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拿起照片看了看,顿时一惊,竟然是高东给自己塞钱,自己扬手想要打高东以及自己伸手在曾强身上抹屎的镜头。

  这些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好,简直与专业狗仔的水准有点一拼,充分的显示出了学生的悲哀与怯弱,鲜明的反应了谢枫暴戾与贪婪的一面,很显然,这是一场预谋充分的栽赃。

  草他二大爷的,我说今天这群学生怎么这么乖巧,还给自己塞钱,看来是早有预谋啊,张亮中午之前就打电话给自己,看来他们早就将照片递交到张亮的手上了,效率还真是快,老谢我一不小心就着了道了,还真是人才。

  “谢老师,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你大概是还没记住教师准则吧,体罚学生与敲诈学生在我们紫罗兰中学可都是要开除的。”张亮提高了声响,面上露出了快意,第二天就帮助自己扳倒这小子,二年三班的那群废物终于做了件正事。

  “体罚?敲诈?张主任,你该不会是岁数大了神经也跟着犯病了吧,真不知道你哪只眼看出来这是体罚和敲诈的,教师准则我背的滚瓜烂熟,你不用羡慕,这只是我和学生间的友好表现,比如这名学生给我钱是因为昨天他说自己小便分叉好像是肾出了问题需要去医院检查,我慷慨的掏出了身上最后的五百块钱,结果他只是打飞机打多了肾并没有问题遂把钱还给了我,我之所以伸手就是要阻止他还钱的动作,至于这个四眼小胖子,是他许多天没有洗澡了觉得身上有点皮痒,我帮他挠挠,有错吗?”谢枫颠倒黑白的能力真不是盖得,一口气连编了几个谎言。

  “你......你说谎!”谢枫这么一说,张亮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只是收到谢枫犯错的照片却没有看到明确的举报人,想想看二年三班那群学生还真不容易被人修理,不过如谢枫所说的那样也是不可能的。

  Qp更7新最快上\1酷匠网J

  “你的教师资格证呢?我昨天可是跟你强调过的。”张亮不可能去找二年三班那群学生去求证,先不说二年三班的学生会不会配合他,到时候谢枫一口咬定自己的高尚作风,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张亮也看的出来自己的上司余友德与谢枫之前似乎有些猫腻,但是他又不甘心就此作罢,遂岔开了话题,继续抓谢枫的小辫子。

  谢枫悠然的转过身,将档案袋拿了过来,直接放到张亮的手上,而后便向着办公室的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要的资料都在胆敢袋里,我是正儿八经的优秀大学生,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张亮打开了档案袋,果真看到了谢枫的教师资格证书与文凭,虽然名不见传,但是如假包换。

  谢枫哪里有什么课,他对着张亮的那张猪腰子脸愈发感觉不爽,来找老子的茬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当谢枫到了办公楼下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陈华杰,陈华杰感恩谢枫昨晚请他打炮,露出笑脸刚想要打招呼,而谢枫响起他也是位语文老师,便先开口道:“陈老师,今晚我有点事,你帮我到二年四班看下班。”

  “好的。”陈华杰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看谢枫急匆匆的模样,也勉强答应了下来。

  谢枫急匆匆的自然是有要事去办,他相信以张亮那肥硕的身材回归到图书楼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现在正是自己行动的大好时机,当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谢枫正好赶到了图书楼前,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便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把弹簧刀,直接将马六的四个车轮胎戳了个洞放了气,而后觉得不过瘾,又在车后厢上划了一只不规则的乌龟,还配上两个字“王八”。

  做完这些之后,谢枫在垃圾箱旁找到了自己的二八大杠,一屁股坐了上去,向着学校的外面骑去。

  谢枫之所以这样急匆匆的离开,是因为他收到了一条信息,一条“JB军师”黄宁发来的信息,信息的内容是徐安遭人暗算被人砍了,现在躺在玄武区的医院里生死未卜。

  虽然说过不出来混了,不管帮派的事情了,但是徐安跟随自己三年,多少有点感情,谢枫还是打算过去看看,先不说徐安是如何被人砍的生死未卜,单单他作为“杀”的老大却经受这样的遭遇,谢枫就很是鄙视,看来这小子还是嫩了点,说出来也不嫌丢人。

  到了医院,,谢枫并没有看到多少的人,反倒是听到病房内有人哄笑的声音,甚至还有女人的声音,不免怒从心起,草他二大爷的,老子放下重要的教学工作来这里看你这个残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安然,还想着白日宣淫,实在是太刺激老子的自尊了。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谢枫一脚踹开,里面哄闹的声音戛然而止,惊得病房内的人都看向了谢枫。

  实际上房间里面也就三个人,黄宁、徐安,还有一名长相不错的护士,徐安的确是躺在床上的,他的手臂上还绕了一圈绷带,看样子真的是受了伤,不过这家伙却半点没有作为伤者的觉悟,一脸淫荡的表情,享受着护士喂她切成瓣的苹果吃,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不断的对护士小姐趁机揩油。

  见到谢枫,徐安身体一怔,连忙推开了护士小姐,令了一句,“你出去吧!”待护士小姐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病房,徐安急切的解释道:“老大你听我解释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只是萍水相逢,我还纯洁的很呢!”

  “纯洁你丫的蛋,屁话少说,骗老子来有什么事?”谢枫没好气的说道,知道是被骗了,他的目光瞪向了黄宁。

  黄宁怯弱弱的低下了头,而徐安则是尴尬的摸了摸了头,“不愧是我崇拜的老大,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找你来的确有事,是好事!”

  “哦?你找我能有什么好事?你不妨说说看。”听到是好事,谢枫终于忍住了调头就走的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