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到了楼下,推出了凤凰牌二八大杠,不一会儿,徐安与黄宁也走了下来,这个时候黄宁手臂上的绷带已经祛除了,露出了手臂上一道醒目的伤疤,密密麻麻的针线显得触目惊心,不过他的心情很好,一点也不受影响的样子。

  “嘿嘿......老子可不是11路跑来的,老子有车。”见黄宁与徐安两手空空,连个迎接的小弟都没有,谢枫忍不住炫耀了句,二八大杠再差它也是代步车啊。

  徐安与黄宁一愣,面上都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有这样极品的老大,有时候想想也挺丢人的,只见黄宁拿出遥控钥匙锁对着一辆黑色的奥迪Q5一摁,发出了“嘀嘀——”两声,而后便与徐安向着车内坐去。

  草他二大爷的,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谢枫犹如斗败的公鸡,面上一阵青一阵白,自己一向不在意物质的享受,以前教导徐安与黄宁几个的时候也是告诫他们“由俭入奢易容,由奢入俭难”,一定要控制自己在物质上的消费,有多余的钱不如做点善事,比如说到贫困闪去去盖希望小学。

  “我说老大,您老就别扮演土鳖了,还不快上车?”徐安手指敲打着车窗的边沿,对谢枫招呼道。

  谢枫气的一把将凤凰二八大杠推倒在地上,直接坐上了奥迪Q5,冷着脸问道:“行啊,你们老大我还在努力的蹬双脚,你们都开豪车了。”

  “咳咳,”徐安刚才的优越性顿时一扫而空,赔着脸说道:“老大,这个可不能怪我,这车是青狼帮老大留下的座驾,这不是嫌无主之物扔了太可惜了么,怎么说我和JB军师现在在西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底下不少罩着的人都开奔驰宝马了,而且是进口的,我们搞辆貌似高端的车不算什么吧?”

  说话的时候,徐安一直接着内视镜观察谢枫的表情,见谢枫没有松懈,他很违心的道了句,“草,这动西太笨重,还不如开摩托机车来的直接方便。”

  谢枫不是个古板的人,他自己曾经就开过世界上最为豪华的跑车,当然也毁了不少车,只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他,思想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听徐安一言,他也挺能够理解的,再说了,自己现在还真没必要过多插手他们的事。

  “妈的,不管怎么说,老子的“土宝马”没了,你们的补偿是少不了的。”谢枫啐了下嘴。

  见谢枫松懈了,徐安与黄宁也都松了口气,黄宁发动汽车向着“狂人”酒吧驶去,而徐安则给谢枫掏出了一支雪茄递了过去,“老大抽抽这烟,也是以前青狼帮老大留下的私货,古巴特产,正宗货,来一根尝尝,至于你的交通工具问题,要不,我的那辆机车你开去,反正那东西本来就是三年前你送我的。”

  看3◇正W版x章、节上酷匠J网“

  “草,老子送你的东西就这么没价值?妈的,现在也不知道几手了,你好意思拿这个来孝敬我?”谢枫见徐安一脸优越的样子,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倒是顺手将他手中的雪茄给接了过来放到嘴里。

  “老大教训的是,老大教训的是!”今日无比风光的“杀”的帮主依旧是一副小弟做派,如果是别人该拍他的头,恐怕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都被他给大卸八块了,但是他却心里一动,差点没流出感恩与激动的泪水,是啊,那辆机车是老大送给自己的东西自己再会送给他,岂不是要折煞他面子么?

  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徐安道:“明天,保准送一辆全新的小鸟牌电动车到酒吧,当作是给你的贺喜。”

  “这还差不多。”谢枫吧唧了下嘴,老神在在的靠在了车后座上。

  十几分钟后,奥迪Q5到了“狂人”酒吧的门口,这个点酒吧比较冷清,没有什么人,徐安与黄宁好不容易请到谢枫这尊大神,下意识的就将他带到了这里。

  谢枫观看了眼酒吧的门口的确有被砸的迹象,知道黄宁所言非虚,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饭吃有妞泡,没准还能顺手带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谢枫来“狂人”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算是个熟面孔,只是许多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就算是知道的也不敢胡乱给说出来,这一点谢枫事先可是交代过。见徐安与黄宁两个大佬迎来了一个年纪不大却老神在在的谢枫,众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心里好奇谢枫身份的同时,也不禁对其很是恭敬。

  谢枫被迎进了一间包厢,徐安与黄宁二人亲自作陪,这个时侯酒吧里的红牌小姐还没来上班,谢枫的算盘也就没有得逞,毕竟昨晚到“天堂”那种大场子都没有享受,现在找二流酒吧的一般小姐太丢份了。

  不一会儿,有两个小弟将在外面买的熟食与饭菜给端了进来,又上了两箱酒水,三个人当即便开吃开喝了起来。

  “老大,说起来很久没有和你喝过酒了,还真是怀念那段岁月,你现在当老师的感觉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被辞退?”徐安的心情有点激动,想要跟谢枫车上正题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胡乱调侃。

  谢枫轻蔑地鄙视了徐安一眼,“辞退?老子干的好着呢!学生爱戴,同事敬仰,就连校长都要看我脸色。”

  “老大,要不改天介绍个漂亮的学生妹给小弟,我老黄就喜欢清纯的。”黄宁也喝着说道,不过喜欢纯情美女倒是他的本性。

  “你喜欢清纯的,可惜清纯的不喜欢你,竟然将主意打到我的女学生身上了,JB军事你胆儿好肥啊!”谢枫狠狠地瞪了黄宁一眼。

  “妈的,现在想要找处女都得到幼儿园预订了,哪还有什么清纯的高中生。”JB军师在心里嘀咕了句......三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谢枫就是个人精,徐安与黄宁的城府在他的面前毫无玄机可藏,聊了大半天也不得章法。饭吃饱了,酒也喝足了,谢枫便提出了告别,见还有两瓶红酒与一箱啤酒没有喝,他便顺便提出了带回家。

  对于这点,徐安与黄宁自然是没有异议,今天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成果,但是谢枫总算是答应了他们,他们只得将谢枫送到了酒吧的门口,愣得那泊车的小弟激动又傻眼,两个大佬真是太善良了,总是接济这种生活贫困的人。

  这恐怕是这几年来谢枫回来的最早的一次,他躺在床上,香烟一根接着一根,不时的拿起价格不菲的名牌红酒解解渴,如同喝水一样,实在是暴殄天物,而他的脑子里则在思忖起明天的计划,他之所以没有正儿八经的给学生们上课,一方面是他没有那个经历,有一些逃脱的心理,而更多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心中的计划还没有完成,那就是将班级的五个学生找回来。

  老子的学生,一个不能少,抱着这个想法,谢枫渐渐入眠,外面大雨如注,他却睡的很安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