外,别无他人。想起以前所经受的背叛与杀戮,他就有杀人的冲动。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弧线优美的红色跑车宛如灵狐一般轻盈的漂了过来,未等谢枫看清楚,跑车已经风一般的从他身边掠过,这不禁让谢枫大怒,大骂一声,“赶着去投胎啊!”

  谢枫恼怒当然不是因为别人有钱,也不是因为对方开车太快会有危险,他还不至于这么狭隘,当然也没有这么关心,而是因为方才那辆车开得实在是太快,从他边快速过去,虽然没有伤到人,但是雨后路面上的积水却是随着跑车的风驰电掣而过,全部溅到他的身上。

  不过,也正是这个插曲,让谢枫激荡的内心有了一丝平静,他的嘴角多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不管给自己发信息的这人是什么人,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克制了顽疾,如果他胆敢有所妄举的话,就尽管来好了,自己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没有人知道,他之所以选择平淡的生活,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消磨身体后遗症所采取的措施,三年来,效果非常明显。

  就在谢枫杀气泄去但仍为被贱了一身泥水而忿忿不平的时候,原本已经远去的红色跑车又倒了回来,在他的身旁停下,“抱歉啊,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正低头看着溅湿的裤子郁闷不已的谢枫听到一声娇柔的声音,愕然抬起头,迎面看到的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可爱的少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谢枫一个人躲在狗屋里看岛国H动漫里面的主人公一般,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炯炯有神的看着谢枫,正笑嘻嘻的对他道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是这么漂亮可爱的少女,不过,或许是谢枫心头上还有这余怒的原因,他看着少女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不爽,似乎没有一丝道歉的诚意,忍不住说了几句,“看你也不像嫌命长的样子,那就别开这么快,雨后路滑,小心控制不住车。”

  林小冉听见谢枫的话之后,原本一脸笑意顿时沉了下去,皱着眉头,“怎么说话呢你,你才嫌命长呢,好了,我赶时间.......”

  说着,林小冉从副驾驶上拿起一个包包打开,取出十来张百元大钞从车窗里面递了出来,“拿去买新的吧。”

  谢枫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林小冉,本来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小冉都已经道歉了,自己也只不过是叮嘱一下她开车小心点罢了,可是却不成想她竟然拿钱来侮辱自己,有钱就了不起啊,老子还就偏偏不买账。

  就在谢枫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林小冉又开口说道,“怎么,嫌少?”说完,只见林小冉再一次从小包包里面又取出几张大钞一并递向谢枫,嘴里还嘀咕道,“还真是贪心,一身的地摊货,加起来都不到一百块......”

  谢枫今天穿的那套蓝色的中山装,虽然这衣服没啥牌子,估计徐安也就是买的地摊货,但是谢枫却非常的满意,心里谬赞为为人师表的典范,可是此刻眼前居然敢有人看不起自己这身行头,这也就罢了,还敢贬低自己,他重重的“哼”了一声,正准备喝她几句。

  林小冉也看出了谢枫的脸色不好,看起来是生气了,又从包包里面取出几张大钞,“这是我身上全部现金了,要是你还嫌少的话,这些钱你先拿着,我马上去银行给你取。”

  闻言,谢枫冷笑一声,从林小冉手中一把将钱拿了过来,掂量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还真不少。”

  林小冉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不屑,“没事我就走了。”

  说完,林小冉就发动车子,就在个时候,谢枫将手搭在车窗上,整个身子附了下去,目光深邃的看着林小冉,林小冉看着谢枫的举动,“你......你要干什么,不是已经赔偿你了吗?”

  谢枫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意,然后趁其不备在林小冉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林小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爆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啊——,流氓啊,色狼啊。”

  谢枫一开始就观察过周遭,在这里想要遇上一个人那简直是比遇上一个鬼还有困难,咧嘴冷冷笑了笑,“记住,钱并不等于一切,这些钱就当做是我不小心嘴碰了一下你的脸得赔偿。”

  说完,谢枫将钱扔进了跑车里面,他并没有说是亲她,而是说嘴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

  做完这一切,谢枫一个潇洒的转身走开,可是不论怎么样,一身地摊货的谢枫是怎么也潇洒不起来,他的心里在纳闷,在小姑娘长得不错,也挺有钱的,就是富人心态太足了点,不过,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